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银信涉1亿被执行标的,上亿支付罚单疑未缴,来伊份实控人公司入股,曾被玖富数科申请冻结上亿资产

近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信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 “商银信”)被列为被执行人,于5月28日被立案,执行标的1.159亿元。

2020年4月,商银信曾收1.15亿史上最大支付罚单,所涉违法行为包括预付卡、互联网支付业务的多个环节,并涉嫌挪用备付金、为非法集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等。当时,商银信被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5009万余元,并处罚款6588万余元,合计被罚没1.1597亿元,与上述执行标的数额一致。

商银信涉多起诉讼,其中包括一起上亿借款纠纷。有一审判决书显示,商银信、北京苹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 ”北京苹果“)、北京隆和商贸有限公司(下称 “隆和商贸“)以及林耀被要求偿还北京国石天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 “国石天玺”)1亿元,偿还29.95万元的利息,以及以本息为基数、从2017年1月24日起,以年利率24%计算的违约金。

早在2016年5月18日,宗玉杰和商银信、商银信控股股东北京苹果以及商银信创始人林耀签订了《借款协议》约定借款1个亿,期限为八个月。就多方的《股权质押协议》,隆和商贸持有北京苹果69%的股权以及北京苹果持有商银信98.24%的股权被提供作为质押担保。

与此同时,宗玉杰还与商银信方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借款可无息转为股权转让的首笔款项。宗玉杰方面原本有意收购商银信。

半年后,宗玉杰向林耀等方发出了《关于解除〈框架协议〉》称,“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以及多次洽谈中,对手方多次出现严重违约”,现要求终止框架协议,支付4000万违约金,并归还借款本息。

2016年12月27日,宗玉杰和旗下国石天玺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以1100万的价格,将所商银信的借款债权受让给国石天玺。

值得注意的是,宗玉杰目前也是限制高消费人员。企查查显示,宗玉杰被中信信托申请执行。其曾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达800万元。此外,宗玉杰还与威海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有抵押借款纠纷,涉案金额约400万元。

宗玉杰是原新三板挂牌公司江苏金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金瀚科技” 832815)的董事长、总经理及控股股东,该公司无法披露2018年年报,在2019年8月终止挂牌。金瀚科技也被下达了限制消费令,申请人包括上市督导方中原证券。宗玉杰与旗下金瀚科技均债务缠身。

据天眼查数据,宗玉杰曾参股乌鲁木齐人人付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国联明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辽宁君正玖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还曾是北京融信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国石宏晟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及P2P易通贷主体北京易通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股东。2013年,宗玉杰卸任易通贷股东,两年后卸任易通贷监事。易通贷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2019年被立案调查。

在此之外,商银信还与房天下主体北京搜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 “搜房科技”)存在纠纷。

梳理多起法院裁定文书显示,商银信和房天下在2014年时,就曾签订包括《POS首款服务协议》等。后因商银信未支付房天下1.99亿结算款本金,多方签订《未结算款清偿及代持终止之协议》等,中翰海联将所持桂林银行的股份作价1.7亿元,用以清偿商银信对房天下的未结算款。

房天下接受了上述清偿方式,并制定旭银代其持有目标股份。旭银将桂林银行股份挂在北交所转让,最终由中指讯博受让。后因中指讯博有外资股东、商银信方面认为价格过低等原因,最终终结受让。

有执行裁定书显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6日作出涉案仲裁裁决,要求商银信向房天下支付未结算本金5542万元,以及违约金6678万元,此外还要支付自2017年9月起,以8千余万为基数的利息,及律师费和仲裁费。因商银信等方未履行义务,房天下申请强制执行获法院受理。

此外,商银信和玖富数科的纠纷。(2019)京02财保196号民事裁定曾裁定查封、冻结、扣押北京苹果和林耀名下的1024万元以及北京苹果持有商银信的9824万元的股权,合计也超过了1亿元。2020年4月,玖富数科申请解除保全通过,法院解除对上述资产的冻结。玖富数科(NASDAQ:JFU)旗下有信贷、网络理财平台、农商行、消金公司,暂未有公开信息显示有支付牌照。两者无直接工商关联。

商银信在2007年9月成立。《中华儿女》新闻网在2016年发布的一篇专访文章显示,林耀在毕业后曾在北京建工集团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担任法律顾问,后调入中国华诚集团财务公司,在海外访学回国后,曾履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后启动创业,从“奥斯卡”预付卡涉足支付领域,于2012年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在预付卡业务规模萎缩后,发力互联网支付项目。

商银信曾多次接洽买方,后寻得外资金主。在2019年末,被称为“欧洲支付宝”的德国支付服务商Wirecard公告,将以不超过724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80%的股权,计划两年后以不超过20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价格收购剩余股份。当年12月,Wirecard相关方进入国付宝股东的投资方之列。半年后,Wirecard陷入19亿财务造假丑闻,申请破产。

2020年8月,有自称北京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武汉研发中心员工在领导留言板官网投诉,公司以重组为故,自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期间有5个月的薪水拖欠。

蓝鲸财经此前发现,扫码商银信官方APP二维码,在苹果手机的应用显示,企业级开发者未受信任。蓝鲸财经还拨打商银信官网及工商注册号码后,提示为空号。

据财新此前报道,商银信原实控人在公安机关缴纳上亿罚金后,出走他国。报道称,商银信一度有“博彩之王”的称号,林耀在2018年因公司为非法赌博平台开设支付通道,接受黑龙江七台河公安调查,多名员工被波及,公司也受到处罚。

目前,商银信法人仍为林耀,母公司北京苹果背后股东包括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下称“JOY DRAGON”)、上海爱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爱屋投资”)和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第二大股东爱屋投资的实控人为“来伊份”创始人施永雷,JOY DRAGON则关联林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