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8年,赚了100万+,我不是“韭零后”

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创业最前线

“我炒币就是为了赚钱,赚更多的钱,没别的。”陈淼毫不避讳自己炒币的目的,这也是当下众多年轻人投资的缩影。

去年底,大批年轻人冲进股市、购买基金或者杀入币圈,在社交场合的话题Top1非理财莫属。他们未必是想通过投资理财获得真正的“财务自由”,大多数年轻人只是想赚一些零花钱。

然而,当时他们并未意识到,当大家一窝蜂地开始投资理财时,一场风暴也在无声中酝酿着。“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股神巴菲特的这句话,可谓字字珠玑。

随着今年初股市的回调,众多年轻人在股市中溃败,最终沦为“韭菜”,哀嚎声遍布社交网络,关于“基金”“跌妈不认”等词语轮番上热搜。但是,也有人幸运地收获了财富——炒股8年,一位90后赚到了100万+。

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投资就像一场赌局,在这场赌局中,他们的欲望被无限放大。或许,等真正经历过了波动,年轻人才能回归理性。

01

进入赌局

“如果能穿越回几年前,我一定把手里所有的钱都用来买比特币。”2021年,比特币的价格节节攀升,王丞在微信群里跟朋友吐槽,后悔没在之前多买点币。

“哪怕穿越回半年前,我也会举债买币,借高利贷也值。”王丞的另一个朋友附和道。

2019年底,王丞身边不少朋友都在炒币,彼时正值数字货币大火,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价格不断攀升,如比特币在2019年上半年的价格曾一度涨至接近14000美金,早期进场的朋友都捞了一笔。

王丞了解了情况后跃跃欲试,不过她也清楚币圈的风险,因此只拿出几千元试水,其余的闲钱则买入了风险相对较小的基金。

王丞初试比特币,投资风格也较为保守。“涨点就卖,跌了再买入。”如此操作了几次,等比特币价格涨到1万美金以上,她就不敢再入手了。“听多了因为炒币而一夜破产的新闻,有点怕了。”她宁愿谨慎一点,也不希望冒险。

比王丞早一年,在财经自媒体工作的陈淼在2018年中就已经进入币圈。那时,他看到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合约出现问题,导致很多人爆仓。他有些不解:加杠杆明明风险很大,为什么还有人趋之若鹜?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买了几百元的以太坊,想体验下炒币的感觉。当时币圈正处于熊市,他没敢多买。

等过两个月他想起来再去看的时候,发现跌了50%。因为金额较少,他没太在意。接着,那年11月,比特币因分叉跌破5000美元,他看准时机抄底买入。这次,他幸运地赚了一倍。

相比于王丞和陈淼在投资中的稚嫩,同样是90后的王宇,已经有8年的炒股经验。

2013年,王宇刚满20岁。他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股票软件企业,处于这个行业,身边又有很多人炒股,他也忍不住尝试。

他把工作赚来的钱都投入到股市,前后累计投入约10万。“那时年纪小,没有什么投资逻辑,也不会看财报,完全是凭感觉炒股,而且都是短线投资。”王宇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23岁的李夏也是在大学时就尝试投资,但他真正开始系统性投资是在2019年的上半年。那时他正在读金融学硕士,后来也曾在一级和二级市场实习,基本上接触了所有的证券系投资产品,如基金、逆回购、个股等。

不同于盲目投资的年轻人,李夏会做一些准备工作。“我会粗略地浏览财报,看K线图,还会思考行业是否值得投。”

但是,他也承认,自己本身的投资逻辑是混乱的,并没有真正把财报拆开分析,对整个行业的理解也停留在直觉层面。所以在买入一部分看似“性感”与“有前途”的股票后,他也遭受了部分损失。

李夏的投资组合非常分散,有贵金属、美股、以及各种板块的A股,基本不会出现大幅亏损的情况。

在之前的牛市中,他有几只股票被套牢,“会有一种亏钱的挫败感,但更多的是一种玩游戏输掉的感觉。”因为他明白,金融投资就像数字一样,真正投进去的钱也是存款,短期内不会使用。所以,每当“输”的时候,他选择暂时闭上眼睛,不看、不想。

遇到投资亏损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李夏一样淡定自若。

刚开始炒股时,王宇也确实赚到一些钱。但2015年6月,股灾突然降临。据统计,从6月15日至8月26日,共计52个交易日,其中有21个交易日指数大幅下跌或暴跌,有17次千股跌停,其中更有数次逾两千只个股跌停。

那一年,王宇频繁地经历大起大落。“经常是辛辛苦苦两个月赚来的钱,一周亏回去,或者两三个月的收益,半个月亏完。”

一来,他不舍得割肉,二是不相信运气这么差,完全一副“赌徒等翻本”的心态,结果赚来的钱几乎又全赔了进去。“白玩一场。”王宇感叹道。

在某种意义上,投资也是一场赌局,在这场关于人性的博弈中,任何人都可能沦陷。

02

反人性的赌博

从一定程度上看,投资是一场“反人性的赌博”,因为人性偏向于喜欢“立竿见影的成功、有投资就有大回报”,但投资则需要人们克制并冷静,甚至要做到独立思考、逆势而为,就像巴菲特说:“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

因此,在投资这场博弈中,人性中的欲望和贪婪暴露无遗,如何控制贪婪并获得回报?这是一门学问,对每一位投资者都是考验,对年轻人来说更是如此。

让王丞始料未及的是,从2020年底开始,比特币价格一路狂飙,到今年最高价格超过了6万美金。她错失了上车的机会。

“只赚到了一顿饭钱。”王丞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王丞看着朋友在朋友圈晒比特币的收益,总是忍不住后悔,“当初要是拿住,再多买点就好了。”

如果说王丞没赚到钱是因为过于谨慎,那么,陈淼投资不利则是因为带着赌博心理。

“初衷就是为了赚钱,赚更多的钱,没有别的。”谈起炒币的初衷,陈淼表示。他最多曾经赚到过10万元,也曾亏得全身只剩下不到1万。

买过几次币之后,他胆子大了起来,加了10倍杠杆做合约,这加剧了投资的波动幅度,也放大了风险。

2020年3月12日,这是很多币圈人印象深刻的日子。这一天,从晚上7点开始,比特币在30分钟内狂跌2000美元,从7300美元最低跌至5500美元,创下五年来最大单日跌幅。

那一晚,币圈“横尸遍野”,众多人彻夜无眠,陈淼便是其中一个。那一天,他连本金共亏损90%左右,身上全部剩余资金不到1万元。爆仓的那一刻,陈淼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似乎时间都静止了。

这时候,他也终于体会到,为何杠杆风险大,还有人拼命地加杠杆。“在财富效应的推动下,人是会失去理智的,就像有人因为钱贩毒、抢劫一样。”陈淼事后反思,这就是在赌博。

和陈淼一样,郑晖在币圈的赌场中,也先是尝到甜头,而后黯然退场。

还在大学时,他便开始炒币。“那时候每月的生活费1300元,我留300元充到饭卡里,其余的全部用来买币。”

2013年11月初,他一共投入5万元,买入了比特币和莱特币。当月17日晚,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比特币和其它虚拟货币,如同任何在线支付体系一样,可能拥有长期前景。这个信号发出之后,比特币一晚涨了2000多美元。

第二天,一觉睡醒的郑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12月中旬,当他清仓时,连本带利收回的本金有13万。仅一个多月,他就净赚8万。

“感觉特别爽。”但是兴奋过后,他又觉得有些惶恐。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种投机行为,只要不离场,总会有输的时候,而自己的思想、学识也没有跟上赚钱的速度。

“那时候虽然赚钱,但是睡觉都不踏实,我害怕在波动中会被甩出去。” 郑晖向「创业最前线」表示。

但是除了投机,他没有其他办法让自己的财富升值。再加上之前体会过暴富的喜悦,郑晖在投资上变得有些激进。

“我计算过,黄金、股票的回报率都没有比特币高。”郑晖说。于是,他打算再赌一次。他找外公借了3.5万元,加上自己攒下的钱,一共投入5.3万元,买入一种山寨币。

那时,他只沉浸在自己的主观意向中,没有考虑到亏损的情况,也没有设置止损点。这一次,幸运之神不再眷顾。

2014年初,山寨币暴跌, “但是舍不得割肉,也不想承认亏本的事实。”他赔到连饭都吃不起,让朋友在食堂帮忙打一份菜、三两饭,一共花1.9元。两天里他只吃了那一顿饭。

硬撑了一段时间之后,在5月的一个早上,他去网吧上网时突然就想通了,将山寨币全部卖掉,把钱提出来。这时,他的本金只剩下了8000元。对于每月一千多元生活费的郑晖来说,这个亏损是个天文数字。清醒之后,他不再踏足币圈。

“在金融市场,大家都是韭菜,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没有人可以一窥其全貌。”李夏表示。

作为金融学子,他还是建议大家去投资,因为不投资的话,钱会百分之百地贬值。但他也希望大家明白金融最基本的定理:收益越大,风险也越大。

03

90后还是“韭零后”?

2020年底,大批年轻人重仓购入基金、股票,却在今年初遭遇暴跌,这批热衷于投资的90后因此被戏称为“韭零后”。

为什么他们会成为“韭菜”?

“因为很多散户不能理性地看待股市,很多人只是听到一些所谓的内部消息,比如哪只股票或哪个行业会涨,便匆忙买入。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这个行业是什么情况,这不是投资,而是投机,甚至是赌博。”投资人丁辰灵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20年前,丁辰灵买入新浪的股票,翻了20倍,这是他在股市中赚到的第一笔钱。后来,他开始做投资,曾是峰瑞资本的LP,以及蔚来汽车上市前的投资人。2020年,蔚来汽车迎来至暗时刻,股价跌到2美元,这时,他却带着一众粉丝杀入抄底。

“当蔚来股价跌到2美元时,这就变成了一个高胜率高赔率的标的。”丁辰灵表示。正如查理芒格的名言:大多数人都忙于计算,但却懒于思考。“投资不是赌博,也不是投机,而是思考,挑选优质的标的要思考,出手时机也要思考。”

“哪只基金能赚钱?”李夏的朋友们经常向他咨询这个问题,但他们多半连上证指数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无脑地冲向股市、基金,很容易变成货真价实的‘韭菜’。”李夏表示。

阅读股票大盘、理解宏观经济需要多年的系统性训练,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麻将都不能一时半刻就学会,更何况投资呢?”李夏说。

盲目投机,是年轻人沦为“韭菜”的第一个原因。好赌,则是他们投资失败的另一个因素。

在股市上,人性很容易被涨跌操纵情绪。很多人喜欢根据K线图猜涨跌,进行买卖。“实际上,K线图可以作为买入、卖出的辅助,但是不能只看图就觉得可以跑赢市场。”丁辰灵说。

“90%的华尔街基金经理都跑不赢指数,30万毕业于哈佛、耶鲁等名校的华尔街从业者谁不会看图?他们都赢不了,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通过看图就跑赢市场?”

丁辰灵称,投资前一定要理解公司增长的核心逻辑。“比如茅台,类似于中国的LV,是绝对的头部奢侈品,有巨大的市场;再比如招商银行,虽然规模不是最大的,但是最优质、最有利润的客户几乎全都在招行。”

在丁辰灵看来,年轻人之所以沦为“韭菜”,是因为有些人认为老老实实研究投资来钱太慢。

人性天然好赌,但投资毕竟不是赌局。要想在投资场中游刃有余,年轻人还是要掌握一些必备技能。比如,学会看财报、分析行业。

此外,丁辰灵认为更重要的是,年轻人要学会不偏不倚地看待这个世界。“很多人,尤其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往往会偏执。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受过良好教育或者有亮眼的就业经历,错把学历当能力。”丁辰灵解释,书本上的知识必须要经过市场检验。如果实际结果和预期不同,年轻人就需要反思,并且做出改变。

他建议,初涉股市的人可以先拿一点资金试水,即使亏完了也不会影响到生活,但是这段经历可以给自己带来飞速的成长。“只有不断犯错才能不断修正自己,知道什么是正确的。”

实际上,很多年轻人在经历投资的溃败之后,也确实回归了理性。

经历过暴跌之后,郑晖不再沉迷于炒币,他开始按部就班地学习、工作。2019年,他把赚到的第一笔钱,还给了外公。“虽然没能力给他利息,但也没让他承受损失。”

后来,他反思那段经历,觉察出自己的底层逻辑错了。一个人想要挣快钱的话,就会比较激进。回想起来,郑晖还觉得有些幸运,虽然他没有通过比特币暴富,但也没有因为它影响到正常的事业进展。

在之后的投资中,他吸取教训,不再追求高收益。2017年,他买过货币基金,虽然收益不多,但是胜在稳定。自2019年起,他又用积蓄加上借来的钱,在福建福州老家投资了两套房产,房产看得见、摸得着,更让他安心。

亏损之后,王宇也变得谨慎。他给自己设定目标,达到目标就卖掉,不再一味追求高收益。

他也不再偏爱短线操作,他把资金按比例分配,6成用于长线投资,4成操作短线,并拿出三分之一的资产买了零风险的货币基金。

这次股市回调,王宇也幸运地避开了。春节前,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市场行情在变差。“平常操作一次能赚几万元,春节前基本赚不到钱了。”春节前几天,他全部清仓,因此躲过一劫。

炒股8年,王宇已经赚了100万+,跟其他年轻的投资人相比,他算是幸运的。

当前,很多年轻人的投资还停留在“追涨杀跌”阶段,持有一段时间,发现股市稍微有浮动,就选择回撤,还有人为每天跌百八十块而惴惴不安。不过,经历过这次回调,部分人已经能归于理性。

“投资跟人生很相似,不能只看当下,要把投资当做精细化的,长达几十年的资金管理事业。”丁辰灵对「创业最前线」说。

去年,很多散户赚到了钱,但是在今年年初回撤时,很多人又都亏了回去。大潮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借用孙子兵法的一句话,胜兵先胜而后求战。也就是说,确定自己能赚到钱的时候,再去投资。只有这样,才不会变成韭零后。” 丁辰灵表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