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富豪艾路明被深交所公开谴责,一手打造的当代系陷入债务危机

大举扩张后,当代系负债激增,被迫开启“卖卖卖”模式。

文|雷达财经鸿途  吴艳蕊

编辑|深海

8月8日,深交所对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三特索道资金进行公开谴责并通报批评。三特索道实控人艾路明及相关责任人员遭公开谴责的处分。

艾路明靠提取尿液里的尿激酶发家,此后逐渐发展成为布局医药、地产、旅游、文化、教育、金融等多个领域的公司。然而,大举扩张后,当代系负债激增,被迫开启“卖卖卖”模式。

为了挽救危机,已退居幕后的艾路明再度出山,但目前当代系仍未摆脱危机。

控股股东非法占用资金遭处罚

资料显示,三特索道成立于1989年,主营业务是以风景区客运索道运输服务为主,辅以旅游景区经营、景观房地产开发及景区酒店业务。公司的主要产品为索道运营、景区门票、酒店餐饮、旅行社、景区观光车、温泉业务。

公司在旅游客运索道拥有数量、设备的种型及技术创新等方面居全国同行业前列。公司先后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建设、经营了20多个索道和景区项目,包括陕西华山索道、浙江千岛湖索道、贵州梵净山景区、海南猴岛景区等一批优质项目。

在三特索道历年收入构成中,索道营收稳定在六成以上。索道营收的毛利率同样高于公园门票销售、酒店餐饮、温泉业务、景区观光旅游车等业务。按地区分类中,贵州的营收构成一直高于其他省份。

8月8日,深交所对三特索道及相关当事人进行公开谴责并通报批评。

经查明,2019年1月起,三特索道控股股东关联方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科技”)多次要求三特索道及全资子公司海南三特索道有限公司向其指定的第三方提供借款。三特索道出借的资金最终流向当代科技,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发生额约42.02亿元,日最高占用余额约5.05亿元。前述占用资金已于2022年4月24日归还公司。

三特索道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修订)》第1.4条和《上市公司自律监管指引第1号——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第1.2条、第5.4条的规定。

此外三特索道实控人艾路明,控股股东关联方当代科技,公司董事长、时任总经理张泉,时任董事长卢胜,总经理王栎栎,财务总监张云韵,均违反了相关规定,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重要责任。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及情节,深交所依据相关规定作出处分决定。一、对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二、对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艾路明,控股股东关联方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三、对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时任总经理张泉,时任董事长卢胜,总经理王栎栎,财务总监张云韵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三特索道在2021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详细说明了此次资金占用过程。

2019年共有6家公司占用了三特索道的资金,累计占用总金额14.2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48.12%;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金额为3.1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32.79%;期末资金占用余额为0元。

2020年度有2家公司,公司1两笔资金占用时间分别为2020年1月和2020年8月至12月,公司2占用时间为2020年8月。当年累计占用总金额3.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34.72%;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金额为1.50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4.07%;期末资金占用余额为0元。

2021年共计4家公司发生资金占用,约定利率从此前的7.5%降至6.0%。当年累计占用总金额19.0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31.71%;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金额为5.0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34.93%;期末资金占用余额为500万元。

2022年1至4月,仅一笔占用资金,累计占用总金额5.0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41.35%;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金额为5.0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41.35%。

一度建立庞大资本帝国

截至2022年3月29日,公司实控人艾路明持有三特索道11.66%的股份。

天眼查资料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武汉当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建设”)及其关联方当代科技最终受益人均为艾路明。

三特索道只是艾路明资本版图中的一角,其所持有的“当代系”涵盖医药、旅游、金融、文化体育等多个领域。天眼查资料显示,艾路明目前在8家公司担任股东,其中一家已注销;艾路明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达414家。

2020年,艾路明以10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第594位。

雷达财经注意到,1988年艾路明和自己的6名研究生同学一起创立了“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凭借从尿液中提出尿激酶并出口日本,公司规模不断扩大。

1992年,公司更名为武汉市当代科技发展总公司,并于次年发起设立武汉当代高科技产业股份公司。

1995年,当代集团以武汉市洪山区新洪村为帮扶对象,探索新农村建设模式;艾路明本人在新洪村担任了16年村长,将新洪村村民平均收入翻了5倍。同年,当代集团成立当代地产,投资房地产领域。

1996年当代集团兼并武汉扬子江生物化学制药厂,完成首次并购项目;并于次年登陆上交所成为湖北省第一家上市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即为现在的人福医药。1998年,人福医药参股成立了杰士邦(武汉)卫生用品公司。艾路明曾对外宣称,“全球有一半的避孕套是我卖出来的,我的避孕套在中国做到了第一。”

目前,当代集团的旗下公司中,除人福医药和三特索道外。当代地产曾荣膺中国房地产品牌企业50强,目前已开发项目20余处,已开发建筑面积约500万平方米,待开发建筑面积约280万平方米。当代教育的业务覆盖国内13省(直辖市)27市,涵盖早幼教、K12教育、高等教育以及素质教育。2012年成立的天盈投资拥有综合金融服务和股权投资业务,当代国际为当代集团在香港设立的离岸投资管理和业务拓展中心。

除去上述官网提及的公司,人福医药还曾拥有汉口银行、华泰保险、众邦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股权。

2018年10月,天风证券登陆上交所。表面上,天风证券第一大股东为湖北国资委,持股12.29%。股权穿透后,当代集团才是合计持股18.18%的实控人。此后,天风证券也一度成为当代系资本运作平台。

公司出现债务危机,实控人再次出山

然而,大手笔扩张的背后,当代系负债激增。

为了获取资金,当代系还将手伸向了人福医药。

今年4月28日,人福医药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情况及整改情况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2019年,当代科技向人福医药借款1亿元;2020年起,当代科技通过第三方企业每季度期初借款、期末偿还的方式,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金额达13.73亿元;2021年最高时点资金占用高达22.33亿元。今年仅前4月,当代科技对人福医药的资金占用金额最高达22.92亿元。

今年以来,人福医药多次公告,股东当代系股权被冻结。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当代系开启“卖卖卖”。

2021年7月,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获得了上市公司当代文体的实控权。

2021年11月,人福医药以10.26亿元出售了华泰保险2.5247%的股份。同期,天风证券子公司以18.08亿元出售了华泰保险4.45%的股权。

2022年3月,当代集团所持有的人福医药105.86万股和三特索道8.13万股,因当代科技在中信证券信用担保户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强制平仓,发生被动减持。

天风证券的股份同样遭到当代集团的清仓式减持。2022年2月,三特索道计划出售天风证券股份不超过2848.99万股。同年4月初,天风证券第二大股东人福医药计划以21.24亿元的价格,向湖北宏泰集团转让全部7.85%持股。

目前,已有多个当代系债券出现违约,部分发行主体公司已被纳入被执行人。

除出售资产外,2022年3月24日,艾路明重新出山,再次成为当代集团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艾路明能否带领当代系走出困境?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