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药控股面临大考:披星戴帽、贷款逾期、被立案调查

7月27日,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文|雷达财经  吴艳蕊

编辑|深海

近期,吉药控股利空不断。

今年6月底,公司的2021年年报姗姗来迟,公司2021年亏损4.51亿元。至此,公司已连续三年亏损,合计亏损金额超26亿。此外,吉药控股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年度审计机构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2021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因触发相关规定,公司自2022年6月30日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吉药控股”变更为“*ST吉药”。

公司的麻烦不仅于此,截至2022年7月15日,吉药控股及公司子公司部分债务逾期金额已达17.22亿元。

7月27日,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披星戴帽、贷款逾期

据规定,上市公司年报披露截至日期为第二年的4月30日,吉药控股以吉林省疫情为由,称无法按时披露年报。在4月30日的延期披露公告中称,公司预计将在2022年6月30日前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

2022年6月29日,吉药控股公布了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并于同时公布了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

吉药控股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年度审计机构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2021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均为负值,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上述三种情形,每条均可依据相关规则将公司股票实施退市风险预警。

吉药控股的股票简称由“吉药控股”变更为“*ST吉药”,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限制为20%。

次日,吉药控股发布了年报的更正公告,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本年度公司财务报告的审计意见由“带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段落的无保留意见”更正为“无法表示意见”。

7月22日,深交所对吉药控股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吉药控股对其相关诉讼进展、债务纠纷情况、经营现金流、对外担保、持续经营能力等问题进行说明。另有公司的应收账款与计提坏账准备等问题、对存货的会计处理和详情、孙公司暂停营业形成闲置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相关问题、子公司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公司与合作商是否构成虚假销售和利益输送、研发费用异常、相关人员业绩承诺等问题。

公司面临的麻烦不仅于此。截至2022年7月15日,吉药控股及公司子公司部分债务逾期金额已达17.22亿元,涉及到了22家金融机构。

7月27日,吉药控股收到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实控人股份接近100%质押

面对如此困境,有投资者在互动问答平台中询问,公司是否拥有重组计划或破产重整。为此,吉药控股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和新一届的管理层正在尽最大努力积极寻求、讨论和研究解决公司困境的相关方案。后续如有进展,公司将会第一时间进行披露。

查询吉药控股此前的资产重组公告,公司近期曾终止了一次重大资产出售计划。

2021年9月,吉药控股与吉林省百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利医药”)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公司筹划将持有的金宝药业股份转让给百利医药。

截至2022年5月10日的进展公告,吉药控股称本次重大资产出售有关事项仍在推进中,相关中介机构仍在开展尽职调查、审计、文件编制等各项工作。同时,本次交易事项尚处于筹划阶段,交易方案尚需论证和沟通协商,且需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必要的决策或审批程序。

公告最后提及,此次交易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2022年5月18日,吉药控股称,公司与百利医药签署了《终止协议》,终止筹划重大资产出售事宜。

回复中提及的公司实控人和新一届的管理层则与终止重大资产出售发生在同期。

2021年3月,吉药控股实际控制人卢忠奎及其一致行动人黄克凤通过“协议转让+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公司控制权转让于吉林省本草汇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本草汇医药”)。

2022年1月,公司曾披露卢忠奎、本草汇医药之间存在纠纷,卢忠奎向本草汇医药发出函件决定解除表决权委托及一致行动关系。

2022年5月16日,双方签署了《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及终止一致行动人关系的协议》,各方经友好协商决定终止执行《表决权委托协议》及《一致行动协议》,卢忠奎及黄克凤恢复对上市公司表决权。本协议签署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卢忠奎及黄克凤,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卢忠奎及黄克凤。

随后,吉药控股召开了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通过了新的领导层。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司今年2月披露,公司实控人卢忠奎及黄克凤所持股份质押比例分别为99.83%和99.93%。

有行业人士认为,在实控人如此高比例质押的情况下,吉药控股难获得实控人援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