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联合丽格美容医院热玛吉项目致用户面部烫伤:曾获新氧网战略融资,患者与医院沟通五次未果

“我说脸很疼,医生并未在意,说‘别动’,甚至不予理睬,并且仪器仍然停留在原来的位置打转,不怎么变换位置,直到发觉我被烫伤后,医生才开始和我聊天安抚我。”周女士讲述了她在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做热玛吉项目的过程。

“我说脸很疼,医生并未在意,说‘别动’,甚至不予理睬,并且仪器仍然停留在原来的位置打转,不怎么变换位置,直到发觉我被烫伤后,医生才开始和我聊天安抚我。”周女士讲述了她在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北京联合丽格”)做热玛吉项目的过程。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联合丽格仅成立不到4年时间,2017年曾拿到新氧网的战略融资。

记者咨询北京联合丽格客服,对方表示,其热玛吉产品具备相关资质,但周女士表示,北京联合丽格的医生并未向其展示热玛吉仪器的防伪码。此外,周女士质疑其主治医生操作热玛吉仪器存在违规行为,医生宣称有20余年从业经验,但实际上只有4年。

如今,伴随着医美行业的发展,抗衰日渐成为热点话题。但与此同时,黑医美事件时有发生,众多整容失败的案例呈现在大众视野中。

业内人士表示,个别医美机构以盈利为目的,极力鼓动消费者做医疗美容手术,但其中存在虚假广告,术后美容效果达不到预期的情况,医美消费群体亟待正规的医美科普。

医生未向患者展示热玛吉防伪码,治疗过程中不与患者沟通

周女士是一名电视台记者,一年前经朋友介绍,了解到了北京联合丽格,“公交车车体上都是这家医院的广告,所以我还觉得挺靠谱的,就考虑去这家医院做第四代热玛吉。”

公开资料显示,热玛吉是一种能够对皮肤实现拉伸紧致效果,而不会造成伤口的美容器械,其原理是一种射频技术。

但第一次热玛吉项目完成以后,周女士并未体验到宣传效果,“没有起到面部提拉效果,连恢复期也没有,也不红也不肿。治疗前,医生没有让我扫码,也没有给我看机器。”

因为没有收到宣传效果、也不知道探头真伪,周女士要求北京联合丽格再重新帮其安排一次第四代热玛吉项目。“但因为疫情原因,这件事一直等到今年8月底才又提上日程。”

记者从一位不愿具姓名的医美行业人士处获悉,国内的热玛吉产品一般具有扫码辨别真伪这一个附属功能。此外,目前绝大多数热玛吉项目需要预约,患者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才能得以治疗,有些等待期长达半年之久。

但周女士表示,其第二次预约时并未等待:“当天早上打了电话预约,医院说当天的9点多就可以治疗。”

按照周女士的描述,治疗之前,医院并未与其签订治疗协议,也并未提示治疗前需要注意的事项、治疗中会发生的问题以及治疗以后会出现的不良反应。“给我治疗的医生名字为赵帆,医生只是问了我一句‘你哪里不满意?’,而且态度不是很好。”

周女士并不知道医院使用的仪器是否是合规产品,第二次做热玛吉时医生也并未展示防伪标识,“只是跟我说‘这个头是新的’,便开始给我治疗了。”

据了解,直到周女士发觉被烫伤,医生全程与其无沟通,“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直到我发觉被烫伤,医生才开始安抚我跟我聊天,我感觉她当时也害怕了。”

患者面部二度烫伤,与北京联合丽格沟通五次未果

周女士称,烫伤后赵帆医生对其表示,这属于是热玛吉的正常现象,不必过度紧张,随后医生为其开了香油润肤露,说只要涂它就可以好。

周女士谨遵医嘱,没有去医院,坚持涂抹药膏,第二天2021年9月1日由于面部情况加重,并且灼热感愈加强烈,随后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就诊。从病例来看,诊断结果为:低温烫伤0.1%,二度−深二度,面部。

周女士回应称,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的主治医生描述称,周女士的病情属于热玛吉项目操作不当所致,低温长时间停留于皮肤表面至皮下烫伤。

事故的发生对周女士本人及其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周女士的工作受到严重影响。“电视台的节目录不了,广告接不了。整日无法休息好,心里压力极大,已经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而此事发生后,北京联合丽格方面并未主动联系周女士解决问题,“都是我们在找医院,但是医院每次都在敷衍、拖延,只有医务部人员在沟通,我们没有再见到过赵帆大夫,也没有人解释造成事故的原因。”周女士称,医务部人员类似于医院的公关团队。

周女士与家属同北京联合丽格沟通5次未果,“我们不再相信这家医院了,第一次是完全没效果,第二次被烫伤了,我来做医美是为了使自己更美,而不是来毁容的。我们无法再用这家医院的方案治疗。”

在周女士与北京联合丽格沟通过程中,北京联合丽格多次强调是周女士不让医生降低仪器能量。而周女士则认为,赵帆医生的操作并不专业,“我并没说过不让降能的话。我认为医生应该有自己专业的职业素养,即便是患者提出要求,医生也应该在保证患者安全的基础上操作。”

北京联合丽格曾获新氧网战略融资,宣称医生20余年从业经验实际只有4年

中闻律师事务所主办律师马丹宁表示,在医疗事故中,首先,医院可能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次,若构成医疗事故,根据事故的等级和情节,卫生行政部门可以对发生医疗事故的医疗机构和相关医务人员做出行政处理,对医疗机构的行政处罚包括警告、吊销执业许可证等,对医务人员的处罚包括暂停6个月以上1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执业证书。

我国《刑法》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人身健康的,构成医疗事故罪。

马丹宁称,本案中,当事人所受损害的严重程度,所受损害与涉案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所实施的诊疗服务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以及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等均需要由专业机构进行鉴定后认定,并根据鉴定结论确定医疗机构及医疗人员具体应承担的责任。

上述医美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热玛吉烧伤原因有多个,包括仪器造假、探头为回充头、从业人员操作不当等,具体哪种原因要看具体情况。

那么,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使用的仪器正规与否,医生是否存在违规操作呢?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联合丽格成立于2017年1月,是一家美容整形专科医院。2017年9月,仅成立9个月的联合丽格便获得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网的战略融资。该医院在新氧平台与更美平台均有入驻。

记者在新氧平台找到了第二次为周女士做热玛吉项目的医生赵帆,新氧平台显示,该医生具备医生资质,学历为本科,有4年从业经验。而周女士称,“医院方一个接待我的医生称赵帆医生有20多年经验。”

与此同时,记者并未在新氧与更美平台上找到与联合丽格相关的热玛吉项目。北京联合丽格王顾问对记者表示,热玛吉没有线上活动链接,是院内的活动,目前四代热玛吉面部加颈部活动价格为19800元,“现在预约,明天就可安排治疗。”

每年因黑医美致死致残达10万人,医美科普成某些机构与医生的营销手段

新氧发布的《2021中国医美抗衰消费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医美抗衰市场规模超755亿元,用户数量约1163万人。今年6月,注射美容、光电类为主的皮肤美容消费同比增长41%、39%。

而随着热玛吉出圈,抗衰老的理念迅速铺开,数量更多、年纪更轻的消费者,开始增加抗衰消费。新氧数据颜究院调研显示,20~25岁人群中有近20%的人对衰老感到非常焦虑,远高于其它年龄段。女性抗老年龄段已经从25岁转变为23岁甚至20岁。

而黑医美时有发生,艾瑞咨询《中国医疗美容行业的洞察白皮书》显示,医美非法从业者10万人以上,合法医师仅占行业28%。专家调研显示,每年因黑医美致死致残人数大约为10万人。

医美行业利润主要来自注射美容和光电类,而市面上流通的注射类针剂正品率只有33.3%,在非法医美场所中90%以上的医疗美容设备都是假货。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分会常务理事王丹曾在今年4月接受蓝鲸TMT记者采访时表示,市面上70%的热玛吉是假的,“我们买真的治疗头都在等,但是有些美容院永远都有。”

黑医美成为医美治疗的顽疾,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医疗美容等领域连续多年是消费者投诉热点。

“第一,个别医疗美容机构以盈利为目的,极力鼓动消费者做医疗美容手术,但其中存在虚假广告,术后美容效果达不到预期的情况;第二,医疗技术问题导致医美手术失败,甚至出现恶性事件;第三,部门机构、医生为了额外的经济收入,极力向消费者推荐所谓的药物或化妆品,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第四,部分医疗美容机构由于资质、技术不达标,或者因资金断裂,经营不善等原因跑路,导致消费者损失。”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晓军曾在“强化医美行业自律·科普提升消费认知”圆桌论坛上总结了目前医美行业的几大乱象。

对此,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也表示,医美科普现在成了某些机构或某些医生营销的一种手段。栾杰建议,做好医美科普不在于加大宣传、增加渠道,而是怎样减少营销、精心策划的“科普”,真正为大众提供所需要的科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