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辉”成往事:“最年轻富豪”26亿元股份摆上货架,恺英网络要换老板?

原实控人股权,即将被拍卖殆尽。

文 | 野马财经 张凯旌

编辑丨蔡真

“我系渣渣辉(张家辉),是兄弟就来砍我。”这句广告词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但其背后的页游贪玩蓝月已经逐渐淡出了玩家们的视野。而这款游戏的开发商恺英网络(002517.SZ),也到了实控人变更的历史节点。

8月3日,恺英网络公告称,控股股东王悦持有的约2.5亿股股票将于9月6日10时至9月7日10时在阿里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如果再算上另一起股权拍卖,王悦目前被裁定司法拍卖的股份合计将达4.4亿股。若股票均拍卖成功,则王悦的持股数将仅剩1925股,其也将完全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4日,恺英网络股价报收5.9元,单日微涨0.17%。目前公司市值127亿元,据此计算,王悦手中即将被拍卖的4.4亿股的价值约为25.98亿元。

昔日的胡润“白手起家中国最年轻富豪”,如今却即将失去对自己最重要的一部分资产。与之相对的是,曾因王悦等人操纵证券市场被卷入超80亿元诉讼纠纷的恺英网络,业绩已经逐渐回暖。

这会是双方的终局吗?

王悦现“清仓式”被动减持,将彻底告别上市公司?

事实上,早在7月6日,恺英网络就公告了王悦所持股份被裁定拍卖,并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消息。

根据上海金融法院对王悦出具的《执行裁定书》,其在关于兴证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光大兴陇信托、中信建投证券和上海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件中,因未履行相关义务被裁定司法拍卖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拍卖的股份累计占恺英网络总股本的11.72%。

不过,这并非需要拍卖的全部。更早之前恺英网络发布的公告显示,王悦在关于兴业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的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件中,同样因未履行相关义务被裁定司法拍卖恺英网络股份。被拍卖部分合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74%。

据此计算,王悦目前总计被裁定司法拍卖的股份约为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46%。而截至5月31日,王悦在恺英网络的持股比例即为20.46%。

这意味着,如果上述拍卖全部成功,则王悦在恺英网络的持股数量将骤降至1925股,几乎实现了被动清仓。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新的公告中,恺英网络披露了其中约2.5亿股的具体司法拍卖时间,为9月6日10时至9月7日10时。

阿里拍卖显示,这批股权均已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将分5组拍卖,其中股份最少的组别包含2544.84万股,起拍价1.49亿元;股份最多的组别包含6250万股,起拍价3.65亿元。目前的起拍价仅为展示价格,具体价格将根据拍卖日前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价计算得出。

来源:阿里拍卖

除此之外,8月13日王悦持有的6480万股恺英网络股份也将在阿里拍卖平台公开拍卖。结合公告,该股权系上述王悦在与国泰君安的纠纷案件中,被申请司法拍卖的部分。

大笔股权遭到拍卖,最直接的原因是为清偿高额债务。

工商资料显示,王悦目前涉及163条风险信息,其中包括6次成为被执行人的记录,累计被执行金额高达12.13亿元;其还身背14个限消令、所持股权被上海市金融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累计冻结14次;并在3起终本案件中有3.26亿元金额未履行。

虽然恺英网络方面表示,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日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但王悦的“接班”人选,还是吸引了市场的不少目光。

从2021年年报的情况来看,恺英网络目前在王悦之下的第二大股东是公司董事长金锋,持股比例9.79%,第三大股东则是金锋的同乡金丹良,持股比例3.91%。

野马财经注意到,2019年的年报中,金锋尚不在恺英网络的十大股东之列,但近两年其已通过一系列的增持,包括今年5月斥资逾1亿元,在阿里拍卖上以每股4.9元的最高应价,成功竞得王悦持有的恺英网络2124万股股票,一步步将自己的持股比例提升至目前的10.77%。

大笔股权迭遭拍卖牵出内幕交易案

金锋的增持与王悦的减持,均与2019年东窗事发的证券市场操纵案有关。

王悦是母校长安大学校报上的知名人物,早在大学时期就展露出了互联网创业者的特质,但真正令其声名鹊起,财富值实现跃迁的身份,还是游戏公司恺英网络的创始人。

背靠腾讯开放平台,恺英网络做出的《捕鱼大亨》《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等游戏获得了显著的流量优势,并成功为公司吸引了资本的目光,恺英网络最终得以在2015年借壳泰亚股份完成上市。彼时其高达63亿元的估值,一度刷新了手游行业的并购估值纪录。

2016年3月,王悦凭借66亿元身家,与滴滴创始人程维、游族创始人林奇、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等一同迈入了当年胡润全球富豪榜“80后”白手起家的十亿美金富豪之列,其中王悦和程维同以32岁成为了中国入选该榜单最年轻的两位富豪。

但多年后王悦锒铛入狱的伏笔,也就此埋下。

上市时,恺英网络签下了一份对赌协议,承诺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和7亿元,而公司在2013、2014年的净利润仅为3392.07万元和6254.12万元,距离对赌要求还有相当的差距。

为了给业绩增色,恺英网络开始了大手笔的并购,而《蓝月传奇》也正是此时被纳入公司麾下。

来源:《蓝月传奇》官网

2016年6月,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和”)20%的股权,后者以开发《蓝月传奇》游戏而在业内闻名。而金锋则是浙江盛和的大股东,并于2018年升任总裁兼CEO。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6年5月31日,浙江盛和净资产仅有4904.17万元,但恺英网络和子公司上海恺英却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以总计约2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浙江盛和71%的股权。

据报道,《蓝月传奇》在测试阶段就突破了六千万流水,仅十月单月的流水就突破两亿,2016年全年流水十亿以上。

表面上来看,这正是恺英网络不惜斥巨资也要拿下浙江盛和的原因所在,但后来的调查显示,这起并购案只是王悦为“市值管理”所释放的利好消息之一。2017年7月恺英网络放出跟进收购浙江盛和51%股权消息后的5个月内,公司股价涨幅一度接近60%。

而在收购浙江盛和时签下业绩对赌协议和股票购买承诺的操作,同样也出现在了后续恺英网络对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九翎”)的收购上。

2018年,恺英网络以10.64亿元收购了浙江九翎70%股权,后者亦与传奇IP有着紧密关联。当年4月,传奇IP曾签署《授权证明书》,授权浙江九翎发行和运营其所开发的HTML5移动游戏“龙城战歌”。

不同于浙江盛和,对浙江九翎的收购不仅没能提振恺英网络的股价,还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诉讼赔偿金压力。2018年底,传奇IP以“浙江九翎未按照约定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和一次性奖励金等”为由提起仲裁。截至2019年12月底,传奇IP的索赔金额已达76.62亿元。

2019年,王悦的资本游戏走到了尽头,其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刑拘,并在次年获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0万元。

据《上海证券报》,恺英网络系列案件的核心,是一场由王悦牵头,通过上市公司发布虚假信息、对外投资等手段,以实现操纵市场、拉抬股价、坐庄股票的资本运作。而金锋正是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的实控人,也是王悦资本运作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不过,就在王悦锒铛入狱的同时,金锋已经于2019年底被取保候审,并在2020年收到了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不起诉决定书》。

同样是2020年,金锋开始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不断增持恺英网络股份,其持股比例也一路从2020年一季报中的0.23%增长至目前的10.77%。金锋还于2019年升任恺英网络的董事长,并一直履职至今。

业绩呈复苏迹象,恺英网络还能东山再起吗?

王悦等人连续的资本运作,一度掏空了恺英网络。2019年,公司净利润为-18.39亿元,同比下降640.31%。

公司巨亏的窘境与前述浙江九翎涉及的传奇IP纠纷案有关,其涉案金额超80亿元。2020年,恺英网络将浙江九翎1元“贱卖”给周瑜后,公司业绩出现好转。

2020年,恺英网络实现净利润2.43亿元,同比扭亏;2021年,公司营收同比增53.92%,净利润同比增248.12%;而公司最新发布的2022年中期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4.7亿元-6.5亿元,同比增长69.63%-134.6%。

不过,从营收构成上来看,现在的恺英网络与上市之初已经判若两人。

2016年时,移动网络游戏和网页网络游戏为恺英网络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是43.22%、39.60%,同时公司还有9.87%的营收来源于游戏分发,7.31%营收来源于其他应用产品的分发;至2021年,移动游戏为公司带来的收入占比已提升至94.63%,仅5.37%的收入来自网页游戏,再无其他收入来源。

这意味着,恺英网络几乎已经完全变为了一家手游公司。

此外,恺英网络还“蹭上”了近期火热的元宇宙概念,其子公司上海恺英投资的乐相科技有限公司是VR硬件厂商,旗下品牌为中国VR 50强企业大朋VR。

不过,即使业绩回暖,恺英网络距离自己的巅峰时期也尚存差距,且公司股价目前仍在低位徘徊,较历史高点跌去七成有余。

在游戏行业格局加速分化,精品内容愈发成为核心竞争力的当下,恺英网络的研发费用在业内也不算突出。

以2021年为例,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等“大厂”的研发费用均在20亿元左右,而冰川网络、巨人网络和掌趣科技的研发投入占营收比则均在30%以上。与之相比,恺英网络3.39亿元的研发费用,以及不足15%的研发占比让公司存在一定的“掉队”风险。

王悦的股份将由谁“接盘”?金锋的领导下,恺英网络的股价能重回高峰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