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隆食品备战IPO:欠缴部分员工社保公积金,市占率下滑

沃隆食品前景并非一片光明。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消费者熟知的“每日坚果”开创者沃隆食品,正在冲刺A股上市。

早在2015年,青岛沃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沃隆食品”)在行业里率先推出混合类“每日坚果”这一新品类,该系列拓展了坚果消费场景,让沃隆在3年时间里将销售额从几千万突破至10亿,做到混合类坚果第一。

然而,好景不长,随后洽洽、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等零食品牌扎堆推出各自的“每日坚果”品类。行业混战的结果是,沃隆食品每日坚果的销量下滑明显,营收规模和市场份额均出现萎缩之势。

在此背景下,沃隆食品开始谋求上市。但在此背后,还有一些点值得关注。比如公司两位前发起人在沃隆食品筹备上市前,出人意料的将股份转让给了另一位创始人杨国庆,让沃隆食品变成了一个家族企业,而招股书并未提及原因。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沃隆食品存在未为部分员工承担社会保障费用和住房公积金费用的情形。此外,公司产品相关的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假冒产品横行,也让沃隆食品发展蒙上阴影。

筹备上市前两股东退出

在自己创业前,杨国庆已经是一位成功的职业经理人。

资料显示,杨国庆是学食品专业出身,此后也一直在食品行业工作。据青岛日报,他28岁就出任青岛市奶业总公司(琴牌乳业前身)工厂厂长,在烟台欣和当过职业经理人。

2007年,杨国庆进入坚果行业。2012年开始涉足外贸行业,成立以坚果与进口贸易为主的“沃隆”。

到了2015年,沃隆推出新品类“每日坚果”。据招股书,2016年5月,杨国庆、黄绪锋、张立业三人分别认缴出资 325万元、100万元、75万元,青岛沃隆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沃隆有限”)成立。

据此计算,沃隆有限成立时,杨国庆、黄绪锋、张立业持股比例依次为65%、20%、15%。

2017年5月份,沃隆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1000万,杨国庆、黄绪锋、张立业按原持股比例分别认缴325万元、100万元、75万元,增资后三人持股比例不变。

2018年5月份,沃隆有限引入员工持股平台沃隆达资产,增资后沃隆有限的股权结构杨国庆持股61.08%、黄绪锋持股18.80%、张立业持股14.10%、沃隆达资产持股6.02%。

紧接着,2019年2月份,沃隆有限第一次股权转让,黄绪锋与杨国庆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黄绪锋将其所持沃隆有限的 18.80%股权转让给杨国庆。

2020年10月,沃隆有限第二次股权转让,张立业与杨国庆签署《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张立业将其所持沃隆有限的 14.10%股权转让给杨国庆。

至此,沃隆有限的股权结构变为杨国庆持股93.98%,沃隆达资产持股6.02%。随着黄绪锋、张立业先后出局,两人在公司的职务也被免除,招股书并未给出上述股份转让的原因。

要知道此时沃隆离上市并不远。2021年6月,沃隆有限完成第三次股权转让,并于同年10月完成股份制改制。2021年12月,沃隆食品官宣将由中信证券辅导为上市做准备。

而在上述第三次股权转让时,沃隆有限一次引入隆璟达投资、沃隆控股、杨丹、杨靖和杨国荣5个新股东,形成一个家族持股系统。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杨丹、杨靖、杨国荣三人的受让价格。

其中,隆璟达投资同样为员工持股平台,杨国庆在隆璟达中以有限合伙人(LP)身份持有50.78%的份额;沃隆控股则由杨国庆与其子杨仕语共同持有;杨靖、杨丹是杨国庆的姐姐,杨国荣是杨国庆的弟弟。

杨国庆作为现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通过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沃隆食品89.10%的股份。招股后,杨国庆的持股比例下降到67.1%,依然一股独大。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多家媒体曾报道,2018年8月,沃隆食品召开2018年战略合作发布会,会上宣布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战略合作,并获得数亿元的投资。

会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郭振炜表示,红杉中国看好坚果行业向上的发展态势,也对沃隆的企业实力和优质产品表示认可,决心投资数亿元,与沃隆共同打造坚果领域领导品牌。

但在向上交所递交的招股书中,红杉投资却不见踪影,公司也未披露任何一起外部融资事件,这多少让外界感到有些蹊跷。

市场份额掉落至第3位

在“每日坚果”这类混装小包装出现之前,坚果还属于季节性产品,在节假日这样的旺季销售较好,一旦卖不完进入淡季,有存货的商家就会亏损。

一次和外国朋友聊天时,杨国庆得知国外消费者都是吃去壳的果仁,这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2015年4月份,深受坚果礼盒滞销之痛的杨国庆,通过改变包装的形式推出了一个叫“每日坚果”的新品类,这种方便的小包装加上健康的复合类坚果,深受一二线都市白领喜欢,迅速成为爆款。

凭借品类创新,沃隆食品跨入快速发展期。2016年4月 沃隆天猫旗舰店上线,开业仅6天销售额突破85万元,被称为行业“黑马”。

2016年,沃隆“每日坚果”同时入驻京东、1号店、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全年销量累计超过2亿袋。2017年,沃隆销售额突破10亿元,开始销往海外市场。

混合坚果这一单品,也成为了沃隆食品的营收支柱。在公司目前五大类产品,即混合坚果、单品坚果、每日果干、烘焙食品和礼盒系列中,2019年-2021年,混合坚果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92.14%、85.73%、75.74%。

不过,混合坚果虽然很富创新性,但除了包装不一样,并没有技术护城河。由于可复制性强,混合坚果类产品也被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竞争对手快速复制。有媒体报道称,“每日坚果”相关品牌仅在京东平台就有300余个。

众多品牌出现,沃隆食品的先发优势不在。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主力产品混合坚果,2020年销售营收7.53亿元,同比下滑29.5%;2021年营收为8.3亿元,虽实现10.2%的增长,但仍未追上2019年的10.68亿元。

随着销售下滑,沃隆食品在混合坚果行业的市场份额也被蚕食。前瞻产业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近年我国混合坚果行业整体保持较快增长的态势;2020年混合坚果行业市场规模约为99亿元,同比增长21%;2021年混合坚果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15亿元,同比增长16%。

调研显示,2019年,沃隆食品在混合坚果行业的市场份额达到13.0%,位居行业第一。但在2019年至2021年,沃隆食品在混合坚果行业市场的平均市场份额下滑至9.3%。2021年,沃隆在混合坚果市场的市占率仅为7.2%,位居第三位。

业内分析,除了竞争的因素,销售渠道不及对手,成为沃隆食品后劲不足的的另一个原因,这也导致其规模远落后于已上市的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

比如,电商渠道起家的三只松鼠线上优势相当明显,良品铺子则在线下拥有超过3000家门店,而沃隆食品还是靠线下经销商销售为主。

反映在营收规模上,沃隆食品在2019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11.65亿元、8.89亿元、11.08亿元,同期净利润为1.31亿元、0.89亿元、1.2亿元。

以2021年营收为基准,当年沃隆食品总营收为11.08亿元,洽洽食品总营收为59.85亿元,三只松鼠总营收为97.7亿元,良品铺子为93.24亿元。

此外,沃隆食品的研发投入也十分有限。2019年至2021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37.63万元、157.61万元和188.4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0.03%、0.18%和0.17%,远低于同行平均水平。

不过在生产模式上,沃隆食品也有自己的优势。跟三只松鼠、百草味等休闲零食厂商委托加工不同,沃隆食品采用自生产为主、委托加工为辅的生产模式。

自建加工厂让沃隆在毛利率上保持了一定优势,最近两年公司整体毛利率保持在37%以上,约高出同期行业平均毛利率3个百分点。

存在未缴纳社保的情形

梳理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沃隆食品存在未为少量员工缴纳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的情况。

根据披露,截至报告期内各期末,沃隆食品的员工数量分别为981人、718人和735人,其中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25人、539人和653人,实缴人数占应缴人数的33.13%、75.07%和88.84%。

在住房公积金方面,沃隆食品的缴纳比例更低,报告期内缴纳人数分别为295人、528人和633人,实缴人数占应缴人数的30.07%、73.54%和86.12%。

沃隆食品将未缴纳情形归结未:退休返聘员工无需缴纳;新员工入职尚未办理完成缴纳手续;已在其他单位缴纳而无法重复缴纳;个人已自行缴纳而无法重复缴纳;部分员工自愿放弃缴纳。

据我国《劳动法》相关规定,社会保险属于国家强制性保险险种,单位为员工缴纳社保是法定的义务,无论劳动者是否声明放弃缴纳。

有媒体指出,沃隆给出的几种情形中,除退休返聘人员无需缴纳社保外,其他原因均不合理。

对于消费者而言,食品安全是放在第一位的。但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不少投诉涉及沃隆食品的产品中有异物、变质有异味等情形,甚至有消费者表示在淘宝等平台购买的沃隆坚果吃出虫子等。

除了因食品安全问题被消费者投诉,沃隆食品的每日坚果也深受假冒产品的困扰。2020年多家媒体曾报道,不少消费者买到假冒的沃隆坚果,最终警方查获的货值从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

假冒产品品质难有保障,如果大量销售很容易伤害消费者对沃隆品牌的好感。

招股书也坦言,如果公司品牌和产品被大量仿冒,不仅会侵占公司的部分市场份额,影响公司业绩,更可能会对部分消费者产生误导,进而对公司的品牌形象、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作为最早开发出“每日坚果”的品牌,沃隆食品成功吃到混合坚果品类的红利,但随着竞争变得激烈,先发优势逐渐丧失后至今尚未挖掘出新的增长点。

在此局面下,试图走向资本市场的沃隆食品能否打动投资者?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