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巨额索赔压顶、净资产或为负,暴风游走于暂停上市边缘
摘要

暴风曾是乐视“生态玩法”学徒,一度被视为“小乐视”,但在乐视大厦开始崩塌时,暴风及冯鑫都急于撕下这一标签。如今看来,暴风与乐视相似的不只是业务模式,还有在二级市场的坎坷命运。

在给投资者交上一份“2018年度巨亏10.9亿元”的史上最差成绩单后,暴风集团的麻烦依旧未能停止。

近日,暴风及创始人冯鑫因MP&Silva(下称“MPS”)暴雷、未履行回购义务,而被光大证券上诉索赔7.5亿元。虽然冯鑫曾表示会积极履行回购承诺,但这笔涉及52亿元资金的烂摊子,恐怕暴风集团和冯鑫都有心无力。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三年前收购的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智能”)形成商誉1.28亿元,但暴风智能连续三年亏损,而暴风集团并未对此进行计提减值。深交所对暴风发出问询函,要求其充分进行解释说明。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蓝鲸TMT记者表示,“光是2018年的巨额亏损,就足以把暴风集团的商誉完全计提,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的商誉减值计提,暴风的净资产极可能为负数。这不排除是其为了保有一定公司净资产不触及退市标准而准备的。”

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一旦经审计的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公司净资产为负,或者因追溯调整导致年度净资产为负,则上市公司的股票将被暂停上市。数日前,乐视网就曾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被暂停上市。

此前,暴风曾是乐视“生态玩法”的学徒,一度被视为“小乐视”,但在乐视大厦开始崩塌时,暴风及冯鑫都急于撕下这一标签。如今看来,暴风与乐视相似的不只是业务模式,还有在二级市场的坎坷命运。

昔日伙伴反目,光大证券向暴风索赔7.5亿元

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证券旗下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以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的约定为由,对暴风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暴风及冯鑫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请求法院判令暴风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以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共计7.5亿元。

据悉,此次“股权转让纠纷”诉讼始于2016年MPS的收购案。当时暴风、光大证券分别出资2亿元、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2亿元,用于收购MPS的多数股权。

由于签署了回购协议,暴风集团与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而光大资本又为优先级合伙人兜底,承诺了35亿的差额补足义务。双方约定应尽合理努力尽快进行最终收购,且原则上最迟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

不过,尽管双方签订了回购协议,但履行协议的过程并不顺利。暴风集团表示,由于回购协议签署于2016年3月2日,尚未成立浸鑫基金,并且尚未进行初步交割,回购协议仅为约定原则性条款的框架性意向协议。同时,基于国家政策等客观等原因,公司无法进行收购,目前18个月收购期限已过。

暴风集团不愿意履行的义务,直接导致光大证券计提了重大损失。根据光大证券发布的公告,2018年其计提负债14亿元,对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亿元,合并计提利润总额损失约15.2亿元。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由于对上述问题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被上海证监局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目前,薛峰辞去了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葛甲对记者表示,目前光大证券和暴风的这场官司只能等待法院的结果,这不仅是一场法律案件,更是一场道德宣判。

巨亏10.9亿引深交所问询、净资产存变负风险,暴风游走于暂停上市边缘

继暴风集团被光大证券起诉之后,深交所对暴风集团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也接踵而来。

根据暴风集团发布的公告,2018年度暴风巨亏10.9亿元,同比下滑2078%,期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0.24亿元,同比下滑77%。会计师对该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针对暴风2018年度的亏损状况,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量化分析2018年度大额亏损的具体原因,充分披露其当前面临的具体经营困难,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以及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相关规定,若上市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或者因追溯调整导致年度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

而在亏损之外,暴风集团的商誉减值情况也被深交所提及。问询函提到:2015年7月,暴风集团收购暴风智能形成商誉1.28亿元,暴风智能主营暴风电视的生产、销售,自2016年度至2018年度持续亏损-3.58亿元、-3.20亿元、-11.91亿元。但2018年末,暴风集团未对该商誉计提减值,因此会计师对此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充分说明以上情况。

“光是2018年的巨额亏损,就足以把暴风集团的商誉完全计提,因为本身收购暴风智能形成的商誉也不高,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的商誉减值计提,暴风的净资产极可能为负数。”葛甲对记者表示,“现阶段暴风集团总股本为3.3亿,一季度剩余的公司净资产为685万元,正好每股净资产保留为2分钱,这其中不排除是为了保有一定公司净资产不触及退市标准而准备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暴风集团还遭到多方股东减持。

2019年初,暴风集团披露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实施情况。公告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公司股东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

近期,暴风股东减持的行为仍在继续。2019年4月30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瑞丰利永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67%,即不超过219.85万股的公司股份,预估套现金额为1800万元。

葛甲表示,“暴风近两年投资失败,业绩暴跌,公司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也堪忧,如今还遇到各方股东减持,会带给暴风集团更大的财务压力,暴风已经一脚踏进了退市的大门。”

香颂资本CEO沈萌也对记者称,“如果冯鑫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或者不对公司进行资产重组,很难扭转困局。以暴风集团现阶段的状况来看,其凭借自身的业务不足以走出现在的发展困境。未来无论是净资产变负,还是业绩问题,都可能让暴风集团走向暂停交易甚至退市。”

热门文章
1
盲盒、炒鞋引爆95后的三大秘籍:IP化、投资价值和轻赌博
2
诚泰财险股东方、关联方“大打出手”,唇枪舌战曝入股资金涉违规
3
垂直电商日渐式微,如何突破巨头与直播带货的双重夹击?
4
出版社做知识付费:对内容产业的更高挑战?
5
港股半年报出炉,1500亿教育板块正触底反弹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