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分期到少儿教育,罗敏的“千亿梦”还能实现吗?丨蓝鲸人物

罗敏似乎始终无法跳离对学生群体利益的垂涎。

“我决定,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我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这是2018年3月12日,趣店创始人罗敏在35岁生日时,在自己公众号写下的话。

如今,趣店的股价1.23美元/股,市值3.12亿美元,比他写下这段话时缩水了94%。

去年12月,趣店推出独立APP“万里目少儿”,并将开办培训乐园一体的线下店,尝试开拓少儿教育新场景。

从校园分期起家,兜兜转转,趣店又回到了学生群体中。而罗敏的千亿梦,还有多远?

创业十年,踩上风口

“连续创业者”可能是对罗敏最好的概括。

2005年11月,江西师范大学毕业的罗敏来到北京,准备跨专业报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管理学研究生。这是他创业生涯的开始。

“北大三角地的各类讲座信息吸引了我,他们有的是知名企业家,有的是知名教授学者,有的是大咖主持人,甚至还有外国元首……这些讲座几乎都不需要门票,每次讲座我总是坐第一排最中间那个位置,提问环节我总是第一个举手,讲座结束总会想方设法和主讲嘉宾聊到最后,哪怕不提问我也会在旁边听着,直到嘉宾离开教室。”

罗敏说,这段“蹭讲座”的经历帮他开了天眼,“半年200场讲座听下来让我脱胎换骨,我不再纠结于名校情结,决定创业。”

模仿Facebook做了底片网,不了了之;做大学校园外卖;2007年,创立记忆日,获得了人生第一笔天使投资,半年内钱被烧光。在电商网站好乐买做过市场和运营,随后离职;做PC版卖盒饭平台夭折。

校园网、团购、在线教育、社交网站、电商等等,对于风口,罗敏亦步亦趋。但失败伴随着罗敏最初的创业十年。

正如雷军那句经典的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2014年3月,互联网金融蒙眼狂奔,罗敏创办了趣分期(趣店前身)。这一次,他成功了。

傍上蚂蚁金服,三年上市

接下来的两年里,趣店发展速度惊人。

2014年,趣店完成B轮、C轮融资。2015年4月,趣店获得1亿美金D轮融资。仅4个月后,趣店完成约2亿美金的E轮融资。其中,投资方里出现了一个关键的名字——蚂蚁金服。

也正是在2015年11月,趣店转向线上放贷、接入支付宝,成了炙手可热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2016年1月,趣店获得近五亿美金的F轮融资。7月升级为趣店集团,同时完成Pre-IPO系列首期约30亿人民币融资。2017年10月18日,成立仅3年,趣店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半年净赚近10亿,2608.9万月活、702.3万活跃借款人,交易额达到382亿元。

潮水涌来、水涨船高,但终究掩盖不了水下的暗礁。校园贷疯狂扩张下,行业乱象不断。花样诱贷、骗钱、P裸照,学生防不胜防。伪造同学身份借贷60万元赌球;从几百元借款,利滚利累积到几十万,最后被逼上绝路。一边是日进斗金,另一边却是深陷深渊的学生。

罗敏曾坦言,“在准备做消费金融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而这种不专业的进场,为罗敏以及趣店埋下了一颗雷。

“借钱不还一律不催收,就当福利送了”

顶着上市光环,罗敏接受了自媒体程苓峰的专访,一篇题为《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文章迅速刷屏。

在文章中,罗敏对校园贷、高利贷、暴力催收、逾期问题、风控问题等作出回应。其中,罗敏说:“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罗敏的回应非但没有平息质疑声,反而迎来了全民声讨,趣店随后取消了全部媒体采访。

然而,其等来的是监管靴子落地。去年12月1日晚,央行、银监会联合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现金贷进行整治。

除了政策,蚂蚁“断奶”对趣店的冲击更大。2018年8月,蚂蚁金服宣布与趣店合作协议到期并将不再续签,趣店从拥有数亿潜在借款人的支付宝及芝麻信用评分系统中剥离。2019年,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

从风光无限到众叛亲离,罗敏又回到了“连续创业者”的轨道。

大白汽车沉寂,万里目深陷“假货门”

趣店转型的第一个项目是汽车金融——大白汽车分期。

从2017年10月开始悄悄布局,仅3个月在全国已经布局150多家自营门店。罗敏对大白汽车寄予了厚望,号称“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平台”。但最终结果是,2019年,趣店宣布逐渐结束大白汽车的销售业务。

随后,罗敏又先后推出校园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等,最终都没有激起任何涟漪。

2020年,奢侈品电商万里目开始公测,官网号称“致力于做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电商平台”。上线之初,万里目抛出“百亿补贴”、“明星带货”、“低价高奢”、“正品保证”等营销手段,万里目高调进入大众视野;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对万里目造假的质疑。多家媒体报道称其涉嫌售卖假冒产品,“涉嫌售假”、“虚假宣传”、“下单后不发货,且拒不退款”等投诉不断。

只是,相比饱受质疑的趣店,万里目算得上罗敏孵化出来的又一个相对成功的品牌,连罗敏的官方微博也改名为“万里目罗敏”。

兜兜转转,重新盯上校园

从校园贷到消费金融、到汽车分期、到奢侈品电商,屡战屡败后,趣店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2020年第三季度,趣店实现营收8.5亿元,较2019年第三季度的25.9亿元营收同比下滑67.2%。净利润则为5.9亿元,同比下降43.2%,年初曾单季度亏损4.7亿元。对比来看,2017年第三季度趣店营收14.51亿元,同比增长308%;净利润6.51亿元,同比增长321.8%——趣店3年来在不断退步。

这一次,罗敏又重新盯上了学生群体。

这当然不是趣店第一次尝试做教育。2018年推出的“趣学习”就曾致力于做“在线教育界的淘宝”。平台一端是讲师,可自由定价,平台不收抽成;另一端连接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讲师。每节课售价低至15元。

然而,趣学习随后被曝出现“薅羊毛”群体。在拿到100元首课奖励后就不会再继续教课,成为“僵尸讲师”;同时,平台号称有5万名讲师,实际大多是一些国内师范院校未毕业的学生,其中不少来自罗敏的母校——江西师范大学。

如今,“趣学习”已经被“万里目少儿”取代。除了独立APP“万里目少儿”外,还将开办培训乐园一体的线下店,第一家门店位于厦门。从APP来看,万里目少儿聚焦素质教育服务赛道,宣称为3-8岁孩子提供篮球、网球、芭蕾、乐高、钢琴、游泳、英语、美术等8个科目的学习。

在“趣学习”失败后,罗敏再次回到在线教育,更大的原因可能是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站上了风口。但显然,非科班出身、不停寻找风口的罗敏,业绩持续下滑的趣店,很难有耐心慢慢将教育做好。

有分析认为,趣店进军教育,更可能是瞄准了教育分期市场。可能不是自己做教育,而是和教育机构合作,为客户提供分期贷款。教育与金融,罗敏似乎始终无法跳离对学生群体利益的垂涎。

从22岁创业开始,罗敏始终在坚持最热门的创业领域。从创业初期的校园网、团购、在线教育、社交网站、电商,到后来的校园贷、汽车金融、奢侈品电商、在线教育,屡战屡败后又卷土重来。不断创业的过程中,罗敏似乎只看到了商业利益。37岁的罗敏,离自己的千亿梦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