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公司缺钱,大股东更缺钱,益佰制药疑云重重
摘要

对于益佰制药来说,商誉腰斩只是覆盖在重重问题上的一团云雾,拨开来,才是真正的迷局:现金流吃紧。

投稿来源:时代财经

对于益佰制药来说,商誉腰斩只是覆盖在重重问题上的一团云雾,拨开来,才是真正的迷局:现金流吃紧,不惜卖掉刚收购两年还在赚钱的医院,却大手笔花在购买大股东自有房产上,说要建另一个医院;关联交易终止后,还来的钱却有4331万不知去向。益佰制药,你和你的大股东,到底是有多缺钱?

近日,上交所连环13问令益佰制药不得不被动接招,同时让人看到的,还有这家老牌药企捉襟见肘的窘迫。

备受外界关注的商誉减值谜团首先遭到上交所的问询。自2013年大手笔扩张收购后,益佰制药形成巨额商誉,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其商誉涨至23亿元,但其去年年报显示,公司商誉减值10.19亿元,此次巨额商誉减值也直接导致益佰制药面临近年来的首次亏损。年报显示,去年益佰制药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25亿元,同比减少287.21%。(详见时代财经5月13日报道《上交所连环13问直指三大疑点 益佰制药被动接招》)

首亏背后,风险暗藏。

公司缺钱 卖了医院换现金流

拨开巨额商誉腰斩的云雾,时代财经发现益佰制药现金流压力更成问题。

数据显示,去年益佰制药货币资金5.51亿元,同比减少52.74%;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14亿元,同比减少68.57%。“现金流净额出现大幅下降,说明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一证券分析师表示。

事实上,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益佰制药的现金流就连续出现净额为负的情况。其中,第一季度经营现金流为-1.54亿元,同比下降151.73%;年中经营现金流为-0.97亿元,同比下降135.02%;第三季度经营现金流为-0.98亿元,同比下降120.62。

“钱荒”令益佰制药不惜断臂求生,只为现金进账。

去年年底,益佰制药出售了其收购尚未满3年的淮南朝阳医院。2016年1月,益佰制药以2.6亿元收购淮南朝阳医院32.5%的股权,并以3.5亿元对该公司进行增资,最终占股53%。然而,2018年12月18日,益佰制药就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其所持有的淮南朝阳医院53%股权,转让价格不低于6.6亿元(含本数)。

其实,淮南朝阳医院被益佰制药收购后一直处于盈利状态。其中,2017年的资产总额为6.64亿元,实现营收4.02亿元,净利润0.69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资产总额为7.2亿元,实现营收3.38亿元,净利润0.56亿元。

(数据来源: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

针对抛售尚能盈利的医院的举动,益佰制药证券事务代表王先森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承认,此次交易一方面是为了(调整)优化公司的产业结构,另一方面还可增加现金流。

大股东缺钱 百分百股权质押

和益佰制药一样面临钱荒的还有其大股东。时代财经了解到,其实控人、大股东窦啟玲目前的股权质押率高达100%。

股东因资金周转问题质押上市公司股权乃属正常行为,但大股东百分百质押股权却较为罕见。王先森指出,此举是股东个人行为,和公司并无直接关系。然而,一证券机构分析师表示,大股东质押全部股权会增强公司股票的平仓风险。

“当质押市值跌到平仓线区间时,金融机构会通知股东补充质押或还钱,否则将对被抵押的股票进行平仓处理。”该证券分析师表示,这将严重考验股东的资产质押能力。

另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与其2015年超过30元/股相比,益佰制药5月15日开盘价格仅为6.1元/股,平仓风险居高。

此外,时代财经注意到,2018年11月16日,益佰制药发布公告称,“窦啟玲于2018年11月16日分别将61,340,000股和48,807,636股公司股票与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办理了股票质押延期购回业务,而约定购回交易日期分别为2019年7月19日和2019年8月16日。”

12月,相似内容的公告又发了一次。多次延期购回,也说明了窦啟玲资金状况的不乐观。

(数据来源:益佰制药2018年年报)

资金已经承压的益佰制药却不惜输血窦啟玲。

去年11月13日,益佰制药全资子公司益佰投资拟出资1.62亿元收购窦啟玲及其女儿窦雅琪名下的6套房产。根据评估报告,窦啟玲和窦雅琪申报的6套商品房资产购买金额为7200万元,经评估增额为9035.34万元,增值率高达125%。

公告显示,此次关联交易是为满足全资子公司投资新建民营骨科医院经营需要。然而,时代财经多方查证,并未发现益佰制药新建民营骨科医院的信息。

而在今年1月份,益佰制药发布多个公告说明该房产购买交易终止。王先森对此解释,主要是因为公司新建的骨科医院遭到居民的投诉,停止了该项目。

此外,据其公告内容,窦啟玲女士和窦雅琪女士根据协议在2019年1月15日已返还首期购房款1.14亿元于益佰投资。

益佰制药在其去年年报中提及,货币资金较去年同比下降52.74%的原因之一便是购买房款所致。而在2019年第一季度资产负债表中,其他非流动资产一栏里,却是7069万元因关联交易终止退回的回购房款,余下的4331万资金未说明去向。

此外,就在终止交易的前后,益佰制药突然密集出台多个文件,对关联交易决策和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制度进行了修订和要求。这一现象让人浮想联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寺库利润下滑股价低迷,金融、智能等多元发展失焦
2
即将科创板上会的安恒信息能做好网络安全吗?
3
黄其森再提1500亿目标,引战投、强回款助泰禾走出“颓势”?
4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5
5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亮相,国寿单月保费仍负增长同比降14.42%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