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海财险10%股权四年三换接盘方,这次恒安投资拟入局

专家建议,华海财险要首先保证股东结构的理顺,保证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确保公司经营的方向感;另一方面在于人才队伍的专业,给股东以安全感和信心。

近日,华海财险披露一封股东变更公告,股东七台河市鹿山优质煤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鹿山优质煤”)拟将所持10%股权,对应1.2亿股权,出让给佛山市顺德区恒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安投资”),而特别之处,在于这笔股权,已经自2017年至今更换三次股权受让方,之前两度拟交易动作,均已未有下文。对于股权难出手,专家分析,或存价格难以协调一致、交易双方意愿改变以及发现交易股权潜在“瑕疵”等问题,针对于具体原因,蓝鲸保险向股东相关方核实,但均未获回应。

回溯华海财险的发展之路,股权变更之中因报送虚假材料,内部治理不合规等问题,接连被监管点名,业务发展方面,成立以来业绩表现并不算稳定,曾所强调的海洋保险业务也非主业,而是在车险市场拼抢。对于华海财险的未来发展,业内建议,首先需先优化股权结构,保证管理层稳定,增强业务发展基础,进行专业化管理,进而找到适合自己的细分蓝海市场。

一笔股权三换受让方,鹿山优质煤10%股权4年未脱手

成立于1999年的鹿山优质煤,注册资本3450万元,主营煤炭批发、原煤开采。其所持华海财险这笔占比10%的股权,至今已是第三次筹划出让。2017年,手中握有华海财险10%股权的鹿山优质煤拟将手中1.2亿股股份,拟以每股1.5元的价格,转让给北京星联芒果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联芒果”)。成立于2014年的星联芒果,主要从事实业投资、金融及房地产投资、创业投资等。当时公告之中,星联芒果强调,其与华海财险其他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权代持或其他安排。

但这笔股权在披露拟转让公告后即陷入沉寂,直到2年后,2019年,华海财险再度公告这笔股权的出让动态,但受让方,已经变成了河南新东方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方置业”),这家主营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新东方置业为星联芒果孙公司,而在此前提下,新东方置业承诺指出,其投资华海财产的资金源于合法的自有资金,未接受他人委托持有华海财险的股份。

但这笔交易在公告一年多的时间后,再度被新的交易方案覆盖,也就是近日披露的,鹿山优质煤拟将华海财险10%股权,转让给恒安投资。据蓝鲸保险了解,恒安投资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20200万,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显示,恒安投资与此前有意受让这笔股权的星联芒果、新东方置业并未有明确的关联关系,此外,恒安投资也承诺,与华海财险其他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从2017年到2021年,四年的时间内,接连更换三家股权受让人,鹿山优质煤出让股权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定,出让之路,也不可谓不坎坷,但接连调整股权受让方的具体原因,并未向外界透露过多,蓝鲸保险多次联系股东方,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华海财险则向蓝鲸保险表示,“股权转让是股东的自主市场行为。该转让行为,需经监管部门核准后方可进行”。

“鹿山优质煤将所持股权进行三度出让,属于老股转让,从华海财险的股权架构层面来看,最终是实现持股比例和持股方的调整”,一位股权交易领域专家向蓝鲸保险介绍称,“股权交易取消可能存在的原因,涉及价格未能协调一致、出让方或受让方改变交易意愿、股权方面潜在法律风险等情况,但鹿山优质煤股权变动的具体原因,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从目前的环境来看,财险公司的小股东股权,较难找到愿意接受的企业”,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补充分析道,与股权比例相对较小,缺少话语权,同时不少企业目前闲置资金有限,投资意图乏乏有关。

“对投资标的本身盈利情况,以及行业发展前景的预估也会改变受让方的态度“,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从保险行业角度提出。随着近年来财险市场的变化,投资的判断也随之改变。

拼杀车险却难见海洋险身影,2020年预计实现综合收益1000万

“股权转让不顺,与华海财险自身的经营状况也有一定关联”,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指出,华海财险成立以来,经营情况并不稳定,尤其在目前的环境下,盈利并不容易。

通过数据情况来看,2015年,华海财险的第一个完整年度,实现保费收入3.79亿元,随后快速上行,随后两年分别实现保费收入11.93亿、15.64亿,但在2018年达到20.52亿后,增幅明显放缓,2019年保险业务收入为21.27亿元,2020年前3季度,则共计实现15.06亿元保费收入。

净利润方面,在成立前3年亏损后,2018年、2019年华海财险扭亏为盈,对于2020年业绩,华海财险回应蓝鲸保险表示,全年实现盈利,截至2020年底,预计实现综合收益约1000万元。

从业务结构来看,定调于“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全国性、综合型财产保险公司”的华海财险,却一直以车险为主要业务,2019年车险保费收入为19.28亿元,占比约9成。

“华海财险早期强调海洋保险,或是为了谋求牌照,成立特色保险公司,但在实际业务有限的前提下,进入车险赛道拼杀”,郭振华向蓝鲸保险介绍称,“但在车险市场,中小险企缺少优势,业务并不好做”。

而对于目前的业务情况,华海财险表示,“自2020年3季度以来,受车险综改影响,华海财险单均保费下降,赔付率大幅上行,与行业走向基本一致。近期,山东省内多地出现冰雪极端天气,发生多起较大车险事故,导致赔付支出增多,对偿付能力、现金流等相关指标产生了小幅影响。”

股东问题数度被监管点名,业内建议首先理顺股权关系、管理结构

而在保险业务之外,华海财险更大的忧患来自于股东管理层。

2016年,华海财险拟进行增资扩股,引入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但在向原保监会报送的材料之中,针对于所存在的关联关系与股东资质的相关材料存在造假。2018年2月,原保监会向华海财险下发《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撤销神州万向、乐保互联的1.2亿增资,并要求华海财险在三个月内引入合规股东,

随后,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接下清退股权,跃升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

但问题的警示不仅于此,2020年12月,银保监会再度对华海财险增资材料材料造假的情况“算账”,加之公司治理不规范的问题,开出61万元罚单。

而在一个月后,华海财险推进股东变更方案,也就更为受到业内关注。“监管目前对于保险机构股权问题十分重视,背后原因在于保险公司股东对于险企的运营战略和路径影响较大。若频繁变动,并不利于保险公司经营”,郭振华指出。

“目前在金融机构股权领域的穿透监管正呈现加强趋势,比大众可查询的关联关系要更为深入和详细,所透析的领域,一方面在于存在的股权关系,另一方面会涉及业务方面是否形成关联”,前述股权交易领域专家指出。

“保险公司作为大型资金与风险交汇的机构,一旦失去合理监管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特别是在前期民资保险企业快速发展后,潜在不少风险,也爆发了一些乱象,因此加大监管力度是规范市场、控制风险的必要举措”,沈萌分析道。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华海财险股权相对分散,合计11家股东中,第一大股东为持股15%的那曲瑞昌,其后共有7家股东并列为第二大股东,各自持股10%,此外还有3家股东分别持股5%。

“股权集中或者较为分散的两种情形,其实各有利弊,当股权集中时,易出现一言堂,引发关联交易违规等情况;而当股权较为分散时,易诱发股东内斗风险”,郭振华向蓝鲸保险指出。而此前,据媒体报道,华海财险曾发生内斗,召开内部紧急会议对时任董秘进行免职,随后被免职董秘发出内部信指出做法不合规。

结合华海财险目前股权结构,以及业务情况,业内也提出了相关建议,“要想重新发展走入正轨,首先是将部分实力不足的股东清理,不至于被拖后腿,其次是引入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增强业务发展的基础,第三是正规化专业化管理,找到适合自己的细分蓝海市场”。

“首先要防范股东内斗、不和,保证管理层稳定,进而对战略规划进行清晰”,郭振华持有相似观点,“最为关键的是需要华海财险明确一条新的路线,在新领域拓展,体现自身的竞争力”。

“公司股东不和,会导致缺少凝聚力,导致战略、规则难以执行,险企难以生存,更逞论进一步的拓展”,王绪瑾提出,“因此要首先保证股东结构的理顺,保证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确保公司经营的方向感;另一方面在于人才队伍的专业,给股东以安全感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