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鲸调查|丽宣、慕颜等多家医美机构跑路:诱骗消费者网贷,有人付了6万没得到任何体验

一位熟悉诈骗案件的律师告诉蓝鲸财经记者,从目前现有的信息来看,这构成一定的民事欺诈,医美机构通过带有欺骗性的虚假宣传、给予假的承诺,达到诱导充值、贷款消费的目的。

近日,有消费者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她们被医美机构忽悠办理了网贷,医美机构却跑路了,“维权群里大概有几百个受害的姐妹”。

其中,许多人的被骗过程如出一辙。她们在免费体验的招募群里看到了免费做医美的体验项目,以为就是需要在大众点评上写点评的“霸王餐”一样。结果被销售人员告知由于卫生局政策等原因,不能直接体验免费的项目,而是需要先充值现金或者网贷进行会员卡办理,随后医美机构会每月把全部的钱分期返还给消费者。然而,当消费者充值或办理网贷后,医美机构却“跑路了”。有的消费者已经做了几个项目也拿到了一部分返利,但是会员卡的余额尚未用完,而有的消费者尚未体验过一个项目,就被告知医美机构已经跑了。涉事的三家医美机构分别为“丽宣医疗美容”、“慕颜医疗美容”和“麦瑞克医疗美容”。

然而,网贷平台的账单,她们依然要每月正常还款。

多家医美机构诱骗消费者网贷后跑路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销售人员殷勤的态度和密集的话术却让消费者深信不疑。消费者张娜最初表达了怀疑,质疑并询问医美机构如何赚钱。销售人员告诉她,前期的免费体验是广告宣传的一部分,如果消费者体验好的话,可以介绍更多的客人。除此之外,免费体验的项目都属于皮肤科,而机构的主要盈利科室是整形科,皮肤科的免费项目是起到引流的作用。销售人员还带张娜去三楼的整形科参观,张娜看了看,发现“确实人挺多的,生意不错的样子”。

取得消费者的信任之后,到了签约合同、网络平台贷款的环节。销售人员推荐给消费者的都是正规的网贷平台如度小满、平安小橙花等,为了消除消费者对于征信等问题的担忧,销售人员告诉她们,贷款是以机构的名义进行的,用机构的资质进行担保,不用担心还不上款影响征信。同时向消费者索要了个人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包括复印件等,销售人员使用消费者的手机APP进行操作,操作过程中,消费者蒋梦唯一做的事情是“在APP上输入了一次密码。”

然而,等医美机构跑路之后,蒋梦却发现,网贷根本是以自己的名义申请的。她打电话询问了平安小橙花的客服,对方表示贷款的金额不是直接打入医美机构的账户的,而是蒋梦个人申请了贷款,并在APP中办理了一张上海银卡的电子储蓄卡,平安小橙花将钱款打入这张储蓄卡,然后经过蒋梦的“个人操作”,在医美机构进行了消费,钱款才转入了医美机构的账户。蒋梦听了傻了眼,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在APP中输入的密码正是这张电子储蓄卡的密码。

蒋梦网贷了6万元之后,一次免费医美项目都没体验过、也没收到过返利,医美机构就跑路了。而消费者刘宁体验了几次热玛吉的项目,也收到过来自机构的返利,“一开始每个月都会准时还我3333.34元,但是后来慢慢地还款时间拖延了,最后就不还了。同时后来发现给我打款的是个人账户,而不是公司账户。”

三家医美机构跑路之后,受害的消费者们气愤地翻出了当初承诺返利的签约合同,却发现与她们签署合同的并不是医美机构本身,而是一家叫上海灿斯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有受害的姐妹去追堵灿斯的老板,老板说医美机构把推广销售的事务外包给了自家公司,但是医美机构跑了,自家公司也是受害者。”刘宁告诉蓝鲸财经记者。

刘宁自己也去追问了当时的销售人员,对方也委屈地表示自己是受害者。刘宁不信:“因为维权群里的好多姐妹都看到这些销售人员的朋友圈里,有炫富的图片和文案。”

这些消费者事后感到自己仿佛陷入了“庞氏骗局”。“现在想想医院返利给我们的钱,其实是我们自己的钱啊。他们不断拉人头,就可以一直有钱。”张娜回忆道。

蒋梦表示,群里几百个受害的消费者大多都报案了,人均贷款或充值了4万多元。

涉嫌欺诈,医美机构为何频频引诱消费者网贷?

一位熟悉诈骗案件的律师告诉蓝鲸财经记者,从目前现有的信息来看,这构成一定的民事欺诈,医美机构通过带有欺骗性的虚假宣传、给予假的承诺,达到诱导充值、贷款消费的目的。不过具体结果仍需经过警方的调查,医美机构是否一开始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那就构成刑事欺诈,由法院判决让犯罪嫌疑人返回损失。但如果调查下来并不是刑事案件,只是消费合同纠纷的话,消费者可以进行民事诉讼。最终结果需要耐心等待公安的调查。

同时,律师提醒消费者,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此外,由于现在手机功能很强大,自己的手机不要轻易给他人来操作,尤其是授权性的东西、随意刷脸等,这会涉及到资金安全。

除了此次事件,蓝鲸财经记者发现,关于医美机构引诱贷款、骗贷等新闻层出不穷,医美机构的套路也花样百出。

医美机构为何不“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做医美项目的生意,偏偏总是跟网贷挂钩呢?

对此,更美APP创始人兼CEO刘迪曾表示,医美分期盛行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医美行业的飞速发展,二是分期能满足求美者、医美机构、网贷机构各方的需求,三是医美本身价格偏高,“目前非手术类医美项目价格在1000~8000元左右,手术类医美项目价格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少数项目价格更高”。而顶智医美联合创始人王建中则指出,分期付款可以降低用户的心理门槛,提高用户在购买整形服务项目时的决策效率,因此销售人员还会主动去推荐分期这种模式,也能帮助营业额。

医美机构通过引导消费者网贷的方式,将风险转嫁给消费者或贷款平台。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廖建勋表示,消费者贷款的当下钱款就已全额进入到美容机构的账户,而消费者与贷款平台成立了贷款合同关系,“就是说消费者还不还得上钱,是消费者跟贷款公司的事情,跟美容机构没有关系,因为美容机构已经收到钱了”。

千亿医美市场乱象频发:上游或可获得暴利,下游医美机构生意并不好做

国金证券研究预计,2023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将达到3115亿元。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2019年中国的医美渗透率仅3.6%,远低于日本的11%,美国的16.5%,韩国的20%的水平。受经济发展、人均可支配收入、购买力和个人医美意识的影响,未来我国的医美行业依然具有较大发展空间。

都说医美是暴利行业,近几年发展得如火如荼。然而,蓝鲸财经记者发现,在千亿的医美产业市场中,赚钱盆满钵满或许只有上游原料企业、中游的医美器械和耗材企业,它们由于具有技术壁垒和资质壁垒,筑起了深深的护城河。譬如玻尿酸龙头企业爱美客2020财年中毛利率高达90%以上,高于贵州茅台,被人们成为“女人的茅台”。

相比之下,处于产业下游的医美机构,生意并不好做。即使是像上市企业如瑞丽医美、朗姿股份医美业务,近年来的总毛利率都呈现下滑趋势。

一方面,目前而言,医美机构的分散程度较大,集中度很低又竞争激烈,充斥着大量不规范的私立美容机构,暂时尚未出现医美机构巨头。另一方面,医美机构过于依赖市场营销的生存模式,低价吸引客流、雇佣大量销售人员等等,成本不菲。从上市公司瑞丽医美的情况看,推广营销开支和员工成本占销售及分销开支的比例超过80%。

未来,随着行业资源聚集、政策逐步完善、监管体系更健全,相信千亿医美市场会逐渐向更高质量、标准靠拢,迈入产业发展成熟期,良币驱逐劣币。根据德勤的发布《中国医美市场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医美市场的五大发展趋势值得投资者关注。具体包括,行业改革和重新洗牌将重塑医美行业格局,推动其向更高质量、标准靠拢。大多数医美机构将通过采用标准化、易复制的门店运营模式进一步发展,医美行业的整合有望进一步加强。

回顾此次事件,医美机构即使生意难做,也不能通过欺骗消费者来满足自己的利益,相关机构也应该对医美行业分期贷加强监管,避免类似情况发生。蓝鲸财经记者也将持续关注该事件的后续发展。

相关阅读
每日优鲜冲刺IPO:履约费用率降至25.7%,数字化运营成核心壁垒
80后男生把女装做上市,估值3000亿
小罐茶对标咖啡品牌:布局多业态、多品牌,欲做茶中“星巴克”
荔枝一季度亏损再扩大,入局车载播客场景能否实现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