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客流双降转型救急,中青旅造不出下一个乌镇和古北水镇
摘要

中青旅一份年报透露了乌镇、古北水镇客流双降的现实,作为国内古镇盈利的代表项目,“回头客”为何越来越少?两个古镇项目后,中青旅又为何再无知名古镇面世?

“搅局的玩家太多,专业的玩家太少。”在这种背景下,谁能在古镇开发项目上取得成绩,也就成为外界关注的事情。

近日,中青旅(600138.SH)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并透露旗下乌镇(浙江省)、古北水镇(北京)两个项目的运营情况。数据显示,中青旅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22.65 亿元,同比增加11.3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7亿元,同比增加4.50%。除净利增速明显放缓跌至个位数外,该公司旗下重要旅游资源乌镇、古北水镇双双面临游客量下降的问题。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中青旅作为一家老牌国企,早年积累的资源优势享用至今,先后建成的乌镇、古北水镇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这也是其他古镇玩家不可比拟的优势。但坐拥优势资源的同时,乌镇、古北水镇客流双降,也让中青旅陷入旅游资源开发瓶颈。

古北水镇股权问题折射现状,客流下降只是难题之一

乌镇和古北水镇作为中青旅最重要的旅游资源,客流、收入都对后者有深远影响。此次乌镇、古北水镇客流双双下降,属近五年来首次,至此也导致中青旅估值不断探底。

财报显示,2018年,乌镇景区全年累计接待游客915.03万人次,同比下降 9.71%,其中,东栅接待游客400.99万人次,同比下降14.48%,西栅接待游客 514.04万人次,同比下降5.61%;古北水镇游客量256.49万人次,同比下降6.85%。

“乌镇景区在2017年曾实现千万客流的峰值,此次回落也在预期之内。古北水镇客流回落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在产品没有更新的前提下,很难吸引游客反复游览。”安信证券分析师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

事实上,古北水镇不仅面临着客流下降的难题,其业绩走向亦不乐观。2018年,古北水镇实现营业收入9.98亿元,同比增加1.9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8亿元,较上年同比大幅增加169.84%。其中,归母净利大幅增长主要受参股房地产公司投资收益增加影响。剔除房地产结算投资收益2.2亿元后,古北水镇景区利润下降20%,对应地,折旧及财务费用同比增加。

古北水镇客流趋势

中青旅方面曾公开表示,古北水镇现在处于一个成长期和培育期,一般运营到成熟期需要6-8年时间,成熟期的客流量将达到400万人次。然而从目前数据来看,古北水镇自2014年开业至今,已经走过了5个年头,客流量尚不到300万人次,与相对成熟的乌镇景区对比,相差甚远。

对古北水镇客流是否已经触顶的疑问,中青旅相关工作人员并未回复蓝鲸产经记者的采访。但从此前京能集团急于出售古北水镇股权一事,或许可见一斑。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2018年6月,京能集团拟以17亿元底价在北交所挂牌转让所持古北水镇20%的股权。7月,中青旅对外宣称,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乌镇旅游拟参与受让该挂牌转让的股权。但此后不久,北交所又公告称京能集团终止上述股权转让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京能集团最终还是再度出手,于2018年11月,以底价8,5亿元的价格再度对其所持古北水镇10%的股权进行转让。2019年2月,中青旅联合珠海嘉伟士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伟士杰”)与京能集团签署合同,成为古北水镇10%股权项目的最终受让方,受让价为8.5亿元,与挂牌转让底价持平。

彼时,有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比起上次全部转让,此次只转让10%股权,底价相应减少,中青旅接盘所面临的资金压力也比上一次减少。”

至于京能集团为何急于出手,北京联合大学副教授张金山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对京能集团来说,当前确实是一个利于保障企业利益的理想出让时间点。任何一个旅游产品都不可能始终保持游客接待量的高速增长,任何旅游产品都拥有一定的生命周期。虽然北京市内及周边鲜有类似古北水镇这样的“爆款”旅游产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游客新鲜度快速下降,不排除京能集团对古北水镇未来的生命周期有了新判断的可能性,因此才毅然决然地想要出手。

而对“接盘侠”中青旅,有投资者向蓝鲸产经记者直言,古北水镇景区地产项目龙湖长城源著三期总房量不小,业绩波动不会大太,“但花几个亿并购非控股古北水镇,是否有必要,值得商榷。”

转型在即,政府补贴增厚乌镇业绩

古北水镇自建成以来,一直在模仿乌镇的发展路径。此次确定由中青旅接盘古北水镇部分股权后,业内就有猜测,中青旅或有学习乌镇为古北水镇转型的想法。

对此,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目前这种可能性不大。该人士认为,古北水镇与乌镇所处的环境有所不同,北京会展市场发展比较完善,成熟的会展场地较多。与其他会展场地相比,古北水镇的交通不够便利、区位优势不明显,而且景区内及周边本身也难大规模扩建会议会展及相关配套服务设施。

对乌镇来讲,与古北水镇有所不同,虽然也面临客流压力,但其营收和净利并未受到明显影响。中青旅财报披露,2018年乌镇实现营收19.05亿元,同比增加15.7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4亿元,同比增加5.98%。

乌镇年度收入及利润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乌镇的业绩基本平稳,东栅、西栅的客流增长触顶,大幅增长的可能性已经不大。而借助世界互联网大会等转型为会展小镇提上日程,亦是探索提升客单价的方式。

根据中青旅介绍,该公司将投资15亿元建设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二期工程,该项目是对2016年10月完工的会展中心主会场的延伸和拓展,是乌镇全面转型“会展小镇”的重要一步。

转型方案提出后,政府对乌镇景区的相关补贴也相继到位。数据显示,仅2018年上半年,乌镇就获得桐乡财政局1.94亿元的补助。2017年,这一数据为2.61亿元,而乌镇获取的高额政府补贴对中青旅整体业绩提振也非常明显,2018年,中青旅共获得2.02亿元政府补助。

“乌镇是中青旅的重要收入来源,其转型得到政府支持后,有望实现政府补贴常态化,利于中青旅业绩。但归根到底,对乌镇业绩构成主要影响的,依旧是会展业务产生的利润。”安信证券分析师表示。

“双保险”优势,中青旅古镇模式为何无法复制?

乌镇、古北水镇虽然都面临发展瓶颈,但在二者之后却并未出现有竞争力的古镇。从客流数据来看,凤凰古镇以及早在20世纪90年代便开放的周庄都后续乏力。

旅游专家梁国庆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乌镇、古北水镇模式的发展与中青旅的国资背景有很深的关系。

从财报数据来看,中青旅在近三年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均在2亿元以上,古北水镇、乌镇项目与地方政府都有深度合作,与之相比,由企业主导的湖南凤凰古镇却很难企及。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政府补贴无法解决根本的资金问题,在国企光环外,中青旅的古镇开发仍有不少困难。2013年,在古北水镇投入运营的节点,中青旅开始开发濮院古镇旅游资源,该公司年报披露其有望在2020年建成,而这一项目至今开发已耗时近6年。

在没有外资支持的背景下,濮院项目明显没有古北水镇发展顺利。而直至共青团中央将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中国青年实业发展总公司100%国有产权划转至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光大集团”),上述濮院项目的建设问题,才有一定的改善。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在房地产政策趋严背景下,不少地产企业涉足古镇开发,但实际上,地产企业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卖房。中青旅虽然是老牌国企,但在资金实力上,仍无法与某些地产企业相提并论,其优势主要集中在政府支持。而当下古镇开发的困境就是,搅局的玩家太多,专业的玩家太少。(蓝鲸产经 李丹昱lidan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独家:Yota手机濒临倒闭, 中国宝力科技20亿投资骗局所致
2
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背后:庞青年的吸金骗局
3
海航创新信托违约拉锯战暂告停,信托渐成“海航系”资金流转通道
4
12家房企密集接问询函,光明地产、金科等年报质量遭“灵魂拷问”
5
周六福挤入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的混战,冲击资本市场道阻且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