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精准治疗新药研发井喷发展:三五年内或赶超欧美,精准诊断意义重大

新的技术和药品的应用也需要医疗体制不断改革来推进和落实。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马军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2015年开启的药审改革,大大推动了我国新药上市的速度,新冠疫情期间我们有21个血液肿瘤药获批。具体到精准治疗检测方面,动辄数万元的检测费用给患者带来很大负担,如今很多精准治疗药物已经纳入医保,我建议精准检测费用也应该纳入医保。甚至可以逐步探索在癌症这类大病治疗领域实施免费治疗。”

随着国内创新药呈现井喷状态,肿瘤精准治疗领域也有大量新药推出,并不断与国外先进国家缩小差距。

5月22日,在首届肿瘤精准治疗论坛暨泰吉华中国上市会上,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精准治疗领域,我们跟国际上的差距已经不大了,当然,在一些精准治疗创新药领域,我们还是有一定差距,但这种差距在未来三五年内完全有可能被填平,甚至某些领域会超越欧美。同时,沈琳也强调,在过去的肿瘤精准治疗方面,精准检测重视程度不够,如今,行业不再满足于口头上的精准,更重要是基于精准诊断上的精准治疗理念已经被行业重视起来。

恶性肿瘤俗称癌症正在不断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命,随着精准治疗的出现让人类对抗恶性肿瘤看到了曙光。不过,在同济大学附属上海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主任李进看来,恶性肿瘤仍旧是当前严重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近十几年来恶性肿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持续上升态势。肿瘤防治工作任重道远,更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而随着近期众多新的精准治疗药物的上市,让国际看到中国在精准治疗方面的进步。近期,我国首个获批的用于治疗针对PDGFRA外显子18突变(包括D842V突变)GIST的精准治疗药物泰吉华(阿伐替尼)上市,不仅让行业看到了新的中国速度,也让行业意识到精准诊断的重要性。

在创新药研发速度方面,中国已经逐步走在世界前列。沈琳表示:“以前我们在肿瘤精准治疗的推进过程中,受到很多药物可及性的要求限制,和国际水平相比是有差距的。但这两年我觉得这种差距几乎被填平了,让全球惊叹于中国的速度,自从2015年国家新药审批制度发生变革之后,现在的新药研发是井喷状发展,特别在肿瘤精准治疗领域。”

不可否认,国内与欧美等精准治疗药物研发较为先进的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在沈琳看来,这种差距已经很小,并很快会填平。她表示:“从目前精准治疗发展来看,我们跟国际上应该说没有太大的差别了,如果有一些小的First in class(首创)差距,我觉得也是基本上在一两年内的时间可以追赶上。特别是针对中国的高发肿瘤,可以说最近五六年来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我们在肝癌领域,这几年已经明显走到世界的前列,食管癌、胃癌的研究,已经慢慢处在世界领先的地位。但是在新药创新方面还是有一点距离,但是我想这种距离三五年内完全有可能被填平,甚至在某些领域有可能超越。我国家在罕见病或者少见病方面是有非常大优势的,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机遇,基于中国人群的需要去研发,加上现在国内制药企业和科学界发展迅速,我完全有信心中国在精准治疗领域能够走到国际前列。当然,进一步讲,国际前列不前列也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最重要的一点是满足中国人的需求,这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方面,精准检测在肿瘤精准治疗领域的重要性被行业重视起来。以胃肠道间质瘤的靶向治疗方面,走在所有实体瘤前列,也是临床精准诊断、精准治疗的一个范例,在胃肠道间质瘤精准治疗药物方面有很多,但在PDGFRA外显子18突变的胃肠道间质瘤治疗患者对现有已批准的KIT药物均不敏感。

“也就是过去精准治疗药物伊马替尼、舒尼替尼、瑞戈非尼等几乎疗效等于零,在这样的特殊肿瘤类型上,阿伐替尼发挥特殊的作用,客观疗效和生存获益都明显高,疗效超过90%以上,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所以阿伐替尼的出现不仅仅是在胃肠道间质瘤精准治疗中提供了很好的药物,它实际上也是对我们观念上又一次巨大冲击。就是我们过去一直在用分线治疗,实际上很多情况不科学,在精准医学时代,应该在精准诊断基础上依据基因类型不同选择药物。”南京金陵医院肿瘤中心教授秦叔逵表示。

当然,新的技术和药品的应用也需要医疗体制不断改革来推进。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马军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2015年开启的药审改革,大大推动了我国新药上市的速度,新冠疫情期间我们有21个血液肿瘤药获批。具体到精准治疗检测方面,动辄数万元的检测费用给患者带来很大负担,如今很多精准治疗药物已经纳入医保,我建议精准检测费用也应该纳入医保。甚至可以逐步探索在癌症这类大病治疗领域实施免费治疗。”

相关阅读
多家药企靶向药获批,癌症治疗跑步进入精准时代
零氪科技获阿里健康战略投资,共建中国肿瘤患者全疾病周期服务平台
阿斯利康中国与君实生物就抗PD-1单抗药物达成授权合作
基石药业押中ADC新药:ROR1新药数据乐观,百亿市场再添热门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