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违规担保达40多亿,刚泰控股短短一个月披“星”又戴“帽”
摘要

5月11日,*ST刚泰披露因违规担保收到甘肃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公司及实控人徐建刚等四人被给予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投稿来源:投资有道

5月11日,*ST刚泰披露因违规担保收到甘肃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公司及实控人徐建刚等四人被给予警示函的监管措施。根据公告,相关担保金额共计16笔,涉及金额约42.77亿元。此次担保事项不仅会导致*ST刚泰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也可能将其推到流动性危机的边缘。

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刚泰,证券代码:600687)5月11日披露,公司收到甘肃证监局下发的两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主要涉及公司相关违规担保事项。

公告显示,*ST刚泰自2016年11月至2018年6月为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和其他相关方的42.77亿元借款提供担保未履行相应的决策程序,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其中部分担保借款的出借人将公司列为被告之一提起诉讼事项,累计诉讼金额已达披露标准,但*ST刚泰未及时披露。

因上述行为,此次证监局分别对*ST刚泰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建刚、副董事长周锋、董事(兼总 经理、董事会秘书)赵瑞俊、独立董事王小明给予警示函监管措施,并要求公司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30日内提交书面整改情况报告。

违规担保申请带“帽”,控股股东兜底或是幌子

4月11日,*ST刚泰发布公告称:近日发现在部分借款纠纷案件中,存在由公司提供担保的嫌疑。经自查,相关担保均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或实际控制人徐建刚相关,但均未经公司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属于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担保。其中,涉及违规担保42亿元,目前尚未偿还的本息合计约34亿元,股东提供的质押担保物约51亿元。

鉴于此,*ST刚泰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由此该公司股票在4月11日停牌1天后于次日复牌,股票简称亦变更为“ST刚泰”。

对于上述担保实现,实控人徐建刚称以上借款的担保,仅为名义担保,其额外提供的质押担保物约51亿元,能够足额覆盖借款本息,不会给*ST刚泰造成实质性损失。尽管实际控制人如此表态,但上市公司承担担保责任进而造成损失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股权变更,控股股东可能易主。就在申请实施风险警示的第二天,*ST刚泰称当天收到控股股东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矿业”)、刚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集团”)发来的《执行裁定书》。公告中称,关于深圳市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诉刚泰矿业实现担保物权一案,经红塔资产管理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裁定拍卖刚泰矿业持有的3.65亿股公司股票,拍卖刚泰集团持有的1.74亿股公司股票。

截至4月11日,控股股东刚泰矿业持有*ST刚泰股份共计3.7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4.83%;本次拟被司法拍卖的公司股份共计3.6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8.87%,占公司总股本的24.55%。刚泰集团持有公司股份共计1.9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13%;本次拟被司法拍卖的公司股份共计1.74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89.15%,占公司总股本的11.71%。如果股权被拍卖,就意味着控股股东所持有的5.4亿股将会易主,上市公司36.26%的股权将发生变更。其中,刚泰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本次拍卖能否成功存在不确定性。而2018年半年报显示,刚泰矿业、刚泰集团所持股权亦近乎悉数质押。作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其本次所持公司股份拟被司法拍卖事项有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其次,*ST刚泰将因为此次违规担保而涉及巨额的诉讼。根据对该公司未披露的累计涉及诉讼事项的统计,累计涉案金额约为13.05亿元。其中,违规担保事项中累计涉及诉讼的预计涉案金额为8.14亿元。

除此之外,公司股票于4月12日复牌,复牌之后股价连续遭遇一字跌停。公司债项信用等级也由“A”级下调至“BBB”级。

看似“被坑”,实则早已危机四伏

梳理公告来看,*ST刚泰控股股东刚泰集团自身早已经陷入债务危机之中。2018年6月部分金融机构对刚泰集团采取了抽贷等方式,致使该集团发生了流动性危机。同时,受国际、国内经济环境变动及宏观去杠杆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刚泰集团整体融资环境趋紧。截止2019年3月末,刚泰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刚泰集团、刚泰矿业、刚泰投资咨询及刚泰集团子公司(不含刚泰控股)在各金融机构的借款融资额约146亿元,对应抵质押物价值约158亿元。一旦“刚泰集团”最终因流动性危机而出现无法还贷的情况,那么毫无疑问作为担保人的*ST刚泰就将承担相应的还款义务。

刨除掉控股股东因违规担保而给上市公司造成的困扰,上市公司*ST刚泰自身其实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根据公司最新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虽然目前公司的整体资产高达102.58亿元,但实际可用的流动资金仅为不足2亿元。*ST刚泰的主要流动资产为40亿元的应收账款和56亿元的存货,流动性并不充足。

另一方面,在流动资金趋紧的情况下,*ST刚泰未来将面临33.66亿元短期借款,再加上各项应付账款,合计短期负债压力为55.73亿元,一旦*ST刚泰的回款出现问题,那么无疑上市公司将面临债务逾期的新麻烦。

虽然目前*ST刚泰的所有者权益为48.5亿元,但在公司资产中有高达56亿元的资产为钻石和宝石类资产,此类资产的股价难度极高,变现也较为困难,因此实际*ST刚泰几乎处于流动性危机的边缘。

上市以来主营几经变更,公司已是“披星戴帽”

上述风险在*ST刚泰上市以来的主营几经变换中,或许就能反映出一些问题。据悉,*ST刚泰于1993年就成为A股的一员。上市二十几年中,公司的主营业务也发生了几轮变化。上市最初几年以货物仓储运输业务、房地产业务及进出口贸易业务为主营;2000年至2002年改为以计算机系统网络集成业务、软件及技术服务为主营;2010年,*ST刚泰的主营业务完全变为房地产业务;2013年,ST刚泰收购控股股东刚泰矿业旗下资产甘肃大冶地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并出售浙江华盛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89.78%的股权,彻底退出房地产业务,又由此转型进入黄金及黄金饰品销售。之后又凭借并购,公司在黄金珠宝领域率先布局“互联网+珠宝”平台,并获得“互联网珠宝第一股”的称号。

2013年之后的几年间,在并购加持之下,转型黄金珠宝业务的*ST刚泰业绩一路飘红,处于增长状态。公司2014年归母净利润实现同比上涨超过180%,而这也正是公司的“高光”时刻;进入2015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放缓至38%左右;2017年这种增长乏力迹象愈发明显,当年归属净利润同比上涨不足10%;直至2018年,这种业绩连涨模式则被打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4月30日,*ST刚泰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2018年净利润亏损11.6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5.45亿元;营业收入为110.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34.33%;基本每股亏损0.78元,而上年同期则盈利0.37元,下滑幅度达到313.93%。

进入2019年,第一季度*ST刚泰继续亏损,报告期调整收入结构以及黄金类产品销售大幅下降导致营业收入较上期减少84.03%。

值得一提的是,因公司与关联方担保、对外融资借款和印章管理相关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审计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或有事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ST刚泰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又因此,*ST刚泰自2019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短短一个月公司已从正常交易状态而“披星戴帽”,面临退市风险。此次违规担保或只是公司长期问题的一次爆发,然而这一次风险危机的爆发,*ST刚泰或很难缓过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独家:Yota手机濒临倒闭, 中国宝力科技20亿投资骗局所致
2
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背后:庞青年的吸金骗局
3
海航创新信托违约拉锯战暂告停,信托渐成“海航系”资金流转通道
4
12家房企密集接问询函,光明地产、金科等年报质量遭“灵魂拷问”
5
周六福挤入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的混战,冲击资本市场道阻且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