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茅”科沃斯现原形

这次还能赢得资本的信任吗?

文|零态LT 余堃

编辑|胡展嘉

科沃斯创始人钱东奇开始了所谓的“第四次创业”。

今年6月,科沃斯创始人、董事长钱东奇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家厨房的照片,他的这一动作显然也是在“营业”,因为在照片正中间,即为“食万”智能料理机——被钱东奇称为自己“第四次创业”的拳头产品。

7月29日,钱东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时曾表示,做智能料理机“食万”的生态是他平生第四次切换赛道,相较于之前做代工、做扫地机器人、做洗地机的前三个赛道,做食万和净菜涉及的维度更广、是更大的赛道,不只是智能硬件,而是软硬结合的生态,将推动中餐的标准化和数字化。

此外,钱东奇还预计,智能料理机市场引爆的时间,将短于扫地机器人,待日后“食万”市场引爆后,他将安心退休。

钱东奇最为外界所知的身份依然是科沃斯的创始人,而科沃斯最为引人关注的产品是其扫地机器人。根据奥维云网的统计,2021年全年,扫地机器人线上渠道的市占率第一名一直被科沃斯占据,2022年1~3月份,科沃斯依然在第一名。

也就是说,科沃斯依然霸占着国内扫地机器人线上渠道老大的位置,但有意思的是,拉长来看,科沃斯的股价似乎跌回了原形,截止发稿前,科沃斯股价已不足70元/股,仅为一年多前股价高位时的四分之一左右。

科沃斯在业务发展上遭遇了哪些瓶颈,令资本开始对其投出了不信任票?钱东奇为何又要切换赛道,这是否也反映了科沃斯在推进过往核心业务发展上开始有心无力了?

01 连创始人儿子都想套现离场

近日,科沃斯发布了2022年半年度报告,财报成绩令人生忧。

根据这份半年报可知,今年上半年,科沃斯实现营收68.22亿元,同比增长了27.31%;归母净利润为8.77亿元,同比仅微增了3.15%。尤其是如果拆分来看,今年Q2期间,科沃斯营收同比增长15.54%,归母净利润则同比下滑了12.34%,这是科沃斯自2022年Q2放量以来首次出现单季利润同比下滑的情形。

当然,导致科沃斯在今年第二季度出现糟糕业绩的原因,宏观背景是一大绕不开的因素,即国内的诸多城市因疫情蔓延被封控、物流也处于不畅的状态。

但是即便如此,科沃斯的业绩增速大幅放缓已是既定事实,一个数据便是明显佐证:科沃斯2021年Q1的营收同比增速为131.0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更是高达726.61%,但是科沃斯2022年Q1的营收为32.01亿元,同比增长43.90%;归母净利润为4.24亿元,同比增长27.20%,也就是说,仅仅一年后,科沃斯曾经营收和净利润的双高增速便大幅回落。

科沃斯在经营业绩上的表现也与其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相互印证,2020年4月,科沃斯的股价还在18元上下浮动;2021年7月,其股价便涨至250.31元(前复权)的最高位,公司市值最高时更是超1400亿元。不过这样的高光时刻甚为短暂,科沃斯股价很快便大幅下跌,截止7月16日收盘时,科沃斯股价报225.17元,总市值蒸发了143亿元。

2021年,科沃斯又先后遭到泰怡凯和Ever Group两大股东的减持,前者背靠着知名投资机构IDG,后者的幕后控制人是科沃斯创始人钱东奇的儿子DavidCheng Qian。大股东的减持更是加剧了市场对于科沃斯的不信任程度,使得资本加速逃离,科沃斯的股价持续下跌、市值不断缩水。

科沃斯后面之所以遭到资本的冷遇甚至抛弃,原因大体在这几个方面:其一,科沃斯的企业经营基本面撑不起此前疯狂攀升的市值,后面股价的下跌和市值的缩水属于一种正常的价值回归;其二,随着如石头科技、追觅、云鲸等后起之秀的涌现和壮大,科沃斯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虽然仍为市场老大,但科沃斯在产品和技术上并没有构建起足够深和宽的护城河,这使得其未来发展依然面临不小的挑战;其三,2021年及之后的业绩增速下滑成为直接因素。

02 披着机器人外衣的小家电企业

在科沃斯股价潮起潮落背后,隐藏的是资本对于科沃斯深层次的忧虑:科沃斯到底只是一个小家电企业,还是更趋近于一家机器人公司?

事实上,财报数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供解读的视角,科沃斯2021年的研发费用为5.49亿元,在营收中的占比为4.20%,再往前追溯,2019~2020年,这一数字还分别是5.22%和4.67%,也就是说,科沃斯近几年研发投入占比在逐年下降。

与不断吝于将钱投入在研发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科沃斯在销售上却显得颇为大方。2021年,科沃斯的销售费用高达32.37亿元,同比大增107.39%,占营收的比例为24.74%、近乎于研发投入比例的6倍。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近几年的科沃斯无疑显得有点“重营销、轻研发”,那么这种情景是否是行业普遍现象?

我们看下国际扫地机器人龙头企业iRobot是如何做的,2021年,iRobot的总营收超过了14.26亿美元,其中研发投入占比为11%。iRobot的研发费用率长期维持在10%以上,这种在研发上的持续大力投入为iRobot带来了超1500项的专利。此外,国际知名高端品牌戴森的研发投入更是常年保持在利润额的40%左右。

反观国内,iRobot的研发投入似乎也不及石头科技。财报显示,过去三年石头科技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4.59%、5.81%和7.56%,最近两年的研发费用率都超过了科沃斯。

科沃斯在产品和技术上并未构建起足够深和宽的护城河,近几年越来越趋近于“重营销、轻研发”又使得其在创新上有掉队之势。

在被誉为消费科技界的“诺贝尔奖”的CES 2022创新大奖的名单中,共有四家中国本土扫地机器人品牌入围,分别为宝乐的升降激光头AI 扫地机器人、云鲸的自动洗拖布扫地机、石头的集尘扫地机器人与TCL的集尘机器人,并无科沃斯的身影。

今年1月,科沃斯推出了T10 TURBO,其中一个卖点为搭载了Yiko AI语音助手,即宣传“可以不再通过手机APP操作,直接通过“OK YIKO”唤醒语音助手,并发出丰富的任务指令”,但放眼市场,语音控制早已不再是一个“新鲜玩意”,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第三方更是在语音交互上做到了比较成熟和完备,甚至不需要企业自己独立开发这一功能。

有意思的是,成立于上个世纪末的科沃斯并非一直是“重营销、轻研发”。据《中国企业家》报道,自2018年5月科沃斯上市之后,钱东奇便把企业交给儿子钱程打理,而科沃斯的研发投入占比正好是从2019年起才开始逐年下降的,钱程即为前文提到的在2021年大幅减持科沃斯的大股东Ever Group的幕后东家DavidCheng Qian。

03 能从预制菜中分一杯羹吗?

对于2021年在营销上的大举投入,科沃斯曾作此解释:为了宣传“添可”品牌所致。

添可的前身为TEK泰怡凯,后者于1998年便已成立,但到2018年,品牌才正式升级为TINECO添可;2020年,添可可以打造智能家族体系,拓展高端智能生活电器领域。

也是自2020年起,添可开始大力在电商和短视频平台上大力推广营销。单在淘宝上,添可合作的就包括李佳琦、薇娅、雪梨和汪涵等头部带货主播和知名主持人,添可也在各大电商平台上进行了大量的信息流广告投放。

根据短视频数据分析平台抖查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8月16日,添可共关联了1873场直播,在售达人有151位。这种营销投入侵蚀了科沃斯的盈利能力,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科沃斯的净利率为12.87%,较去年同期下滑了3.04个百分点。

受到侵蚀的不仅是科沃斯的净利率,前文已有提及,科沃斯之所以遭到资本抛弃,一大原因在于由市场竞争所导致的估值逻辑也已生变。资料显示,截止2022年5月,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线上销售额市占率38.9%,虽然依旧位居第一,但比去年降低了4.3个百分点,这更是其扫地机器人线上销售额市占率首次跌破40%。

如今,国内扫地机器人市场确实有越来越“卷”的势头,所以科沃斯开始越来越多的把目光放在了新的赛道上,如智能料理机。后者也俗称为炒菜机器人,属于懒人经济兴起下出现的一个细分赛道,预制菜是其中的一个重要一环。

预制菜曾是国内资本市场上引发不少人追逐的一个概念,但目前这一领域已变得愈发拥挤,因为种种因素的限制,还没有诞生出真正成型的巨头。此外,钱东奇宣称要打造出由智能料理机、净菜、物联网、大数据等组成的软硬件结合的平台,定义中餐的数字化、标准化规则。

雄心虽好,但若想实现也意味着科沃斯旗下的“食万”品牌要有着巨大的投入。面对从小家电到预制菜等多个行业的强劲对手,钱东奇的想法更像是一种企业发展夙愿,而非眼下可以努力实现的目标,钱东奇自己也表示“中餐数字化、标准化,不是一个企业承担得起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科沃斯想走的新赛道多少有点“虚无缥缈”,它在新赛道上喊得越响,越说明其在扫地机器人上的发展陷入颓势。如若旧业务不振,新业务不举,公司股价和市值还是会跌跌不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