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的双面写照:三年两度踩雷、亏损难题犹存,营收与GMV高速增长

有赞方面强调称,相关情况及交易发生在关贵森加入公司之前,且与有赞方无关。不过,仍有部分投资者认为,有赞涉嫌信披违规,损害了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这对有赞而言,无异于开年后的一个“大雷”。

日前,港股上市企业中国有赞因一则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辞任的公告而站上舆论风口。

根据有赞发布的公告,该公司董事长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已从公司辞职。有赞方面强调称,相关情况及交易发生在关贵森加入公司之前,且与有赞方无关。

不过,仍有部分投资者认为,有赞涉嫌信披违规,损害了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这对有赞而言,无异于开年后的一个“大雷”。

若将时间线拉长来看,有赞在借壳上市近三年的时间里,可谓是雷声与掌声齐鸣:三年内两度“踩雷”、仍陷亏损泥潭的同时,有赞的营收与GMV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在股价与市值方面的表现也异常亮眼。

原董事长涉刑事犯罪已辞职,有赞被指信披违规

有赞于2月17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公司董事长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已从中国有赞辞职。有赞方面在公告中强调,相关情况及交易发生于超过10年前且在关贵森于2011年2月加入该集团前,且司法程序的涉及事项及有关公司与中国有赞或其活动、业务或人员无关。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的信息,关贵森涉嫌向中诚信托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忠民行贿,并从有关项目中获得2800万元非法利益,该款项已于2018年被法院裁定为非法收益。而关贵森本人早在2017年5月就闻讯外逃,同年6月景德镇市浮南地区人民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直到2020年12月关贵森才投案。

公开资料显示,关贵森出生于1963年9月,1984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此后三年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读研。毕业后,其先后在海南科工集团、太合控股有限公司、北京东森金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等企业任职,2011年2月被委任为中国创新支付(即中国有赞前身)执行董事、法定代表兼集团主席,开始与中国有赞产生交集。

虽然有赞方面有意与关贵森划清界限,但有投资者认为,此事对公司股价造成了明显影响,自消息公布后的三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累计下跌超14%。而在关贵森外逃期间,有赞方面一直没有披露该信息,关甚至还以有赞主席的身份继续公开参加活动。因此,不少投资者认为有赞涉嫌信披违规,并有意向有赞方进行索赔。

对此,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作为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有赞是否涉嫌信批违规,取决于上市地香港的监管规定。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香港法例第571章)第XIVA部内幕消息的规定,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GEM上市规则》第17.10 (2)条的规定,关贵森作为中国有赞主席兼执行董事涉嫌刑事犯罪属于应当披露的信息,中国有赞知悉后应“在合理地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公布。

据此,他认为,中国有赞是否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与关贵森因何事涉嫌犯罪无关,而取决于公司向公众的披露是否及时。根据中国有赞在公告中的解释,董事会于近日才从中国的新闻报道中获悉关贵森涉嫌刑事犯罪。如果上述内容属实,中国有赞并不构成信批违规。

“但在2017年6月6日景德镇市浮南地区人民检察院对关贵森立案侦查、江西省纪委监委和省追逃连续两年将该案列为省级挂牌督办案件的情况下,中国有赞是否于近日才获悉上述信息我们不得而知。”李旻称。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对记者指出,根据《证券法》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公告的证券发行文件、定期报告、临时报告及其他信息披露资料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投资者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可以依法要求信息披露义务人承担赔偿责任。

三年两度“踩雷”,亏损难题犹存

公司原董事长涉案外逃3年、投案后辞职一事对有赞而言,无异于2021年开年后的首个“大雷”,也在原本平静的资本市场掀起波澜。

实际上,这并非有赞上市以来踩下的第一个雷。早在2019年初,有赞高层在公司年会上发表的有关996制度的言论,经发酵后不断在网络上传播,也曾一度将有赞推上了风口浪尖。

彼时,据媒体报道,有赞公司高层在公司年会上突然宣布将实行“996上班制”。按照这一制度,有赞员工的正常工作时间为早上9:30到晚上21:00,周三为家庭日,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

尽管有赞方面随后澄清表示,996制度并非明文规定,并称当时发言的CTO只是在做一个技术部门而非全公司的年终汇报,并不是在发布一条公司规定。但由此引发的争议,至今仍在互联网圈被广泛讨论。

除了数次面临舆情危机,在业绩层面,有赞也依然深受亏损难题拖累。自2018年在港借壳上市后,有赞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2019年,有赞分别亏损4.31亿元、5.92亿元;2020年以来,疫情刺激商家更重视线上运营,但有赞在2020年前三季度仍未走出亏损泥潭,当期公司股东应占亏损1.79亿元,同比减少31.83%。

在这一特殊背景下,有赞自2020年起持续加码当下正火的直播电商,被外界视为扭亏的关键举动。

2020年3月,有赞正式发布两款基于小程序的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提供直播解决方案,并与其他直播平台寻求合作;5月,有赞宣布认购爱逛母公司10%的股权,首次直接入股直播公司;同月,有赞还联合杭州栖悦城•西溪奥特莱斯举办“全民狂欢购物节”,该公司创始人兼CEO白鸦与快手主播二驴平荣夫妇在现场进行直播活动,最终引导超3000万成交额。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直播电商在2019年就已站上风口,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巨头早已入局,凭借各自的优势率先吃下这波红利。而有赞作为后来者,与前述巨头相比,在资源、流量等方面都略逊一筹,可分食的空间并不大。

股价与市值翻数倍,营收与GMV高速增长

资料显示,有赞成立于2012年,原名“口袋通”,被誉为“中国版Shopify”,也被称为“微信生态上市第一股”。2018 年有赞与中国创新支付合并,更名为“中国有赞”实现借壳上市,并通过后者旗下子公司获得支付牌照。

从主营业务来看,有赞主要向商家提供网上开店、社交营销、提高留存复购,拓展全渠道新零售等业务。据有赞官网介绍,目前该公司旗下拥有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有赞教育、有赞小程序、有赞学院等SaaS软件产品及人才服务,面向开发者的“有赞云”PaaS云服务,面向品牌商的有赞广告、有赞分销、有赞客,面向消费者的有赞精选、有赞微小店等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年内两度“踩雷”、仍陷亏损泥潭的同时,有赞也有颇为亮眼的表现,股价与市值翻倍增长,在营收、GMV方面的表现也值得称道。

2018年4月19日晚间,有赞正式完成在港借壳上市,白鸦在内部信中提到,以当前每股0.58港币的价格计算,有赞的市场价值将超过60亿港币。截至2021年2月23日收盘,有赞报收3.91港元/股,总市值约674.87亿港元。以此计算,有赞上市后的股价累计增幅达574.14%,最新市值约上市之初的11倍。

另据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有赞实现营收5.86亿元,同比激增208.42%;服务商家的GMV为330亿元,同比增长65%;截至2018年底,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为58981家。2019年,有赞营收进一步增至11.71亿元,同比增长99.7%,服务商家的GMV为645亿元,同比增长115%;截至2019年底,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82343家,其中新增付费商家54702家。

进入2020年后,受疫情影响,大批线下企业被迫转型线上经营,进一步助推有赞保持高增长。根据有赞最新发布的2020年前三季度财报,该公司当期营收13.07亿元,同比增长65.4%;服务商家的GMV达到723亿元,同比增长达90%;新增付费商家数量则同比增长22%至45328家。

显然,有赞在上市以来实现了营收与GMV的双增长,同时新增付费商家高于流失商家,表明有赞对商家的吸引力仍然足够强。

东兴证券曾在一份研报中提出,未来线下零售仍然将是零售的主流,而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将给线下零售带来新的价值;加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帮助教育了线下商户,明白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的价值,预计中国有赞将持续保持高速增长。

在这双面写照之下,有赞何时能够扭亏,无疑成了其面临的主要压力,也是投资者迫切需要知道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