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大王”杨寿海大败局:豪言进入世界五百强,却高负债申请重整

从豪言缔造三家世界五百强到申请重整,杨寿海和他的红太阳集团仅用了不到两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昔日的“农药大王”,曾在2019年豪言到2025年时,要原创出三家世界500强企业、六家千亿级企业和八个独角兽公司的杨寿海,却上演了一场大败局。

6月2日,ST红太阳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一农集团”)已于近日向南京市高淳区人民法院申请重整。6月4日晚公告显示,法院已裁定受理南一农集团的重整申请。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ST红太阳是一家以环保农药、动物营养及中间体为主业的公司,由杨寿海创立。公司曾在2018年全球作物保护行业(农药公司)排名中升至第11位,并于2019年首次进入中国企业500强,杨寿海巅峰时也是胡润百富榜常客,身家最高达70亿元。

然而,2019年以来,公司情况急转直下,债务飙升的同时,还涉及非经营性大额占款。也因此,深交所在公司申请重整后的第一时间发出关注函,质疑南一农集团存在借助重组逃废债务、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风险。

2020年,杨寿海自2016年登上胡润百富榜以来,首度跌出榜单,身价缩水超28亿。

巨额债务下申请重整

“2019年以来,南一农集团持续面临债务风险,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相关问题,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公告内容,揭示了ST红太阳近几年的困境。

2018年3月30日至今,ST红太阳股价从最高的24.40元一路跌至不足4元,市值蒸发逾八成。

年报显示,2019年ST红太阳归母净亏损3.4亿元,实现了自2000年借壳上市之后第二次亏损,也是最大的一次亏损。与此同时,公司的负债总额达92.09亿元,亦为历史峰值。

2020年,ST红太阳和杨寿海的债务情况进一步恶化,公司股东的股权遭遇了连续的质押、冻结,与此同时,一系列与资金有关的诉讼开始发酵。

据天眼查,2020年4月以来,杨寿海共收到46个限制消费令,3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累计被执行金额7.42亿元;南一农集团共收到12个限制消费令,7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累计被执行金额8.26亿元。

2019年11月,ST红太阳首次发布控股股东被动减持的公告,彼时南一农集团的持股比例尚为45.94%。而在2021年3月,南一农集团因在招商证券办理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逾期违约,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裁定司法拍卖后,其持有ST红太阳股份的比例已下降至31.71%。

原本6月5日,南一农集团持有总计5.51%的两笔红太阳股权,将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被司法拍卖。不过阿里拍卖显示,由于法院已受理南一农集团的重整申请,拍卖已被撤回。

截至2021年5月31日,南一农集团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为31.57%,其中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91.55%,冻结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99.50%,轮候冻结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798.32%。

因此,南一农集团于近日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具有重整价值并存在重整可行性和必要性”为由,向法院提交重整申请。

6月5日,法院裁定受理南一农集团的重整申请。ST红太阳对此表示,南一农集团重整能否成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后续处置可能会引起公司实控权的变化,如能顺利实施,则有利于改善南一农集团资产负债结构、引入战投,并推动化解其对公司的资金占用等问题,如无法顺利实施,则南一农集团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曾连续13年冠绝国内,杨寿海被称为“农药大王”

国际前八、亚太三甲、连续13年冠绝国内,ST红太阳曾有过辉煌。

在沦为“老赖”前,杨寿海曾对2025年的公司有过美好的展望:“发明两块国际名牌,原创三家国际500强,五家上市公司,造就六家千亿级工业企业,培育八家独角兽公司,市值出售双超万亿……”

在面对一点财经的专访中,杨寿海曾表示,“如果不施农药,全球农产品包括粮油、蔬菜、生果等,要减产32%-40%。换句话说便是这国际上得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要闹饥荒。”

1989年,国内市场被高毒农药和国外高价环保农药垄断,杨寿海看准环保农药的商机,靠借资5000元白手起家,建立了高淳农药分装厂,并在日后逐渐发展为南一农集团。

1996年,南京红太阳集团成立,四年后,红太阳集团通过对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的战略性资产重组借壳上市,并在此后逐步完成了“国退民进”的重组计划,成功让南一农集团化身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红太阳的总部坐落于被誉为“江南圣地”的南京高淳区,在这里,红太阳成功自主研发了被国外公司独占全球市场半个多世纪的“三药”(农药、医药、兽药)中间体“芯片”——吡啶碱。

据悉,吡啶碱不只是杂环类三药及三药中间体的“芯片”,也是日用化工、食物香料、饲料添加剂、子午轮胎等工业产品的重要原料。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ST红太阳的经营数据水涨船高,一度单年营收超70亿元,净利润也超过了4亿元。

据媒体报道,曾当选“全国劳动模范”的杨寿海在60多岁的高龄下,依旧可以和红太阳集团办理团队从下午一直开会到凌晨3点。

2016年,63岁的杨寿海以55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一年后,其身家升至70亿,在农药行业上榜5人中高居第一。与此同时,红太阳也连续多年被提名世界农化行业“奥斯卡”奖,并在2018年全球作物保护行业(农药公司)排名中升至第11位。

2019年,杨寿海和他的红太阳登上了央视《大国品牌养成记》的平台,成为了“中国制造”在全球商业竞争和文化交流复兴的国家级品牌的典型。当年,红太阳所拥有的专利和专有技术、国际市场准入“双超”千件,产业布局8国36市,产品销往108个国家和地区。

“咱们的生化农药技能才能现已达到了可以引领全球的水平。差不多相当于华为在5G技能领域的地位。”杨寿海在采访时称。

豪言不到两年申请重整,何以至此?

2019年还以48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的杨寿海,至2020年已跌出榜单,据榜单中最低身家20亿计算,杨寿海身家缩水超28亿。

从豪言缔造三家世界五百强到申请重整,杨寿海和他的红太阳集团仅用了不到两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集团最早曝出资金问题是在2020年4月。彼时的公告显示,2019年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46.84亿元,年期末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29.17亿元,截至4月29日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12.56亿元,偿还时间为2020年5月28日前。

而有关违规占资的原因,ST红太阳的解释是“受2019年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国家去杠杆政策影响,银行内部授信审批流程拉长,公开市场融资愈发困难,再加之二级市场剧烈波动,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出现流动性危机,从而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用于归还其融资借款及利息、流动资金周转等。”

2020年7月6日,ST红太阳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理由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但时至今日,调查结果依旧未出。

值得一提的是,ST红太阳在2020年三季报中表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数为0。这也就意味着,此前的大额占款已彻底还清。

然而,到了2020年年报中,南一农集团及其关联方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又变为29.75亿元,且截至2021年4月28日还有29.64亿元未偿还。

此外,ST红太阳在2018年底的一起收购也引发了深交所的质疑。

2018年12月,ST红太阳拟以11.86亿元全资收购南一农集团的孙公司——重庆中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中邦”)。交易完成后,重庆中邦将成为ST红太阳的全资子公司。

收购的同时,上市公司与重庆中邦的原股东红太阳医药集团签下了对赌协议,重庆中邦2018-2020年扣非净利润若分别低于6448.98万元、8477.41万元、11214.20万元,红太阳医药集团将依约对公司进行补偿。

相关公告显示,收购时重庆中邦账面净资产1.76亿元,收购增值率575.57%。在以接近6倍溢价的金额收购完成后,深交所最新问询函显示,重庆中邦目前业绩承诺完成率仅39.03%。

有报道指出,重庆中邦2017年上半年期末未分配净利润为负,这意味着在此之前,公司或处于“连年亏损”,或“前期巨亏,后期盈利尚不足以弥补”状态。而到了2017年末,重庆中邦的未分配利润为986.61万元,这意味着公司刚得以弥补完亏损。

2016年至2018年前10个月,重庆中邦净利润实现了155.15万元、1330.40万元、4513.65万元的三级跳,在刚弥补完亏损,业绩猛升后,就急于以6倍溢价转卖给上市公司,这也引发了市场对其利润输送套现的质疑,不过对于这一看法,ST红太阳的副董事长和独董曾双双予以否认。

多重疑点下,也让ST红太阳的脱困之路变得格外艰难。

2020年10月底,南一农集团一度谋划将其持有的29.9%上市公司股权以20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山东坤泰资产或其关联公司。资料显示,山东坤泰资产是山东国资委所属的山东省土地发展集团间接控股的国资平台公司。若股权转让成功,红太阳的实控人将由杨寿海变更为山东土发集团。

不过根据ST红太阳后续的公告,山东土发集团和公司之间的合作框架有效期至2021年2月28日结束,并没有对合作方案细节事项最终确定,也就是说双方的合作已宣告终止。

ST红太阳还会有下一个“接盘侠”吗?南一农集团的重整将怎样发展?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遭控股股东“拖累”,背负巨额债务,昔日“票代巨头”拟向法院申请重整
吉利拯救力帆
ST科迪:法院裁定控股股东破产重整,公司控制权或旁落
千亿华晨破产重整,坐拥宝马却破产,华晨如何成也宝马败也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