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广发银行屡缴“智商税”,王滨的合规考题有多急迫?
摘要

一向低调、严肃示人的银行业,正在展示光鲜后的另一面。 自从中央定调“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银保监会整顿银行业以来,不少银行问题不断暴露。

投稿来源:铑财研究院

导 读

古语说得好,“将帅无能,累死三军。”但是遇到坑人的下属,也够将帅喝一壶的。

比如广发银行,成立30年,行业内的老大哥和小兄弟,纷纷已经上市,自己却还在原地踏步。尴尬之时,分行不仅不给力,还不断添乱搞事情,甚至还吃到史上最大一笔7.22亿元的天价罚单。

堂堂一个全国性股份制商业大行,被罚又被骗,问题不断,着实令多方惊讶和不安。何以至此?当家人王滨又有何法破解呢?

一向低调、严肃示人的银行业,正在展示光鲜后的另一面。

自从中央定调“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银保监会整顿银行业以来,不少银行问题不断暴露。仿佛大家约好了似的,一起裸泳。

违规裸泳者

先有浦发银行因违规发放贷款“造假案”被罚4.62亿元,后有中信银行、民生银行“违法资金挪用”,光大银行、天津银行、邮储银行、广发银行……纷纷因违法违规吃到罚单。

伴随罚单的纷至沓来,向来以“合规文化”著称的银行业,跌落神坛。大跌眼镜之余,人们不禁发问,这些金融大咖究竟怎么了。

尤其是某些银行屡次被罚,屡次再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成为违规裸泳者中的最亮眼者。

比如广发银行。

2017年,广发银行就因“私刻公章、违规担保”等违法行为,卷入“侨兴债”事件,吃到银行业史上最大罚单——广发银行总行、惠州分行及其他分支机构被罚没合计7.22亿元。

如今,广发银行北京分行又因未按监管制度规定报送案件(风险)信息且逾期不改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七条规定,被北京银保监局罚款20万元。

连缴“智商税”

更匪夷所思的是,在上述事件耍小聪明的广发银行,却也缴了不少“智商税”。

广发银行北京海淀支行被骗贷款312万元,广发银行广州分行被骗垫付款1500万元。

堂堂一个全国性股份制商业大行,又被罚又被骗,着实令多方惊讶和不安。何以至此呢?

不妨来看下典型案例。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广东一名男子,用虚假贸易骗取广发银行广州分行1492.66万元获刑。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2013年6月至2014年1月,孔某利用广发银行广州分行为兴某公司提供最高5000万元的授信额度,虚构进口贸易,在没有实际贸易进口的情况下以提单项下的货物作为质押,以兴某公司需向中某公司进口电解铜为由,使用虚假的购销合同等向广发银行江南西支行申请开立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

在骗取信用证后,孔某通过中某公司提交虚假的海运提单等单据给广发银行广州分行,经广发银行广州分行承兑并垫付信用证款项至中某公司指定账户,该款项实际被孔某使用。

2013年6月至12月,孔某通过上述方式,在广发银行江南西支行申请循环开出9笔信用证。

2014年1月,孔某继续申请开出金额为342万美元的第10笔信用证。广发银行广州银行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有问题之处,承兑并垫付款项至中某公司的账户,并通过该公司离岸账户转移到富某国际公司在香港渣打银行的账户。

孔某在2014年支付50万元欠款后,不再主动归还款项,且将兴某公司的账目全部销毁,以逃避返还资金。

判决书显示,广发银行的员工在最后一票信用证到期未偿还后,曾和孔明道一同去到仓库查看货物,但是却没有看到。这才恍然大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只是,这时已经太晚了,转到香港的信用证款项242.4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492.66万元)已经无法归还。

天有晴阴、人有善恶。偶尔被人骗一次,本无大碍甚至还能显出些纯真。但广发银行广州分行被同一人连续骗十次,还造成了巨大财产损失,就太匪夷所思了。除去脑子短路亦或故意为之,实在想不出更恰当的理由。

更让人意外的是,广发银行北京海淀支行也被骗了。而且这次骗子的手段更加低级。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4年9月,10月期间,北京宇海盛通商贸有限公司法人高某,伙同刘某以公司的名义,通过虚构购销合同、伪造收据、订货单和出库单等欺骗手段,骗取广发银行北京海淀支行贷款人民币312万元。

广发银行北京海淀支行将贷款支付给供货方后,被高某转账借予他人、公司日常进货和归还欠款等,致使宇海盛通公司到期后未能偿还贷款。2017年8月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截至2018年1月,宇海盛通公司共计拖欠广发银行共计人民币419.85万元。其中本金312万元,其余为利息。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高某伙同他人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构成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罚款10万元。并责令高某退赔广发银行北京海淀支行人民币312万元。

金融业都是聪明人的天下,而银行作为行业翘楚更是人才云集,况且还有严谨成体系的合规准则、文化。出现这样的问题,反映出广发银行在贷款审批上存在较大漏洞,风控体系形同虚设。

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毕竟“侨兴债”事件中,就出现过内外勾结先例。

内鬼问题

“侨兴债”事件,指的是在2016年12月,广东惠州侨兴集团下属的2家公司,在“招财宝”平台发行10亿元私募债到期无法兑付,由此爆发出来的债券违约大案。

资料显示,该10亿元私募债,由浙商财险公司提供保证保险,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出具了兜底保函。之后10多家金融机构拿着兜底保函等协议,先后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

由此,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违法行为大白于天下,涉案金额约120亿元。

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约100亿元,主要用于掩盖该行的巨额不良资产和经营损失。最终,广发银行总计被罚7.22亿元。

当时银监会对此起案件的最终定义为,“这是一起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不法分子相互勾结,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的重大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牵涉机构众多,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

从上述定调的措辞中,可以感受事件对行业的负面影响力有大,也反映出监管层对广发银行的严重不满程度。

遗憾的是,两年时间过去了,广发银行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并未吸取教训,风控体系仍然漏洞不断。一个突出表现,因为内鬼问题,广发银行仍是银保监会处罚名单上的常客。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广发银行仅仅因内控管理失效,出现的个人贷款资金被挪用、信贷资金被挪用、违反支付结算规定、未及时报告案件风险信息等,导致其被罚1100万元。其中至少有5起罚单金额,达到了百万级别。

今年4月19日,大连银保监局又对广发银行大连分行做出行政处罚。

处罚信息显示,广发银行大连分行法定代表人为刘超举。该分行因通过重新授信重组、展期,以贷还贷调节信贷资产质量,掩盖信用风险。大连银保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对其罚款,罚款人民币50万元,作出处罚日期为2019年。

5月8日,北京银保监局公布了对广发银行北京分行的行政处罚。该处罚显示,广发银行北京分行未按监管制度规定报送案件(风险)信息且逾期不改正,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北京银保监局对该行罚款20万元。

同时,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披露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原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行长周群违法发放贷款二审审理终结,此次违规发放贷款,数额特别巨大。

据了解,在该案中,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女行长周群授意原广发银行3名客户经理,向周群前夫庄亚宏(两人2007年结婚,2009年离婚)控制的不符合授信贷款条件的8家企业,违规发放贷款合计1.26亿元。其中贷款本金总计7600余万元未收回,最终周群与前夫双双锒铛入狱。

上述几个典型案件,值得深思。本为银行生存发展根本的风控体系,似乎完全操纵在个别人手中,如同虚设一样。

频繁换将

广发银行频繁违法违规,不但摩擦着市场、监管层的信心耐心,也给自身发展带来不小的牵绊。

一个最直接的影响是,高管变动频繁,既定的发展战略无法持续,或者得不到有效推进。

1988年9月,经国务院和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广东发展银行作为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试点银行而成立,注册资本35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中国广州。

2011年4月8日,经监管机构和相关政府部门批复同意,更名为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发银行”。

不夸张的说,30年历史的广发银行在业内算得上老字辈。只是,放眼同期兄弟银行,甚至城商行、农商行,20余家晚辈都已成功上市,而广发银行却丝毫没有动静。

尴尬局面,带来了更尴尬的人事动荡。

或许是因为广发银行没有达到发展预期,2016年9月,中国人寿入主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行长等高管全部更换。

紧接着,在几个月之后,“侨兴债”事件爆发。2017年3月,广发银行免去了南京分行、苏州分行、天津分行、惠州分行,以及南京分行下面的南通分行的一把手职务。

广发银行当时称,这是正常的人事变动。但业内人士人为,此次变动可能与分行的内控或授信业务存在较大的漏洞有关。

分行的波动,很快也蔓延到总部。

2018年11月,股东监事翟锋因工作原因向广发银行提出辞呈,申请辞去该行第七届监事会股东监事。

2018年12月26日,广发银行发布了董事长变更的公告,由王滨接任杨明生担任广发银行董事长。据称,杨明生辞职是因个人年龄原因。

王滨的两大考题

资料显示,王滨曾在央行及国有银行任职,有近30年的金融管理经验,是一名银行业老兵。

如果说过去三年中,广发银行频繁违规是原有高管团队犯下的“历史遗留问题”,那么中国人寿入主,三年调整,已是一段不短时间。

面对广发银行长期的不景气不争气状态,业界对广发银行新高管团队的预期已至顶点。

如何扭转这种尴尬的双不现状?

有专家表示,对于王滨而言,走马上任首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如何堵住违法违规的漏洞,打造一套行之有效的内控体系。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周昆平认为,一些银行屡屡出现违法违规问题,核心问题出在银行内部,是总行与分支机构之间的治理机制出了问题。

此外,许多分行违法违规,究其原因,是分支行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从历年来发生的银行案件看,基本都有分支行一把手涉案,也就是说,现行管理机制很难对其形成有效约束。

那么,王滨会向分行收权吗?收权又会带来哪些新问题?这些关键问题似乎都还是未知数。

不过,有一个事实可以肯定,权利的重新划分,不会一蹴而就,也绝不是一件轻松之事,这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必然带来各种力量博弈,尤其是对于广发银行这样30多年的老企业而言,最终结果如何,价值又有多大值得考量。

二是如何带领广发银行,尽快实现上市夙愿。

众所周知,上市是国内银行业常见的补血途径之一,广发银行自2011年首度将上市纳入计划,冲击IPO两次未果,从A股转战港股,至今毫无建树。

遥想2016年,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董建岳离任时,对广发银行IPO一事,仍然耿耿于怀。

他在告别信中写道:“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中外方文化的差异以及更主要的我个人能力所限,有一些工作的成效尚未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有些工作存在疏漏,还有很多工作在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

可以说,IPO已是广发银行历年历届沉淀下的一块心病。以至于随着时间的堆积,这块心病让其越发抬不起头来。

而王滨又有什么不同,会有哪些机会呢?

以A股来说,闯关IPO,抛开业绩考量之外,单单缕缕广发银行吃到的众多罚单,已经无法具备说服发审委的基本条件。

早在2014年,广发银行就预计在港股挂牌,但是并没有成功。而2014年末才成立的中原银行,却已2017年成功在港上市。

相比之下,广发银行已经丢不起人了。

好在2018年上半年,港交所开始向内地新经济公司展开怀抱,广发银行能否抓住这一窗口机会?

表面上看,广发银行应靠业绩上市,但如果不具备公众公司的担当、责任、严谨度,一味粗放式发展,业绩亮眼也无济于事。

所以归根结底,王滨走马上任,首先要发狠解决的,就是违法违规频发问题。尽快打破广发银行不合规、屡犯错的不靠谱形象,真正树立一个金融行业老大哥该有的成熟范、责任范。

会有好事发生?

业界普遍认为,2019年经济形势会有向好,当然也不完全乐观。确定与不确定性中,各个产业都希望得到财大气粗的银行支持,而银行在履行纾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等义务同时,或许也会借此迎来自身的突破机会。

聚焦行业,利好因素更加突出。根据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发布的《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预测,2019年,中国银行业规模将平稳增长,利润增速稳中有升,中国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有望保持在7%左右的水平。

2019年银行业主要看点:一是深化改革进入加速期;二是数字普惠将大力发展;三是理财业务转型出现新契机。

诸多利好之下,2019年银行业维持平稳发展态势是大概率事件。这对广大银行而言,是一次难得机会。

一定意义上说,激烈的行业竞争、负面事件频发所堆积的各方不信任感,都在增加广发银行的发展压力和不确定性。

况且,伴随金融业改革开放步伐,国际金融巨头的涌入,必将带来新一轮洗牌。风控体系薄弱、实力差的机构,一定会率先出局。

由此来看,广发银行亦或王滨都需抓住一次翻身机会。一扫颓势,提振内外信心,尽快迎来久违的高光时刻。

能否成功,需要做的有很多。最为关键和基础的,是如何补好合规风控管理这节根本大课,防止更多类似问题出现在理财、债转股等新兴业务领域,这考验着王滨等管理高层的领导智慧。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2019年广发银行如何发展,铑财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寺库利润下滑股价低迷,金融、智能等多元发展失焦
2
即将科创板上会的安恒信息能做好网络安全吗?
3
黄其森再提1500亿目标,引战投、强回款助泰禾走出“颓势”?
4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5
5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亮相,国寿单月保费仍负增长同比降14.42%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