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美国“美团”靠自建配送团队,估值达到71亿美元 | 新商业
摘要

在美团和饿了么的黄蓝军团斗争的你死我活的今天,放眼世界,比我们起步更早的欧美国家的外卖小车也在滚滚向前。

在美团和饿了么的黄蓝军团斗争的你死我活的今天,放眼世界,比我们起步更早的欧美国家的外卖小车也在滚滚向前。DoorDash是由三位华裔合伙打造,不但与美团外卖拥有同一个投资商——软银,而且仿照美团自建配送团队,并以此占据了市场领先地位。

2018年3月2日,软银对DoorDash公司注入了5.35亿美元的融资。首席执行官Tony Xu曾公开表示,希望依靠软银的经验把美团外卖的成功经验复制到美国,同时软银的投资资金将用于促进与更多餐馆合作,在技术方面的投资将使各家餐馆将DoorDash的技术整合到自己的网站和移动App应用上,并在美国和加拿大把服务城市拓展的更多。其目标是让DoorDash成为每个城市的最后一公里物流平台。

今年2月22日,DoorDash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在F轮融资中筹集到4亿美元,目前估值达到71亿美元。并生成DoorDash在2018年取得了相当优异的成绩。公司业务覆盖范围扩大了5倍,业务规模较去年250%的同比增长再度扩大至325%。

国内率先推出“外卖+配送”模式

虽然国外的外卖配送起步早于中国,但发展远远不如中国。

我们先来看中国的外卖市场。外卖起源的历史可要追溯到欧洲的复兴时期,19世纪的美国,城市中的工人阶级进一步推动了外卖食品的普及。当随着发展,外卖进入了中国市场。

为了满足没有配送能力的中小型商户的外卖业务需求,以美团为代表的中国外卖O2O平台率先探索出“外卖+配送”这种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为更多商户提供展示窗口和运输服务,同时也增进了消费者的选择空间。国外研究机构认为,中国外卖市场的线上化率高、增速迅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外卖+配送”的“双轮驱动”模式。

据了解,目前美团外卖有53万骑手为海量订单的配送提供支持,立足自有的配送体系,等于拥有了一个可以服务消费者附近3公里生活圈的生态系统,而送餐只是其中第一步。这一点,大部分国外的外卖平台开始都忽略了,目前中国外卖的成功模式也被美国的Doordash、Uber Eats等平台纷纷效仿,英国的Just Eat也在通过收购、投资物流公司的方式建立配送能力。

DoorDash通过智能算法抢占美国市场先机

新闻中爆火的DoorDash成立于2013年,定位为一家注重物流与技术的公司。DoorDash是美国唯一一家像国内外卖平台一样,创建并管理着自己的配送团队的公司,称他们为“Dashers”,跟国内的外卖“骑手”异曲同工。截至目前,DoorDash的外送业务已覆盖美国和加拿大3300个城市和80%的美国客户。

在美国,DoorDash的主要竞争对手是GrubHub和UberEats。GrubHub更像是传统的外卖网站,将具有自己外卖服务的餐厅整合起来。而UberEats是Uber旗下的外卖公司,天生拥有自己的物流“车队”,只是中途加入外卖的服务。DoorDash则处于这两者之间。

DoorDash做的就是利用算法和技术平衡市场三方——商家、骑手和消费者的关系。DoorDash利用各种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ML)技术建模决策空间,并在几秒钟内选择最优的解决方案。通过技术帮助缩短配送时间,提高Dashers的工资,增加商家合作伙伴的收入。

为此,2018年8月,Doordash还特别推出订阅模式服务,名为“DashPass”。这个服务只需要每个月付9.99美元,消费者只要每单消费金额在15美元或者以上,就能享受无限次免费送餐服务。同时有数百家的餐厅可供选择,包括Wendy’s, The Cheesecake Factory,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 White Castle,只要餐厅在“DashPass”的列表里都可以。若是不想再续订,也可以随时取消。

Doordash的配送费大概在1.99美元到5.99美元之间,有时还要再单独给配送员的小费。如果是正常点餐的话,这些费用加起来可能会占了整单金额的25%以上。因此,这项服务也为Doordash带来了更多的商机。

中国的配送标准决定其外卖发展难度更高

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网络零售的发展,互联网背景下的“宅经济”、“懒人经济”日益凸显,也推动了互联网餐饮市场的发展。

同时,80后、90后、00后餐饮习惯在不断改变,外卖、快餐、小吃、家常菜和半成品加工需求旺盛,已成为餐饮消费主力。

国外的外卖主要以汉堡、披萨等快餐类标准化食品为主。国内的种类则就多的多,涉及种类非常繁杂,除去本身的餐品,甚至于药品都已经走上外卖的舞台。这就注定国内外卖的运输需求会更多。

而冷饮、生鲜的配送,也注定国内送餐服务标准化和操作度都比国外高。看似门槛很低的在线订餐,需要在运营、执行建立很高的标准。

国外尽管外卖发达,但是人力成本昂贵,地广人稀。包括YelpPlatform和GrubHub等巨头在内,基本都不建立属于自己的配送队伍。第三方只提供订购平台,但不负责配送,由商家各自负责配送。目前只有DoorDash和UberEats等美国前三名的外卖平台,才拥有自己的配送团队,但其配送佣金率普遍要超过30%。以美国外卖公司Grubhub为例,其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超过20%的配送费、12.5%的基础佣金、0-17.5%的4档推广费,而三项费用相加竟超过40%。

而国内的人口密度是远远高于欧美国家的,这就意味着人力成本也是低于欧美国家。中国的外卖平台也更倾向于自建配送团队和渠道。国内几大外卖平台——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都是拥有自己的配送团队。这样做的最大好处是服务更加下沉,更加便捷,以顾客为导向更好的服务消费者,但是成本相应也会更高。但一旦模式运营良好,竞争对手很难超越。

虽然中国在互联网方面起步较晚,甚至于很多发展道路,都能追溯到学习其他国家的影子。但随着发展,国内的外卖O2O等依托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的业务已经超越国际同行,中国也从此由一个学习者,变为了引领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独家:Yota手机濒临倒闭, 中国宝力科技20亿投资骗局所致
2
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背后:庞青年的吸金骗局
3
海航创新信托违约拉锯战暂告停,信托渐成“海航系”资金流转通道
4
12家房企密集接问询函,光明地产、金科等年报质量遭“灵魂拷问”
5
周六福挤入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的混战,冲击资本市场道阻且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