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无人驾驶商业化政策持续落地,百度造车有盼头了?

李彦宏叫板特斯拉,百度造车“集度”自信。

文|派财经 罗莉

编辑|派公子

近日,市场上关于百度造车的消息此起彼伏。

8月8日,在集度首届汽车机器人生态伙伴大会上,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公开叫板称:" 就自动驾驶技术而言,集度将领先特斯拉一代。"

再往前几日,集度汽车被曝出新的融资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集度汽车目前正以约35亿美元的估值,寻求3亿到4亿美元的融资。

此前,集度汽车的一则工商变更,刚刚被外界质疑另一股东吉利在量产前夜离场。在官方公开回应之后,这一变更又被解读作是为上市,引进其他社会资本做准备。

据了解,集度汽车是2021年年初,由百度和吉利宣布共同成立的汽车品牌,而20亿元的启动资金则主要来自于百度。除了集度汽车外,另一条造车线百度无人车也有了新的动态。7月中旬,百度发布了第六代无人车Apollo RT6。

数据显示,百度每年在智能车研发上的年投入在200亿元以上。智能交通和自动驾驶成为了百度的重要烧钱项目,但反观这两个项目,严重造血不足。还要砸多少钱,等待多久才能见到回报,都是未知数。

在2022年一季度财报会上,李彦宏直言称百度现在正面临困难。困难之下,百度对造车领域的持续大手笔投入,或将加速“失血”。

01 定价30万以上的“汽车机器人”,欲速不达

两个月前,集度在元宇宙里举办了首场品牌发布会ROBODAY,正式发布了其首款汽车机器人概念车ROBO-01。

这款车型的设计上,集度首次提出了“汽车机器人”的概念。秉持着“less is more”的设计理念,集度ROBO-01消除了门把手、换挡杆以及左右拨杆等复杂的组件,对车门、车窗都进行了精简和升级,变成了无痕侧窗,主副驾驶采用了蝶翼门,后排采用了对开门设计,还取消了B柱。

但极简主义下,这款车身没有B柱,引来了争议。

所谓的B柱是指汽车前后门之间的立柱,上支顶棚,下接地板,当车辆受到来自侧面撞击时,B柱能起到对车内人员的保护作用。“没有B柱就没有支撑,在最坏的情况下,翻车会直接变大饼吧”。

但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虽然集度在平均新造车时间上超过了大部分厂商,但设计方面却无法避免地出现拼凑感。在设计方面并没有独特之处,市场对集度ROBO-01的评价普遍不高。

在集度的设计上,能同时看到哪吒、拜腾、高合、小鹏P7的身影。高合汽车果铁夫更是公开吐槽称,应该叫“嫉妒”。

ROBO-01的另一大亮点在于,可升降的激光雷达。理想汽车CEO李想也在微博质疑称,这颗雷达的升降速度是否可以规避行人碰撞。

据了解,集度即将发布的首款量产车型拥有与ROBO-01概念车90%的相似度。而集度 CEO 夏一平透露,首款集度汽车机器人量产车型的限定版,预计于 2023 年下半年正式交付;其第二款车型的外观设计将在 2022 年底的广州车展亮相,预计于 2024 年开始交付。

在智能系统搭载方面,集度将是首个搭载高通 8295 芯片的车企。目前,量产装车车型最多的是旗舰级芯片 SA8155P(简称 8155 芯片),而 8295 芯片相比 8155 芯片在 AI 算力上提升了 7.5 倍。

对于集度首款车定位和定价,李彦宏在财报会上的透露,称产品定价将在20万元左右。但在近期的媒体见面会上,集度汽车CEO夏一平给予了澄清,他表示,李彦宏原本要表达的意思是在 20 万元以上,毕竟这辆车的成本在这里摆着。

关于集度首款量产车的定位,夏一平明确将其与特斯拉Model Y对标,也有可能涉及蔚来EC6和ES6的市场。而Model Y的价格区间在30万-40万区间,而蔚来EC6、ES6的价格也均在30万之上。

可想而知,集度首款量产车的定价应当不低于30万。

02 量产前夕,吉利退出引入社会资本?

集度被曝出正在寻求融资之后,更具体的融资路径也逐渐清晰明了。

知情人士称,在A轮融资中,集度汽车寻求约20亿美元的估值。A轮融资完成后,集度汽车加快了研发与量产进程,量产车型计划于2023年上市。该知情人士还称,与外部投资者的讨论尚处于初期阶段,集度汽车的估值和拟融资规模等细节,将来仍可能发生变化。对此,百度、吉利和集度汽车的代表尚未发表评论。

6月30日,集度汽车在香港成立了控股公司,以控制位于中国大陆境内的两家实体公司——北京集度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同日,集度汽车也传出了将转红筹架构,为下一步资本运作做准备的消息。

红筹架构是中国大陆境内公司为避免外商投资及股权流通性等审批限制的一种上市手段,通过在境外设立离岸公司,然后将境内公司的资产注入或转移至境外公司,以实现境外控股公司在海外上市融资目的。

对造车新势力群体而言,登陆资本市场是普遍诉求,作为新势力之一的集度也是如此。

百度是最早入局无人驾驶的大厂,早在2013年百度就开始布局无人驾驶,在技术和落地上走了不少弯路,至今仍未实现规模商业化。

在无人驾驶技术上探索十年之后,百度才落地了第一个产物,集度汽车的量产搭载着百度无人驾驶技术和智能座舱技术大规模市场推广的使命。

集度汽车成立之初,市场普遍是看好的。百度作为互联网头部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深厚积累,吉利是颇具实力的民营汽车品牌之一,在汽车制造领域经验丰富,二者形成了高度互补。

集度汽车成立于2021年1月11日,由百度与吉利控股集团合资,双方分别持股55%、45%。

百度的优势在于,拥有自动驾驶、智能座舱、高精地图、车路协同万物互联的技术积累;吉利的优势在于具备造车的落地方案,包括浩瀚造车技术平台,还有规模化的采购、标准化的生产体系。

不过二者合作看似强强联合,在外界看来吉利的存在感并不强,更像是百度借壳造车。一些线下在体验过的用户表示“在集度ROBO- 01上,看不到吉利的影子”。

集度汽车以“快”著称,在吉利的加持下,在技术上探索了十年之久的百度,仅用时15个月,就完成了概念车落地。

然而在量产前夕,却传出了吉利推出的消息。6月底,一则吉利控股关联企业退出集度股东行业的消息引起行业关注,与此同时,集度高管层中原有的吉利相关人员也纷纷卸任。对此,官方给出的回应是,百度与吉利的持股比例不会变化,吉利会安排新的主体接入集度。

8月8日,在集度首届汽车机器人生态伙伴的大会上,李彦宏在视频中提到,他对于智能汽车的判断是,电动化是中场,智能化是终局。

对于“智能化”一说,吉利是不待见的,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曾公开表达过:“互联网企业造车,往往是先有概念,然后开发操作系统,再加上代工厂的硬件。把造车这件事想得太过简单。”

在该工商变更不久后,吉利对外宣布了收购魅族手机的消息,李书福称,“要通过布局手机业务实现车机协同”。这一动作,再次引起了外界关于百度和吉利“分手”的猜想。

经派财经查看,截至发稿,天眼查APP数据显示,集度汽车的股权100%掌握在百度手中。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集度将引入社会资本已成定局。此前,夏一平在接受《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在第一款车落地之后,基本上会是每1年至1.5年推出一款车型,预估五年内会投入500亿元人民币左右,且会有社会资本加入。

03 无人驾驶商业化,喜中带忧

一直以来,百度醉心于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但这套百度全栈的自动驾驶技术并没有在首款商业化量产车型集度上使用。

据了解,集度汽车使用的是基于Apollo的核心能力进行二次深度开发的技术,这也透露了百度自动驾驶技术的尴尬境地,由于技术上还存在一些难以解决的极端Corner Case(长尾场景),自家量产车辆尚且无法适配,至今也没有车企愿意大规模投入。

毋庸置疑,百度在无人驾驶技术上的积累是具有绝对优势的。当各新能源厂商们还处在PPT造车阶段时,百度的无人驾驶试验车早已驶进了北京五环。但却受限于落地政策和技术适配性的难题,一直难以完成大规模商业化落地。

2019年开始,百度就先后和一汽红旗、北汽极狐两大车企合作生产自动驾驶无人车。2021年6月,百度首次披露了第五代Apollo Moon的成本价48万元。

一年后,在2022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正式发布了百度第六代无人车Apollo RT6,成本价仅25万元。这款无人车为百度自主研发,支持有方向盘、无方向盘两种模式,较一年前与北汽极狐汽车合作的第五代车型压缩了一半。

李彦宏在会上提到,百度把自动驾驶汽车的成本,降低至业界的十分之一,相当于一辆普通新能源汽车的价格。而无人驾驶汽车成本的大幅下降,意味着百度可以部署上万辆这样的车在全国各地。 未来打无人车,要比现在打车便宜一半。

“比现在打车便宜一半”的优势,主要体现在运营成本的降低。百度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云鹏曾向媒体算了一笔账,按照5年运营周期计算,以一线城市为例,不算车辆费用,网约车司机月成本为8000;而Apollo RT6最大的优势是没有司机,单车25万每月的成本仅为4100元左右。运营成本降低,相应的百姓用车成本也会下降。

打开萝卜快跑小程序,派财经观察到,在北京地区目前其已在亦庄开发区、中关村软件园、石景山首钢园区、通州、稻香湖景区等开启运营。

不过根据乘坐过无人驾驶车辆的用户反馈,大部分无人驾驶车还是配备有安全员的。今年4月,百度和小马智行在北京获得了无需安全员的无人驾驶许可证,但北京的许可证仍要求他们在乘客座位上配备安全员。

有安全员存在的Robotaxi运营成本不低,王云鹏表示,目前大部分测试车辆本身的购置成本也很高,但从3代车开始,到4代、5代产品可以看到成本曲线呈现了非常陡峭的下降趋势。

目前无人驾驶出租车仅支持在固定点位上、下车,而无法像网约车或出租车自定义地点。据百度介绍称,在北京市已有300个点位,且还在增加中。

一个政策利好的迹象是,中国无人驾驶商业化的政策在不断放开。

近日中国无人驾驶商业化进入了里程碑式发展。8月8日,百度公司宣布已获得在重庆和武汉两个城市的开放道路载人运营全自动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服务许可,无人驾驶车辆首次可以在国内进行对外服务并收取费用。首批收费的Robotaxi在每个城市各投放5辆,为白天运行(上午9点至下午5点)。

更早一些,7月20日北京正式开放国内首个无人化出行服务商业化点,萝卜快跑首批25辆无人化车辆获准开展常态化付费出行服务。

但对于无人驾驶的C端使用场景,由于国内尚且不允许无方向盘汽车上路驾驶,因此目前仍旧无法落地。

萝卜快跑官网显示,截止2022年7月,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累计订单量100+万。计划至2023年底将萝卜快跑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开放至30个城市,部署至少3000辆自动驾驶汽车,为3000万用户提供服务。

根据规划,Apollo RT6将于2023年率先在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平台“萝卜快跑”上投入使用。

当前,业内共识是L4以上自动驾驶技术在全球都还不成熟,包括特斯拉、Waymo等都还在发展阶段。无人驾驶车的商业化仍然需要时间验证。

对于Apollo RT6的量产,传统重资产模式的造车程序并不擅长,但百度暂时还没明确由谁代工,不过现有AI技术和工程制造的结合能力将会是其面临的最大难题。

从往年财报来看,智能交通和自动驾驶研发占据了百度最大的费用支出,百度每年花在研发方面的费用高达200多亿元。光是2022年一季度,百度就砸了51.34亿元,这已经是连续六个季度占百度核心收入比例超过20%。

另据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百度营收284.11亿元,核心营收主要来自于百度智能云业务和百度APP,亏损达到8.85亿元。财报发布后,李彦宏在内部信表示,“必须充分认识到现实情况的困难。”

一季度遭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百度的第一增长曲线广告收入同比下滑4%,至158亿元;非广告收入为57亿元,同比增长35%,这一增长比例相较于上一季度的63%,增速有所下滑。

在核心业务营收放缓,技术研发投入持续扩大的大背景下,百度造车亟待“外部”输血。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