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升一字跌停,去年股票基金冠军对光伏多翻空

作为光伏概念股,东方日升被众多基金重仓。

2月1日,受预告业绩大幅下滑影响,东方日升(300118.SZ)开盘一字跌停,跌幅19.99%,报19.29元/股。截至收盘,封单逾36万手。

2021年开年以来,东方日升股价震荡走低。截至2月1日收盘,相较2020年末28.83元收盘价,东方日升股价已跌去33.09%。

四季度业绩巨亏,股价却大幅上扬

1月29日晚间,东方日升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公告显示,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6亿元至2.4亿元,同比下降75.35%至83.57%;1月31日晚间,东方日升2020年度业绩预告补充公告显示,公司2020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1.4亿元至-0.6亿元,同比下降107.29%至117.00%。

根据东方日升2020年三季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约6.5亿元,扣非净利润3.5亿元。以此数据计算,东方日升2020年四季度亏损高达4.1-4.9亿元。

在业绩预告中,东方日升从光伏产品毛利率下降、汇兑损失、非经常性损益增加等三方面对业绩滑坡作出了解释。

具体来看,在毛利率方面,与上年同期相比,公司2020年光伏电池片及组件产量增加、相关光伏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增加,但由于受组件上游主要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及组件销售价格下降的双重影响,本期光伏产品的销售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尤其进入第四季度,组件销售平均毛利率较前三季度下降约 13%-15%,对营业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 4.5-5.4亿元。

在汇兑损失方面,公司受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影响,外币货币性项目折算产生汇兑损失,计入财务费用的汇兑损失金额约为0.9-1.2亿元。上年同期为汇兑收益,金额约为1.2亿元。

在非经常性损益方面,公司本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亿元,主要为公司所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上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5亿元。

然而东方日升的股价走势却与四季度惨淡的业绩形成鲜明反差。2020年四季度,在光伏行业结构性行情中,东方日升的股价从10月初的16.97元涨到年末的28.83元,涨幅近70%,12月28日盘中还创出31.99元的历史新高(前复权)。同花顺iFinD显示,2020年四季度,同属光伏行业的隆基股份涨幅为23.21%,通威股份涨幅为44.62%,东方日升四季度的涨幅远超这两只光伏龙头股。

去年股基冠军多翻空

作为光伏概念股,东方日升曾被众多基金重仓。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东方日升出现在26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名单中,其中甚至有2020年股票型基金冠军汇丰晋信低碳先锋。

而东方日升也是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夺冠的重要功臣。基金定期报告显示,东方日升于2020年1季度进入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十大重仓股行列,且整个2020年获持续增持。2020年3季报显示,汇丰晋信低碳先锋持有东方日升1735.48万股,持仓占比9.70%,为第一大重仓股;2020年4季报显示,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对东方日升的持股数量增加至1946.62万股,不过持仓比例下降到7.58%,为第二大重仓股。此外,陆彬管理的另一只股票型基金——汇丰晋信智造先锋,4季报中第一大重仓股也是东方日升,持仓比例达9.56%。

但近期,陆彬在接受蓝鲸财经采访时明确表示:“光伏我看到的更多是风险。”

他在采访中提示了光伏行业猛烈扩产对行业盈利的影响。他表示,光伏在需求层面的确定性很高,但市场普遍低估了光伏的强周期性,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已经有大量的公司在通过二级市场再融资,这说明他们有巨大的资本开支计划,到了2021年尤其是二季度以后,各个环节的供给会迅速爬坡。而在需求相对确定的情况下,超预期的供给会对行业盈利产生巨大冲击。

就在2021年1月22日,东方日升刚刚公告发行可转债,拟募集资金33亿元,用于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与创新中心项目。

此外,在1月29日,陆彬再次公开发表了一篇题为《价值只会迟到,从不缺席》的文章,并在文中写到:“好赛道中的质地一般公司也享受了巨大的估值溢价,即将面临景气拐点的高景气行业基本面担忧也正在被市场忽视……我们认为2021年的投资机会或在‘低估值的顺周期行业’,他们大部分分布在所谓的‘现在的一般赛道’或者‘目前的低景气行业’,PB-ROE策略或迎来上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