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反叛者李国庆
摘要

不管二次创业结果如何,这个“反叛者”用十几年的时间改变了中国图书行业。

出走当当

李国庆再一次“反叛”了当当。

2月20日上午,当当网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国庆正式宣布与同行19年的当当“分手”,并宣称已经开始了二次创业。

“今天,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跟大家宣布:我(已)离开当当网,(将)开始我全新的行程。”

李国庆表示,未来将创办书友会,希望用3到5年的时间达到年用户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与此同时,他还将出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一家DApp公司的CEO职务。

随后,当当方面发出人事调整公告宣布李国庆离职,称其对二次创业抱有极大的热情。

其实,对于他的离开,大家并不感到意外。

早在去年年底,当当官方微博在关于李国庆评论“明尼苏达事件”的声明中就已经明确表示: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

只不过,李国庆原本是打算悄悄地走,但当当的声明打破了他和俞渝之间的协议,所以他选择以公开信的方式作为反击,也为自己赢得一份体面。

李国庆说,离开当当最主要的原因是想结束这种“夫妻店”的纷争。

1999年,当当从成立伊始,一直是“夫妻店”的经营模式,他们一路带领当当成为“中国亚马逊”、图书电商界的领军者;而后却数次错失良机,拒绝了亚马逊、百度、腾讯三家公司伸出的橄榄枝,最终被曾经的小弟京东赶超;如今,连被海航收购的最后一线希望也以失败告终……

离开,看似是李国庆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夫妻博弈”中选择妥协,实则是他身体里的“反叛基因”在呐喊:“与其在这继续撕扯,干脆我出去杀一片天地。”

相爱相杀“夫妻档”

这股“反叛基因”一直在李国庆的血液中流淌。

1983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并担任学生会副主席,因此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写大字报、作演讲、为同学发避孕套……他身上洋溢着北大学子的反叛气息。

以优异的成绩从北大毕业后,他进入了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

十年后,他下海经商,一句嗔怪道出了事实:“1+1就等于2,你们非兜圈子,我这个性格不适合。”

北大的反叛精神在李国庆身上延续,之后,这种精神同样体现在他的婚姻上。

李国庆原本打算毕业后出国,可由于家庭原因未能如愿,加之后来谈的6个女朋友全都出了国,自嘲为“出国培训班”的李国庆铁了心地要娶一个海归。

俞渝作为华尔街十年投行女精英,是再好不过的人选,很快,三个月后他们便闪婚了。

在上个世纪末,他和俞渝用闪婚“反叛”了当时传统保守的婚嫁观念。

再之后,便是当当的诞生。

彼时,他们是人人羡慕的黄金搭档:一个是北大高材生,拥有强大的书商背景,一个是华尔街精英,拥有丰富的投行经历。

这样的搭配让当时在中关村卖刻录机的刘强东艳羡不已,于是他也和自己的同班女友龚小京注册了公司,取名京东,在十多年后意外实现了弯道超车。

“夫妻店”的结构模式在早期是值得推崇的,它为当当抵挡了来自资本、合伙人的各种算计,省去了不少麻烦,和两位创始人的光鲜背景一样,当当在成立之初也着实风光无限。

入场早,加之图书标准化特点和电商的价格优势,当当很快在电子商务市场占得先机。2005年当当便轻松实现全年销售4.4亿的优良业绩,排名第二位,第一名则是淘宝。

而当时的京东,销售额仅3000万元。

美国时间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并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当天,当当股价从13.91美元翻番到29.91美元,市值高达23亿美元,夫妻两人的事业达到顶峰。

这天,成为了当当最辉煌的时刻,但同时,“夫妻档”的弊端也开始逐渐显现。

最明显的是双方之间控制权的博弈,同样强势的两人,谁都不愿服谁。

李国庆曾经透露,夫妻俩制定过很多规则,比如回卧室就不再谈工作。但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最后结果就是,没谈完的话,两人跑到厨房去说,说完后再回卧室。

管理层也很难办,他们很难说清楚谁是老大,也不知最终听谁的。

李国庆虽反叛,但俞渝也强势。

在相互掣肘之下,导致当当的很多决策缓慢而保守,也错失了数次发展良机。

早在2003年,亚马逊就想以1.5亿到2亿美元收购当当,要求占70%,甚至100%的股份,但双方在占股比例上未达成一致,交易“流产”。

2013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带着百度高管到当当谈合作,不过与亚马逊一样,李国庆与北大师弟李彦宏还是没有谈妥,核心点依然是在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上。

2014年,腾讯找上门来,但与上两次一样,李国庆夫妇的意愿并不强烈,最终错失良机。没过多久,腾讯宣布用2.14亿美元入股京东,占京东上市前在外流通普通股的15%,并送上拍拍网和易迅网两份“嫁妆”,成为当年互联网界的一件大事。

在一次次错失良机后,当当最终被曾经的小弟京东赶超,在2016年完成私有化退市,市值仅为5.36亿美元,与上市之初相比,缩水四分之三。

曾经顶着中国B2C电商第一股光环上市的当当,最终走向了被收购的命运。

去年3月,海航发布公告拟收购当当,就在公告发布的前几天,李国庆发表一则意味深长的朋友圈:

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原来,俞渝主张卖掉当当,李国庆多次劝阻无效,只能靠朋友圈排解情绪。但到了9月,这场收购也因为海航的资金问题无疾而终。

相爱相杀多年,如今李国庆终于要结束当当“夫妻档”的经营模式,曾经那个北大的反叛学子决定再次启航。

敢作敢当当

爱打嘴炮,也是李国庆“反叛”的一种体现。

李国庆有着北京人特有的“浑不吝”,天不怕地不怕,再加上北大的四年熏陶,他的这股子劲儿也愈发鲜明。

在当当的十几年来,李国庆数次因为骂战和评论公共事件而深陷舆论漩涡。

最初,他与“大摩女”、“很黄很暴力”的隔空对战。先是骂当当早期的投资机构,随后又骂负责当当上市的摩根斯坦利。

《腾讯深网》评论李国庆的此次骂战:

“李国庆与投行之间的对骂,是李国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入公众视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作互联网公司对华尔街游戏规则的挑衅。在李国庆看来,他反抗的是一种秩序。这种挑衅方式,前无古人。”

近期,他对俞敏洪、刘强东、吴秀波等公共事件进行评论。在舆论已然一边倒的情况下,企业家圈里只有他站出来发声,不论对错,只为表达自己的观点,哪怕给自己招来全民口水攻击,甚至是当当官方的“怒怼创始人”。

然而,与网络上陌生人对他“口诛笔伐”的情况相反,认识李国庆或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性情中人。

早年有个关于李国庆的段子:在前往某届亚布力年会的路上,李国庆和一些相同级别的企业家乘坐大巴参加个活动,中途他特意让大巴停下,仅仅只是为了跟一个女网友见面,送了人家几本书,结果整个大巴的老板们都在车上等他。

当当前COO黄若离职后对李国庆的评价是:国庆是一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他个性随和,为人真诚,缺点就是太过随性,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一起共事过的何强倒觉得李国庆很爷们,只是很随性。被投资人逼急了,他会拍案而起说“我不伺候你们了,要不闭上你的臭嘴,要不就拿回你的臭钱”。

还有网友曾经在当当上买了一个台灯,运到深圳打开一看灯口周围的石棉瓦碎了,他估计是快递过程碎的。按经验觉得退货无望,于是发微博抱怨了一下并@了李国庆。没想到很快李国庆就给了回复,问题完满解决。

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中写道:“诚然,作为一个人,要负道义的责任,憋不住,就得说。”

这一点,李国庆很好地践行了。

非典型商人

“我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请海涵。”

一个“正常”的商人是不会像李国庆一样经常发表公共议题、抨击时政的。

冯仑说过:“我不赞成商人去做商人以外的事情。作为一名企业家,你的核心本分是把企业经营好,这样对社会进步、环境改善都是非常积极的,远比公知似的标签化语言更有实际作用。”

很显然,在他眼里,李国庆并不一个典型的商人。

“他们也说,你本没有必要发声,或者可以小范围交流,干嘛非要公开讨论,给自己招骂呢?” “但是如果我不发声,那要怎么开启民智呢?”

通过这个双重反问,李国庆身体里的反叛基因再一次得到印证。

他说自己既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文人,有时候文人的比重甚至超过了前者。当当网上市时,李国庆曾在微博上表示:

“以我这个样子,道德底线这么高,甲方意识这么强,这么有人文关怀,还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商业成功,我挺知足。”

再次出发,李国庆依旧“反叛十足”——他选择了书友会和区块链这两个已经略显过时甚至被众多大佬们抛弃的领域。

李国庆当然不傻,他显然有自己的考虑:

“知识付费就像主板一样,永远是一个大市场。平台只是数据分发,内容永远是不同的独立的优秀内容公司,我们要做的是组织专家对不同的书的理解,做这个内容我们是有信心的。”

而区块链在内容产业上的运用,不仅可以是打击盗版,保护版权,还可以连接平台上的消费者,一举多得。

不管二次创业结果如何,这个“反叛者”用十几年的时间改变了中国图书行业,吴晓波曾这样评价李国庆:

“他可能不是一个卓越的、雄心野心的互联网企业家,但直到今天,他仍然是中国图书业界最大的‘大佬’,他一直在呵护自己的那份图书情结。”

当初,当当在美国上市时,“反叛者”李国庆却要求敲钟两下,被好事者嘲笑为“一声上市,一声退市”的先兆,但他心里明白:当当两声响,一声为上市,一声为自己。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

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

素材参考:

1、《对话李国庆:后悔拒绝腾讯投资,夫妻店模式 不靠谱 | 深网》@腾讯深网

2、《李国庆挥别当当:送走中国第一代电商人的青春 | 深网》@腾讯深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绿驰汽车迈不过资质门槛选择代工,内忧外患何以为继?
2
高层变动业绩亏损,康佳欲借AI转型难回彩电第一梯队
3
托育赛道未必能成资本“香饽饽”
4
我爱我家并购中环互联折戟,对赌、前债“加身”短期内难发力
5
在风口浪尖处砥砺前行,荣耀20系列伦敦如期全球发布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