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鸟民宿CEO黄越:国内民宿渗透率上升空间巨大,旅游业两大痛点仍待解决

2020年的新冠疫情对于民宿行业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冲击,游客萧条,价格骤降,中小规模的民宿主资金链断裂,甚至无奈离场。经历过新一轮洗牌,民宿玩家再次回归同一起跑线,疫情之后的行业竞争,才刚刚开始。

2020年的新冠疫情对于民宿行业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冲击,游客萧条,价格骤降,中小规模的民宿主资金链断裂,甚至无奈离场。经历过新一轮洗牌,民宿玩家再次回归同一起跑线,疫情之后的行业竞争,才刚刚开始。

这其中,“大浪淘沙”后存活下来的木鸟民宿,今年也恢复到了较为不错的状态:4月份重新实现盈利,五一期间订单达到2019年同期的2.5倍。2021年5月20日,恰逢木鸟民宿成立9周年,蓝鲸记者专访了木鸟CEO黄越,分享木鸟在这9年时间的浮沉故事,以及他眼中旅游业及民宿行业疫情前后的变化。

“卖房求活”的木鸟

时间拨回2012年,黄越带家人去美国旅行,因为一场龙卷风改变了行程,住进了美国当地人苏珊的家里。这次的民宿经历让黄越一家体验到不一样的旅行,同时,黄越对这种高性价比的民宿体验赞不绝口,回国后经过全方位深入的考察,他决定把这种共享房屋的住宿模式带到中国。

不过,据黄越观察,国内外文化存在一定差别,因而用户对民宿模式的喜好也会有所不同:国外民宿以住进当地人家里的合租形式为主,而国内整租民宿更受欢迎也更有市场。基于此,木鸟选择做后者,2012年5月,主打整租房源的C2C民宿预订平台木鸟诞生。彼时,正是在线短租鼻祖Airbnb成立的第四年。

然而两年后,木鸟便经历了创业初期最大的困难。2014年,在木鸟即将迎来新一轮投资的前夕,短租行业红极一时的第一家网站“爱日租”倒闭。一时间看衰这个行业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这也让身为同行的木鸟遭受“重创”——投资人选择放弃。

“当时公司账面只剩380元。”对于木鸟来说,计划内的钱突然落空,导致资金链断裂,公司陷入随时倒闭的危机。情急之下,黄越想到了卖房。在与父母和妻子沟通后,最终以低于市场价10万出售了房子。一周后,这笔对木鸟来说决定生死的救命钱也总算到账。筹到钱的木鸟,后续发展态势良好,数据增长突飞猛进,房源数量很快突破10万大关。这也为公司第二年的A轮融资打下了基础。

资本支持之下,2017年的木鸟,成为了行业内首家实现盈亏平衡的平台。现如今,木鸟已完成4轮融资,继B2轮之后,黄越透露,新一轮的融资正按计划进行中。此后,公司上市进程也会提速。

国内民宿市场渗透率仅1%

事实上,起初与木鸟在同一时间段出现的还有不少类Airbnb模式民宿玩家,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大都淡出了人们视野,如今市场上的玩家所剩无几,除2016年正式进入中国的Airbnb,及其诞生于2012年的忠实效仿者小猪短租外,便就是2011年上线、2016年被途家并购的蚂蚁短租和背靠大平台的美团民宿。

作为存活下来的老玩家之一,木鸟在成立至今的9年时间里,也算是完整见证了国内民宿行业的兴起、洗牌以及成熟。谈及上述民宿参与者“消失”的原因,黄越表示,主要涉及三个方面:首先是运营模式,此前大部分玩家都是重运营模式,这种模式脱离共享经济的本质,人力等各方面成本高,资本投入多,回本慢,再加上受疫情的影响,投入产出比过高,资金供应不足,成为其退市的主要原因;其次,在经营战略层面,早一批玩家成立初期,正处于共享经济的风口期,不少平台获取流量的方法倾向于烧钱,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失败。民宿是要做一世的生意,而不是一时的生意,所以每个举措都需创始人有前瞻性思考,做长远打算;另外,有先入优势的影响,从目前国内现存的市场玩家来看,所剩无几,新入局者很少可以做大做强,主要原因是现有平台的房东及房源数量和规模的天然壁垒优势已经建立,这对于后入局者来说,几乎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过,整体上国内民宿市场仍处于发展的上升期。中国旅游与发展民宿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民宿房源总量突破300万套,疫情逼迫部分房东退市,但仍有房东选择扩张,亦表明民宿市场的韧性和活力;此外,从民宿市场渗透率来看,国外为25%,国内只有1%,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巨大差额便是国内民宿发展的潜力值参考。加之国内民宿市场玩家不断涌现,各种品牌民宿房东以及互联网的头部平台,甚至是房地产商都试图进入民宿市场分羹,这也从侧面说明民宿市场的发展备受关注,前景无限。

“在未来,民宿行业的竞争重点一定是各大民宿及平台的品牌之争,优质的产品、良好用户增长带来的ROI(投资回报率)提升、充足的供应链储备缺一不可。”黄越如是说。

旅游业标准化、全链化之路任重道远

事实上,对于木鸟所在的民宿行业来说,旅游业的发展情况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民宿企业的去留以及模式变化。

“近两年国内旅游发展最大的桎梏就是疫情,也应该辩证看待疫情给国内旅游业带来的影响。”在黄越看来,随着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用户旅游消费升级,旅游业步入高速发展阶段。疫情使得很多旅游相关企业倒闭,加速整个旅游行业的洗牌,对景区和旅游相关企业发展提出数字化新挑战。

另外,从用户群体来看,新时代年轻用户对于小众景点和网红景点异常推崇,最早一批的90后用户群体带娃出游,也成为平台家庭游的主力;人口进入老龄化阶段之后,银发一族的老年游也正在成为新的潮流。

随着用户出游和住宿习惯的发展,人挤人的热门旅游景点已经不能满足用户的出游需求,此外,自驾游和自由行发展较快,加上国家政策扶持,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未来乡村旅游和乡村民宿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不过,与此同时,黄越也谈到当下国内旅游行业的痛点,他指出:“主要有两点,标准化和全链化发展。”据黄越描述,当下旅游行业存在诸多不规范的行为,以跟团游为例,强制消费和低价团就是典型案例,同时民宿也是非标品,标准化进程有待加速。此外,随着旅游消费升级,用户在旅游方式和体验上有更高的要求,而现在旅游的各个环节是处于分割状态,未来在全链化的探索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蓝鲸人物专访
相关阅读
快手是矛盾的结合体:业绩增长、盈利亏损、股票腰斩
知乎继续亏钱,故事如何继续?
医美行业“鄙视链”曝光,资本逐利原因何在?
福佑卡车的两道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