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终止达润协议,后启回购计划,贝因美与恒天然分家已成定局?
摘要

创始人于危难之际再度出山,挽救其一手创立起来的公司,那么对于暂时走出困境的贝因美来讲,其未来将会如何?

2019年4月,*ST因美(002570.SZ)发布公告称,已经完成摘帽。公司股票代码也会由“*ST因美”变更为“贝因美”。

回溯到2018年4月份,在经历了连续两年亏损后,贝因美被带帽。之后不久,深交所发出业绩问询函,对业绩情况表示关注。

一年之后,其再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只不过,上一次是带帽后,而这一次,是摘帽的关口。对于*ST因美来讲,收到问询函的心情,或许大有不同。

2019年3月末,*ST因美发布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4.9亿元,同比下降6.38%;净利润为0.41亿。这也是自2016、2017年连续亏损后,首次实现扭亏为盈。

历经一年的奋战,贝因美终于实现了保壳摘帽。而对贝因美创始人谢宏来讲,这一年也是其时隔七年再度出山,挽救公司于危难之际。那么对于暂时走出困境的贝因美来讲,其未来将会如何?

从“*ST因美”重回“贝因美”,步履维艰

回顾历史来看,贝因美也有过辉煌的时刻。

2004年,“大头娃娃”事件后,贝因美获得了发展的良机,曾创下2006年中国断奶期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成绩。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凭借从未检测出三聚氰胺的良好表现,贝因美成为当年少数没有受此事件影响公司之一。

抓住两次发展机会,贝因美在行业洗牌期快速做大。2009年,营收做到32.45亿元,2011年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及至2013年,营收做到61亿元,达到了业绩巅峰。然而泰极生否,贝因美的好运至此而止。

随着全面二胎的推行,母婴行业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拥有3万亿市值的朝阳产业。据尼尔森数据显示,国产奶粉所占的市场份额从2017年的40.7%上升至2018年的43.7%,销售额增速从2017年的14.5%上升至21.1%,市场份额和销售额增速上均有所上升。

面对快速增长的行业机会,贝因美却再也没有抓住。2016、2017两年,业绩更是断崖式下跌,两年累计亏损达到17.44亿元。截至2018年末,在实现盈利的情况下,营收还不到巅峰时期的一半。

对于公司被带帽,最心疼的人或许就是贝因美创始人谢宏。2018年5月,已经退居幕后达7年之久的谢宏宣布复出,其在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上市公司闪了腰,我义无反顾回到奋斗一线”。

自谢宏回归后,贝因美提出“重造团队、重塑品牌、重树商誉、重建渠道、重构体系、重溯文化”的具体措施。从宣布回归到报告期末,仅仅半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从效果上看还是非常亮眼。

然而,从销售数据上来看,其主营的奶粉、米粉产品在单位价格降低的情况下,不仅销售数量较上年有所下降,毛利率也同比下降了7.61%。从财报来看,此结果为产品结构和销售策略调整后的阵痛,但是这场阵痛还要持续多久,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真正救了贝因美一命的,似乎是通过卖房、处置资产,以及降低成本等方面。

财报指出,通过处置部分房产、土地等,获得了0.65亿元;转让豆逗儿股份,以及吉林贝因美原股东业绩承诺补偿款,获得0.73亿元,收到各项政府补助收益及宜昌厂区搬迁补偿收益合计1.47亿元。同时,本年度销售成本大幅下降。

公告指出,2018年,销售费用减少5.1亿元,同比下降33.88%。纵向来看,2018年销售费用占收入比重有大幅下降,但是将贝因美的业务数据与澳优、合生元做横向对比来看,其销售费用占收入比重仍然较高。

谋发展,还需时间

2018年,其经营、投资、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良性变化。2017年,其经营、筹资性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从数据关系上可以看出其产品销售萎缩的窘境。而进入2018年后,经营、投资性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正,进入了相对健康的经营环境。对于谢宏的改革来讲,似乎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不过从趋势上来看,至少是向好的。

另外,谢宏回归后,贝因美与恒天然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加微妙。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恒天然曾设置障碍致使贝因美无法通过闲置资产处置等手段避免ST。同时,恒天然希望谋求贝因美的控制权,此举受到谢宏的反对和抵制。若报道属实的话,那么当谢宏重新执掌贝因美之时,似乎也为两者的疏离埋下了种子。

事实上,在进入2019年开始,这一迹象开始慢慢显现。2019年初,贝因美终止了与恒天然签订的达润协议。此后不久,董事朱晓静辞职。其所辞去的董事席位,正是恒天然成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时所获得的两席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5月15日,贝因美发布公告,宣布拟以不超过7.5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回购金额不低于2.5亿元且不高于5亿元。公告中提及恒天然正在评估对贝因美的投资,似乎为恒天然离开贝因美敲响了前奏。

只不过,恒天然何时离开,可能还要看谢宏能否带领贝因美重回辉煌吧,毕竟目前的股价距离恒天然18元/股的进入价格,还差了不少。

而且,此次回购计划的提出者正是谢宏回归后带入贝因美的得力干将包秀飞,在其主导下,贝因美2018年的品牌、营销方面有了较大的改变。此次回购是否是贝因美在为恒天然的离开所做的准备,亦未可知。

另外,对于教师出身的谢宏来讲,其似乎对于教育产业有着不小的情怀。据早前报道,贝因美曾先后与星云文化教育公益基金会、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合作,拟进军早教业务。但是从目前年报上,看不到其教育产业布局的实质性进展。

或许是2018年忙于保壳,没有时间顾及其他。随着摘帽成功,或许会有更多的动作,值得期待。

热门文章
1
盲盒、炒鞋引爆95后的三大秘籍:IP化、投资价值和轻赌博
2
诚泰财险股东方、关联方“大打出手”,唇枪舌战曝入股资金涉违规
3
垂直电商日渐式微,如何突破巨头与直播带货的双重夹击?
4
出版社做知识付费:对内容产业的更高挑战?
5
港股半年报出炉,1500亿教育板块正触底反弹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