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国正迎来头部时代,聪明人该何去何从?
摘要

奋进者总有机会。

作者:功夫财经 今纶

中国的很多要素、行业都在加速头部化,有的甚至已经进入头部化的中期,后来者基本超越无望。

头部时代是最坏的时代,它对没有才华又不勤奋的创业公司不惜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

头部公司、头部城市笑傲江湖的时代也是不停迭代的时代,奋进者总有机会。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购物途径、工作范围、跳槽方向以及旅行、出差城市的选择都在收窄:多年以前,我从广州回湖北老家某城市还有直飞的航班,后来直飞航班取消,我只能先乘飞机到另外一座城市,再转高铁。因为这座城市和广州之间的客流量比较小,航空公司无法盈利,只好取消直飞航班。

如果去网上买东西,大多数人无非是三个选择: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具体选哪个,因人而异。

假如是程序员要跳槽,本人又很在意知名度和待遇的话,仅国内公司而言,选择不会太多。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的很多要素、行业都在加速头部化,有的甚至已经进入头部化的中期,后来者基本超越无望,除非有特定条件发生改变,这就是我们要讨论的重点。不过,靠垄断成为头部公司的不在讨论之列。

城市头部化趋势难以阻挡

今年二月,笔者在功夫财经发表了一篇题为《同志们:抓紧抛售三四线城市非自住房产》的文章。当时还有人质疑笔者是为一二线城市的开发商来促销,其实我是担心他们的财产受损失,结果如何?

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任务》》)引起广泛关注。其中,对于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空前,“大城市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成为焦点。

其实,中国城市力量头部化、南方化基本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

哪里有产业,哪里就有就业,有了就业,人口自然就会流过去。从这一点看,超大特大城市(即我们常说的一二线城市)是大赢家,它们中有的城市在一省中占据超级强势地位,比如武汉之于湖北。2018年,武汉的GDP为14847.29亿元,而湖北省的GDP为39366.55亿元,武汉已经占到了37.7%的比例。

三四五线城市放开落户限制,短期内有一波户籍人口的上升,但是长期来看,因为交通愈加发达,比如很多落后地区都开通了高铁,人才、技术、资金、信息因为效率和产业发展的原因会加速流向一二线城市。

无它,市场力量使然,聪明的人和聪明的钱都会去到效率更高的地方。少数对土地和一般低工资劳动力有较大需求的产业除外,比如部分农业公司。

美国社会学家麦肯齐在《都市社区》一书中曾提出“时空压缩”的概念,高铁的时空压缩效应是:高铁提供了更高的可达性和连接程度,时空距离体现出被“压缩”的特征,即当距离固定时则出行时间得到节约,当出行时间固定时则出行半径会增大。

后果显而易见,高铁时空压缩效应促使资本所能达到的空间范围扩大,继而推动对时效性要求较高的产业加速集聚,而集聚所带来的费用节约和利益增长,又进一步促使高铁时空压缩效应的内聚力通过倍数效应不断增强。

优势城市不断虹吸弱势城市的资源,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过去几年,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人口加速流入的主要原因。北京、上海之所以人口增长缓慢,是严格控制的结果。

城市的头部化趋势难以阻挡。在2018年中国大陆城市GDP排行榜中,头部城市北上广深均在20000亿以上,而排名在97名-100名的城市:新乡、呼和浩特、郴州、枣庄等四个城市的GDP加起来才9863亿,低调的广东第三城佛山的数据为10550亿,超过四个城市之和。

未来中国的增长极已经在《任务》中点得很清楚了:加快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就是中国的头部城市所在地,即中国最高级别的都市圈。

另外,值得高度注意的是,《任务》提到了一个关键词:收缩型城市。原文是: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

数据背景则是清华大学和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两位学者的研究成果:

2000年到2010年间,中国有180个城市的人口在流失,同期出现人口流失的乡镇和街道办事处则超过一万个。

2007-2016年间,中国有84座城市出现了“收缩”,这些城市都经历了连续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减少。

大时代的城市头部化还在加速,接下来是都市圈的头部化加速,如果不在圈内,财富和机会都会少很多。

中国公司迎来头部化时代

与此同时,历经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公司也迎来头部化的时段。

白酒行业是中国公司头部化最显著的行业之一,虽然各种科普账号都在讲述饮酒对身体的危害,但是仍然没有阻挡住茅台的一骑绝尘,无论是销量、利润还是股价,茅台都在讲述一个传奇。

无独有偶,空调行业的头部化也非常明显:格力等龙头企业遥遥领先。中国经济网的消息显示: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2018年的三大龙头空调品牌的市场份额已达到了73.6%。做好空调需要具备研发、核心零部件、产量、品牌、渠道、售后等多方面条件,后来者要想追赶难度很大。

而这些年最吸引眼球的地产公司,也出现了加速头部化的趋势:2018年,500强房企全年商品房销售面积总额7.16亿平方米,同比增长12.58%;销售金额创下9.9万亿新高,同比增长17.1%。年内千亿房企数量创下新高,达到30家。

前四大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金额占比从2013年的6.93%上升至2018年的14.17%。强者恒强,所以郁亮说未来的竞争是“高烈度、低容错”的竞争一点没错,因为同一梯队的对手太强大,稍不留意就会掉队。

至于华为在通讯设备领域的优秀,阿里巴巴在网购领域的独大,以及微信在社交领域的俾睨天下,无非都是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头部公司的高光时刻。

当然,头部公司在行业里不止一个,也有双雄对垒或者列强并立的状况,惨烈的竞争之下,行业的掉队者越来越衰弱,无论是人才、研发都跟不上,产品和售后也日趋落伍,只能等着破产和兼并。经常是老大老二打着打着,老三被打趴下了。

头部时代是最好的时代,它可以让岌岌无名者一夜上市,实现财富自由和更大的梦想;头部时代是最坏的时代,它对没有才华又不勤奋的创业公司不惜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

头部时代的生存策略

对于非头部公司而言,要想在当下活得滋润也有几条路径:

比如被头部公司收购兼并,其实就是一条出路。部分创业者做公司就是等着被收购,也是致富捷径,不过,这对于创业者的关系人脉以及自身的经营能力、企业形象打造要求较高。

近年来,平安、阿里、腾讯都收购了一些公司,至少被收购公司的管理层相当一部分实现了财富自由。

再就是许多同类型企业和相应的关系密切的企业联合在一起组成相对松散的企业联合体,有点类似托拉斯,对抗头部公司的挑战。只要利益协调到位,在一定地域之内,在一些特殊行业之内,也是有机会长期生存下来的。这要求主事者有较高威望,有真正的话语权。

处于行业中游位置的腰部公司,尤其是处于中游第一梯队的公司如果想要成为头部公司有一个打法:改写规则,跨界打击。

比如我们一度看到方便面企业销量大幅下滑,其实就是外卖依靠互联网流量,跨界打击的结果。原来,方便面厂家的最大竞争者竟然不是另一家方便面厂家!

腰部公司崛起为头部公司还可以靠强大技术的助力,比如今日头条在相对弱势的时候,依靠强大的算法,从技术上极度贴近使用者,洞悉人性,“宠爱”用户,一跃而起居然可以成为挑战腾讯的头部公司。

中小型企业要想活下去,一定要“深挖洞”(方向要足够垂直、细分),“广积粮”(打造技术壁垒、专利壁垒)。只要深挖客户痛点,解决客户痛点,在某些傲慢的头部公司的眼皮底下其实也有一碗饭吃。

前些年,某些头部公司看不上“小镇青年”以及“小镇经济”,结果被一些创业公司抄了后路,可谓经典案例。

小说《三体》里有句话:弱小和无知从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头部公司、头部城市笑傲江湖的时代也是不停迭代的时代,奋进者总有机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中汇集团昨日在港上市,已获“亚视之父”家族基石投资
2
泛海控股金融转型路:版图初成型,地基待夯实
3
子偿母债计划搁浅,百威亚太板块赴港上市未果
4
79亿夺北京丰台“地王”,中海地产从抓利润向追规模“变速”
5
三星电子利润持续暴跌,折叠屏手机“难产”困境待解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