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有的小孩没满几岁,就已经收入上亿
摘要

赚钱从娃娃抓起,是好事吗?

图片来源: IC photo

作者:育论场 陆思齐

近来的B站上流行着这样一类标题:粉丝百万的博主,一年收入能有多少?

当不少人带着强烈的窥探欲点进链接后发现,UP主们其实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他们大多数都只是在闪烁其词,直到快播完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公开自己收入的真实数字。对用户而言,这些百万粉丝博主的收入仿佛永远停留在“你猜我能赚多少”的阶段。

然而类似于“网红年收入”这样的话题,真的还是不可言说的秘密吗?

赚钱从娃娃抓起?

根据福布斯去年发布的2018年YouTube网红收入排名显示,排名前十的网红们,其年收入都在千万美元以上,这其中年收入最高的红人是一名年仅7岁的小孩瑞恩。在他的账号Ryan ToysReview里,已经有超过1873万名YouTube用户选择了订阅该频道,其单条视频的平均浏览量也在百万量级以上,而超过1500万浏览量的视频相比其他同类账号而言更不在少数。

相应地,这些表现不俗的播放数据也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商业回报。据福布斯估算,瑞恩在2017年6月1日到2018年的6月1日期间的商业收入可以达到2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亿元。

充绒布偶是瑞恩最喜欢的玩具之一

或许在此之前你已经听说过了美妆红人、游戏直播红人等等一系列在不同领域成名的达人,但今天这些从小就在网络上走红的小孩们已经成为了网红圈内不容忽视的组成部分,在商业价值方面更拥有比成年人更高的亲和力以及“带货能力”。

此前,娱乐公司pocket.watch就宣布将与瑞恩合作开发新的玩具产品,同时这些产品也将进入沃尔玛超市售卖。正是看中了瑞恩在婴幼儿群体中强大的号召力,pocket.watch进一步表示他们将在美国75家沃尔玛门店举行新品路演活动以及粉丝与瑞恩的见面会,以此推进新玩具产品在各州的销售。

的确,近些年来社交平台的兴起让更多平凡人有了展现自己一夜成名的机会,有的网红小孩可能年入千万,而有的家庭可能因为有对可爱的宝贝就此跃上枝头。

2016年,Madison和Kyler Fisher刚刚投资失败,身无分文的他们开始在Instagram上分享自家双胞胎女儿的萌照,慢慢地就吸引了越来越多用户的点赞和关注。经过几年的运营积累,目前他们在Instagram上的粉丝数量已经达到了260万,但这并没有成为他们的终点。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她们,这对夫妻开始乘胜追击在YouTube上开设了一个家庭账号,以视频的形式记录着两个女儿的生活日常。在近些年来视频内容风潮的带动下,他们的账号已经在YouTube上累积起了327万粉丝,单条视频一经发布,浏览量即可轻松过万。如果将两个平台的粉丝叠加到一起,那么累计关注这对双胞胎的追随者就将超过500万。

而据FastCompany报道,Madison和Kyler Fisher自去年起已经将品牌合作中的单张图像收费提高到了五位数,他们的一个单条广告发布报价更在1.5-2.5万美元之间。

但这对双胞胎的妈妈Fisher表示,他们目前接到的广告数量还不算多,因为孩子才两岁不能按照特定要求做出动作,等到她们再大一点以后可以满足拍摄需求时,相信这部分收入会增加更多。

不得不说,网红小孩们的造富效应的确惊人。VICE去年采访拥有310万粉丝的crazy haacks母亲时,就问到过她过去一年的收入情况。而她给出的回答是过去一年赚了50多万欧元,在1、2月这种淡季的时候也可以做到合计八千欧元的收入。

制造网红小孩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快速致富的机会,那就生个可爱的小孩当网红吧。”

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倾向于通过社交媒体获取信息。在一份关于Instagram用户的调查中显示,有60%的用户表示他们会在该平台内搜寻商品,而在博主的安利推荐下,他们的下单购买意愿会明显升高。

正是嗅到了这样的商机,像国内微博、小红书,国外YouTube、Instagram一类的社交平台如今已经成为了卖家推广自己产品的必争之地,他们恨不得让平台上所有的网红把自家的产品都推荐一遍。广告赞助也因此成为这些小孩走红后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对于这些孩子的父母来说,打理他们成名后的经纪业务并不容易,一张照片背后可能潜藏着大量金钱与精力投入。

人类学家Abidin在其《网红孩子们的操作实践与风格研究》中指出,纪录真实、随意的一刻或分享生活日常都是增粉、建立小孩子个人品牌的有效手段。当进入拍摄环节后,小孩子在镜头前所呈现出的动作、语言、服饰穿搭都有所讲究,父母在装扮这些小孩的时候会倾向于一种看起来自然、亲切的搭配,这种特意营造出的感觉有助于增加粉丝在观看图片或视频时的参与感。

这让网红小孩们有了自成一派的风格。相对于那些成年人网红,小孩子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和视频更趋向于“软性表达”,他们会多用中性色,包括拍摄背景、奶瓶、家用电器等等一切与小孩子有关的用具也都会有亲肤、更自然的选材。

总之,一切都要符合小孩子柔软、倍加呵护的形象。

到了拍摄环节则有更大的挑战。9岁以下的小孩对拍摄的镜头感不强,他们的动作、行为不易掌控,在面部表情的塑造上很难做出自然的喜悦感,因此掌镜的拍摄者还要懂得如何利用某一情景去激发孩子天真的愉悦情绪,让他们的自然笑容能在镜头前被捕捉到。

Mia Foos讲到了一种她所运用的反常方法。在拍摄自己5岁女儿Vada的照片时,她通常会让孩子自己选择服装搭配,然后在出差或外出时带上孩子,在家庭场景之外的地方拍摄出自然亲近的亲子照片。当然这种方法也获得了粉丝的喜爱,因为看起来它们更像是幼儿版的潮流街拍。

Vada(图源:TheAtlantic)

目前,Vada的个人账号已经累积到了超过4万名粉丝,在她母亲自己一个人打理所有事务的情况下,她们每发布一条博文就可以赚到100到5000美元。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有这样的网红小孩吗?

答案是肯定的。相比于明星子女,国内其实还有一批从素人逐渐成长起来的网红小孩,比如阿拉蕾、小山竹。在参加完《爸爸去哪儿》第四季以后,阿拉蕾的知名度日渐提升,目前的她已经在微博上累积了418万粉丝,而另一名同样参加过该档亲子节目的小山竹也在微博上积累起了109万粉丝。在阿拉蕾日常的博文里,唯品会、养生堂都是曾经与之合作过的广告客户,在商业化上,她已经走在了中国网红小孩的前列。

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对吗?

爱与恨纠缠:法律、伦理与社会习俗的反面

就在上周,一条登上各大版面头条的儿童虐待犯罪引发了大量关注。而这条新闻给小孩子当网红这一现象招来了持续上升的质疑、讨论与猜忌。

YouTube账户Fantastic Adventures已经拥有了超过2.5亿次浏览量,然而近日政府福利部门回访时发现,这些视频背后的7个孩子均有被养母虐待的迹象。在进一步调查之后,相关人士了解到只要他们在视频拍摄的过程中不按指示做,其养母就会一次长达数天不给吃饭喝水,并且还用胡椒粉喷他们,强迫他们洗冰水澡以及把他们锁在狭小的柜子里。

此外,他们还被带离学校,已经长达数年没有上过学。在这些恶劣行径被揭露以后,当地警方已经以涉嫌儿童虐待等7项罪名逮捕了这位养母和她已经成年的两个亲儿子。

48岁的养母Machelle Hobson

其实让小孩当网红已经不止一次地触发过公众讨论,而大家关注这些网红小孩的核心点在于他们父母的行为是否属于剥削以及虐待儿童。

在法律意义上,这是非常难以界定的范畴。即使美国法律已经相当完善,但《未成年人保护法》和《童工法》等法案里的条例并不适用于网红小孩这个特殊的群体,因为在界定父母拍照行为的性质上就存在困难。

如果将其认定为广告拍摄,那么小孩们可能面对的是失学、不合理薪酬等问题。但现实是他们的拍摄过程可能是在放学后或者周末,甚至在家里完成,而这些小孩是否以表演者的身份在工作也没办法完全确定,这给执法造成了相当大的难度。

Vada的妈妈就曾表示,在拍照前她通常会事先征询孩子意见并且取得同意后才会进行下一步动作,同时整个拍摄过程也不会超过5分钟,以免孩子觉得疲惫。但对于这些网红小孩而言,他们对父母将自己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的行为并没有太多感觉,在他们的意识里,这就是一次简单的亲子拍照,仅此而已。

父母们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互联网本身的黑暗面。

在网上,恋童癖、性别歧视言论无处不在。孩子们可爱、充满童趣的照片可能正在无形之中沦为恋童癖们的乐园。

而这些逐渐长大的孩子,能否在未来面对网络上的差评以及负面评价还是未知数,但他们潜在的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引起额外重视。

当然,问题还有这些孩子的攀比和落差心理。在平台流量与广告代言的推动下,这些孩子已经有了一些明日新星的感觉。对于他们来讲,从小积累起的名气如何在未来某一时刻学会正视且释怀才是一次痛苦的蜕变过程。曾经因为可爱、天真得来的成果,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消失,这种知名度也会随着时间间距的拉长复归于零。

到那时,检验他们是否能成为佼佼者的时刻才真正来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虎牙押注小程序与虚拟主播,能否找到下一增长点
2
高瓴资本、淡马锡增持好未来新东方,百亿私募景林却大幅减持
3
建业新生活赴港IPO前夕,在管面积年内大增64%
4
京沪高铁“高速”IPO背后:高价收购巨亏公司,定位遭证监会拷问
5
首开股份悄然开启降杠杆动作,或为深拓城市更新领域?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