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玛特市值三月内暴跌660亿:涨价合理性被质疑,盲盒经济失控

对此,泡泡玛特回应表示,由于供应链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因此采取提价策略以应对成本抬升。此外,潮流玩具在设计上更加精细,工艺更加复杂也导致了成本的增加。而针对这一回复,不少网友表示并不理解,认为泡泡玛特品控弱、毛利高,成本增加并不足以成为涨价理由。

连日来,中通快递“宠物盲盒”事件引发热议,不少网友在进行全面抵制的同时,也将焦点再次转向盲盒经济,盲盒产业“涉赌”等问题也再次引发各方声讨,盲盒经济的代表企业泡泡玛特则首当其冲。

今年,“盲盒+”形式受到大批商家追捧,从起初的玩具,到球鞋,再到奶茶、图书、机票等等,多个领域都已刮起“盲盒风”。真所谓,“万物皆可盲盒”!

不过,在盲盒市场火热表现之下,最初带领盲盒破圈的泡泡玛特却面临着业绩遇冷和股价腰折的危机。结合近期泡泡玛特新产品涨价一事来看,作为盲盒行业的Top1似乎也难敌热度减退、市场饱和等压力。而在新玩家争相入局盲盒赛道的背后,盲盒消费究竟还能支撑多久?

万物皆可盲盒,盲盒经济失控

五一假期刚结束,各大出行平台在赚取常规收益的同时,想必也收割了不少“机票盲盒”的韭菜。据媒体报道,自同程旅行率先推出98元机票盲盒后,飞猪、携程、去哪儿等平台和各家航司便开始跟风,在清明和五一假期分别推出各种66-98元不等的“白菜价机票盲盒。

与此同时,除了机票盲盒外,兰蔻、欧莱雅、海蓝之谜等美妆知名品牌也推出了自己的美妆盲盒,另外,文具盲盒、图书盲盒、考古盲盒,以及食品领域的奶茶盲盒、生鲜盲盒等也在近段时间相继面市,将盲盒经济推向一个新的高潮,有网友将其称为“盲盒+”经济。

然而,热闹之下,一些不安分因子便蠢蠢欲动起来,打起了动物活体的主意。5月3日晚,有网友爆料在成都某中通快递网点发现一辆装满160余只猫狗的货运车,而据蓝鲸财经此前报道,上述猫狗的发货地是成都三联花鸟市场,当地商家以售卖盲盒的名义打算将活体宠物快递至买家方。对此,不少网友表示,如此罔顾生命的行为,应该遭到重罚、抵制!

央视新闻评论道:“用盲盒装动物,将一些人的快乐建立在动物痛苦甚至失去生命的基础上,是对人性的背离,也是娱乐的异化。相关法律禁止寄递活体动物,商家必须遵守,快递公司也不应明知故犯。遵从人性,尊重法律,就不会有如此恶劣、如此出格的盲盒。”

回归盲盒经济本身,中消协将其归为“概率”营销之中,即指利用人性弱点,经营者在销售过程中利用猎奇心理、获奖心态,通过概率、算法,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对于“概率”营销中存在的问题,中消协指出,一是盲盒范围不断扩大,涉及玩具、通讯产品、餐饮、机票、网络游戏、活体动物等各种类型,部分消费者沉溺盲盒产品,过度消费;二是部分网络游戏玩家为了抽中心仪的奖品,不断充值;三是一些商家对购物凭证进行抽奖,实际却推销质次价高的商品,有的还不兑现奖品;四是部分商家利用消费者数据通过技术手段提高不活跃用户的中奖概率或中奖金额,刺激消费。基于此,中消协提示相关经营者,要从产品本身下功夫,不要一味蹭盲盒的营销热度,赢得了眼前的利益却丢掉了长远的口碑。

鲸平台智库专家、百联资讯&鸿门投资创始人/私域电商研究中心主任庄帅在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政策及舆论导向分析,就目前来看,中国消协对盲盒的警告,和政策导向上,都是对盲盒经济不利的。再就是舆论导向,例如人民网,新华社和央视这三大央媒的态度,对近期盲盒的报道基本是以负面为主,比如对文具盲盒,宠物盲盒的批判。所以舆论导向对盲盒经济同样是不友善的。

盲盒“顶流”遇瓶颈,市值三月内暴跌660亿

事实上,与“盲盒+”经济同样备受关注的,还有近期盲盒“顶流”泡泡玛特涨价一事。据了解,泡泡玛特4月推出的多款新品盲盒价格均有所上涨,目前售价已至69元。

对此,泡泡玛特回应表示,由于供应链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因此采取提价策略以应对成本抬升。此外,潮流玩具在设计上更加精细,工艺更加复杂也导致了成本的增加。而针对这一回复,不少网友表示并不理解,认为泡泡玛特品控弱、毛利高,成本增加并不足以成为涨价理由。

蓝鲸记者就原材料价格上涨是否会影响产品定价一事也采访了同处潮玩行业的TOPTOY。对方表示,目前公司主流盲盒的售价在59至89元区间,不会迫于资源或供应链压力把59涨到69,且目前没有感受到供应商所谓原材料上涨的压力,没必要涨价。不过,TOPTOY方面也坦言:“产品是会变的,新一代的设计也是会变。如果说有一天我们也感受到了原材料的涨价,那产品价格可能会涨,比如说塑料原材料突然翻了一倍,那我能不涨价吗?”

而对于本次泡泡玛特的提价,有业内人士表示,与盲盒玩具市场日渐饱和、潮玩行业竞争加剧之下,泡泡玛特业绩增速放缓有关。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认为,此次涨价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提升公司业绩增长。

最新年报显示,2020年,泡泡玛特营收2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3%。而这看似接近50%的增速,却不及前两年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公司品牌产品的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71.2%下降至2020年的68.7%。对此,泡泡玛特方面在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表示:“营收放缓与疫情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自己的收入占比里面线上近38%,线下62%,线下去年疫情整个一季度受影响非常大,整个6、7月份包括12月份,北京地区、东北地区还有其他地方都会受疫情影响。”另外,谈及毛利下降的原因,泡泡玛特透露,主要由于提高产品的工艺质量,产品工艺愈加复杂,以及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毛利率下降。

庄帅认为,在竞争变多,行业增速不变情况下,行业内公司保持核心竞争力,以得到高于行业的增速,乃至于平行于行业增速的难度会变大。这是因为同一个领域内涌入了更多的竞争者。所以企业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最直接、简单、有效的应对方式就是涨价,在销量不变情况下,涨价可以提升销售额和毛利率,但涨价是否能够提升市场份额,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因为价格的上涨可能会导致购买量的下降或消费者的转移(因为消费者有了更多的选择)。大部分企业为了更好的增长,可能会选择其他的方式。例如渠道的加速拓展,市场的加速拓展,亦或是内部的经营效率提升,最重要的是新品研发的能力要与时俱进。显然,后面的几种解决方案对企业的经营要求更高。泡泡玛特选择的涨价这种方式是最容易,但同时也是风险反而是最高的一种方式。

对于泡泡玛特来说,业绩疲软、产品涨价背后究竟是疫情影响还是市场需求变化使然,我们暂且未知。不过,从二级市场的反应来看,投资者对于泡泡玛特的信心似乎大不如前。蓝鲸记者观察到,截至5月7日收盘,泡泡玛特报价61.3港元/股,总市值859.39亿港元,股价较今年2月中旬107.6港元的最高价已跌近一半,总市值也相应蒸发超660亿。业内人士表示,这其中或是受到此前“二次销售”事件的影响,也或是受到行业竞争加剧的压力。无论如何,在潮玩文化顺势破圈、参与玩家日益增多之下,泡泡玛特仅仅依靠盲盒玩转赛道的单一方式不再具备强竞争力,公司未来之路任重道远。

相关阅读
每日优鲜冲刺IPO:履约费用率降至25.7%,数字化运营成核心壁垒
80后男生把女装做上市,估值3000亿
小罐茶对标咖啡品牌:布局多业态、多品牌,欲做茶中“星巴克”
荔枝一季度亏损再扩大,入局车载播客场景能否实现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