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天弘突围余额宝
摘要

天弘的困惑、挣扎与矛盾。

作者:壹点财经 甘沺

2018年迎来了中国基金业发展的第20个春秋,同年,身为“公募基金一哥”的天弘基金则迎来了发展的“瓶颈期”。2019年余额宝即将迈入成立6周年,天弘基金又能否迎回自己的春天?基于此,一点资讯金融频道发布了一篇名为《成名六年,天弘“十面埋伏”》的报道引发了外界关注。在稿件采访撰写的过程中,我们也联系了天弘基金,希望通过与其的交流和对话,让外界对于这家充满话题性的基金公司有更充分的了解,试图与读者一起了解这只“巨兽”的破局思路。

愤懑!“市场对我们有偏见”

余额宝是天弘的发家之宝,然而突出的货币基金成果,同时也带来了固化的外界看法——这位“公募基金一哥”似乎除了余额宝身无长物。

“坦诚地说,由于天弘余额宝规模较大,市场中对于天弘基金有一些固有的偏见。”上述负责人表示,“天弘基金的投资能力一直是在稳步前进中,事实上,排名也在行业较前位置。”

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2018年天弘基金股票投资主动管理收益率为-20.96%,放在行业中来看,位于99家可比基金公司中第22位。

不过就单只产品业绩来看,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2018年,天弘旗下53只基金中(AC等子份额分别统计,剔除货基)有14只取得正收益,其中4只混合型基金,其余全数为债基,收益率最高的是天弘优选7.17%。另有39只基金收益为负,收益率垫底的天弘中证电子指数A、C分别录得-37.7%和-37.83%。2018年天弘基金更数次“悲情踩雷”,包括*ST凯迪、*ST长生、*ST天业等等。同时,在2018年,还有12只基金(A/C等子份额合并统计)规模太小被清盘。

“傲慢”?“我们不会盲目追热点”

对天弘基金形成固有印象,除了业绩的考量,另一主要原因产品上“露脸”稀少。

对于目前市面上比较热门的产品比如科创板基金、战略配售基金及养老目标基金等,天弘均参与较少,仅在去年底申报了一款养老目标基金,并在今年第四批获批名单中正式公布,而在这之前已获批了40只养老目标基金。此外,“火了”多年的港股通基金,天弘也是在今年才“赶上趟”,推出旗下第一只港股通公募基金。但这紧急连续“落子”的时间,不由得让人感到“意味深长”。

天弘基金对此解释称,目前全行业共有近6000只公募基金,已经是非常冗余,投资者的选择成本非常高。而基金行业拉长20年来看,股票型基金的数量持续增长,但是规模始终难以突破2万亿。从整体来看,公募基金行业在老百姓的口碑中不高。“以上三点充分说明了,行业新发产品并没有带来整体产品规模的增长,没有为投资者创造更好地收益。做好精品、做好存量,在产品布局齐全的情况下,持续为普通老百姓优化投资体验,才是一家基金公司应该花精力做的事情。”具体到发展计划,他表示,希望为散户投资者提供多样化的投资工具,其中,指数基金是天弘基金目前重点的发展方向。

可是天弘基金似乎也没有放弃新兴热门基金的想法。该负责人坦诚道,“我们也在积极布局养老目标基金、科创板基金等新品类,但我们会基于客户需求,并结合自身的发展目标和资源优势,不会盲目追热点,为创新而创新。”

“讨好”?“尽力为投资者提供合意的收益”

2013年余额宝的诞生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当时的普通市民没有合适的投资渠道,小钱只能放在银行吃活期利息。但那时的货币基金想要跟银行抢这口饭吃,也并不容易。此时货币基金最大的缺陷是流动性不足,一般情况下在银行赎回货币基金是“T+2”到账,少数基金公司可实现“T+1”。直到2012年10月,南方、汇添富和国泰基金开通了网上直销“T+0”赎回业务,实现当日赎回、当日到账。随后,广发、易方达、华安、华夏等基金公司也先后开通了“T+0”赎回业务。

然而新的赎回方式带来的红利,没让南方、国泰这些基金公司分到多少,反让“榜上”阿里的天弘基金囫囵吞了去。2013年末,天弘余额宝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单只基金。2014年,把“名不见经传”的天弘基金推到了公募行业规模冠军的宝座。2017年更成功破万亿,达到惊人的15798.32亿,并促使天弘成为规模率先突破万亿元的“公募基金一哥”。

已经站在山顶的天弘基金的日子也并不一定就如想象中美好,货币基金带来了规模和用户,但是这类客户的抗风险能力是有限的,有多少又能转化成更高利润贡献度的股票基金的持有人,似乎也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究的问题。其后,政策方面的要求等都考验着天弘基金。

近期,天弘基金再度打开申购,但是市场上也出现了 “难现当年的购买热情”声音,天弘相关负责人表示,“大部分投资者选择余额宝不是因为其收益,而是因为其使用的便利性。”这名负责人指出,当前全市场流动性充裕,货币基金收益普遍处于低位,这是一个市场周期问题,非余额宝单只产品的投资问题。

收益率真的不是客户选择的关键吗?天天基金数据却显示,其7日年化收益率在过去一年的时间不断走低。2017年末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还在4%以上,到2018年4月已跌至“3字头”,9月跌至“2字头”,到2018年末7日年化收益率为2.617%。并于2019年继续下滑一路逼近2.3%,更于4月数次跌至2.3%以下,截至4月16日,天弘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为2.307%。同时,2018年天弘余额宝的规模一再缩水。2018年一季度,据天天基金显示其规模为16891.85亿,二季度末降至14540.21亿,缩水13.9%,三季度末降至13232.12亿,在二季度的规模上再缩水9%。最终,截至2018年末,余额宝规模为11327.07亿元,而2017年则为15798.32亿元,缩水了接近4500亿,同比缩减28.3%。

虽然这其中不乏有政策因素,天弘主动调整等因素。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结果,天弘显然也没法不考虑收益率的重要性,“我们会在满足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的前提下,尽力为投资者提供合意的收益”。

后记:

身上流淌阿里血液的天弘基金,有余额宝“傍身”,几年走来顺风顺水,也常常会让我们“特立标准”。经过此次采访,看到了天弘与一般基金公司不同的创新、开放和坦诚,同时也从采访中感受到了天弘的困惑、挣扎与矛盾。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绿驰汽车迈不过资质门槛选择代工,内忧外患何以为继?
2
高层变动业绩亏损,康佳欲借AI转型难回彩电第一梯队
3
托育赛道未必能成资本“香饽饽”
4
我爱我家并购中环互联折戟,对赌、前债“加身”短期内难发力
5
在风口浪尖处砥砺前行,荣耀20系列伦敦如期全球发布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