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鲸专访|极目生物创始人胡海迪:国内眼科亟需创新疗法,靠“引进+研发”寻找突破口

“为什么我会选择在眼科领域创业,首先,因为我自己曾在跨国药企工作,我知道在欧美或是世界一些其他地区,眼科的技术已经发展得越来越好。全球已经有在眼科领域运用基因治疗的获批案例,也有在给药方法和一些技术上的突破。但中国在这方面十分落后,很多的公司还是投放大部分资源在一些仿制药、生物类似药的研发上。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我们需要创新,需要把世界上更好的产品与技术带来中国。”胡海迪解释道。

近期,国内外眼科领域有两项研究成果引人瞩目:一个是国内北京同仁医院王宁利教授团队发表的“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控制中国儿童近视进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 ,这是一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评估了0.01%阿托品在中国大陆近视儿童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的结果是,与安慰剂相比,0.01%阿托品滴眼液可以减缓低中度近视儿童的近视进展和眼轴增长;另一项是Abbvie收购的 Allergan公司宣布在研药物AGN-190584(有效成分为匹罗卡品)治疗老花眼的两项三期临床GEMINI 1和GEMINI 2达到主要疗效终点,可显著提升患者近距离视力。

而极目生物在今年8月份引入的两款产品ARVN002和ARVN003,其主要成分正是低浓度阿托品和匹罗卡品眼用溶液。

极目生物的举措吸引了不少投资人的注意。今年7月14日,Arctic Vision极目生物宣布完成3200万美元A轮融资。据悉,本轮融资由晨兴创投(Morningside Ventures)领投、原孵化投资人南丰生命科技(Nan Fung Life Sciences)、鼎丰生科资本(Pivotal BioVenture Partners China)继续追加投资。

爱尔眼科(300015.SZ)、莎普爱思(603168.SH)、兴齐眼药(300573.SZ)……深耕眼科治疗领域的公司不在少数,为什么极目生物创始人胡海迪会选择进军竞争日渐激烈的眼科领域?极目生物的价值点究竟是什么?为此,胡海迪接受了蓝鲸财经记者专访,一一回应了市场关注的话题。

潜力巨大:国内患者数量为美国3.7倍

极目生物是一家已进入临床开发阶段的眼科公司,专注具有高商业价值的突破性眼科新药,以解决眼科领域尚未被满足的临床治疗需求。

极目生物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胡海迪在创立极目生物之前,曾先后任职诺华制药(NVS. NYSE)总部,担任AMAC(亚太、中东和非洲国家)、中国和日本的区域医学负责人和健康经济与成果研究(HEOR)负责人;艾尔建医疗(NYSE:AGN) 中国区执行医学总监;拓臻生物中国区负责人等职务,丰富的履历使他获得了国内外眼科领域的很多第一手经验。在此过程中,凭着对眼科的兴趣,胡海迪发现了眼科领域蕴含的巨大需求空间。于是,他选择了创立一家专业的眼科公司,希望能弥补国内外在这一治疗领域的差距。

“为什么我会选择在眼科领域创业,首先,因为我自己曾在跨国药企工作,我知道在欧美或是世界一些其他地区,眼科的技术已经发展得越来越好。全球已经有在眼科领域运用基因治疗的获批案例,也有在给药方法和一些技术上的突破。但中国在这方面十分落后,很多的公司还是投放大部分资源在一些仿制药、生物类似药的研发上。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我们需要创新,需要把世界上更好的产品与技术带来中国。”胡海迪解释道。

相比于美国市场,中国市场的增长潜力可以用“巨大”来形容。

数据显示:2018年,眼科药物院内销售额在美国为2.3亿美元,中国为1.41亿美元;而在患者数量上,以视网膜疾病为例,2018年中国视网膜疾病患者数量达到1100万,是美国视网膜疾病患者数量(300万)的约3.7倍。这意味着,中国眼科治疗领域存在着大量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百万葡萄膜炎患者需求待满足

据极目生物透露,该公司在初期,以产品引进模式为主,在此基础上通过融资逐步建立内部研发能力。这个迄今成立一年多的公司,目前已经有三款产品:ARVN001、ARVN002、ARVN003。其中,极目生物表示, ARVN001有望最早实现临床开发与上市。

极目生物于今年3月从美国Clearside Biomedical, Inc. (CLSD.NASDAQ) 公司引进ARVN001 (在美国称为XIPERE) ,获得了它在大中华区和韩国的开发和商业化权益;该产品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权益由博士伦公司于2019年10月获得。ARVN001是一款曲安奈德脉络膜上腔(SCS)注射混悬液,用于眼后段给药以治疗可严重损害视力的葡萄膜炎性黄斑水肿。

从中国市场来看,截至目前,还没有一线葡萄膜炎用药,这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即使有一些超适应症的用药,但是因为具有潜在的其他副作用,比如导致眼压升高、白内障等,安全性方面无法得到保障。那么,与其他药物相比,ARVN001在葡萄膜炎治疗方面有哪些创新?

胡海迪表示:“ARVN001这个产品是全世界第一款脉络膜上腔注射产品。通过独有的SCS Microinjector®专利技术,可将药物输送到脉络膜与眼球外保护层(即巩膜)之间的脉络膜上腔,是医学界的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因为这项技术能把药物锁在腔室里面,可以避免药物弥散到眼球的其他地方。这样的话,就可以有效避免眼压升高、白内障等副作用。同时,把药物锁在脉络膜上腔里可以增加药物的持久性,所以是医生用药非常理想的治疗方式之一。”

据统计,2019年,美国葡萄膜炎症患者数量为30万人,中国为300万人,是美国的10倍。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缺口,谁能率先提出解决方案,谁就能在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关于ARVN001的临床进度,胡海迪介绍道:“ARVN001在美国已经完成了Ⅲ期临床,已在申报新药申请(NDA);中国方面,极目生物预计有望明年年初进入Ⅲ期临床。”

眼科技术及疗法落后,加速引进海外药品寻找突破口

极目生物在引进眼科药物方面表现尤为积极,除了ARVN001,今年还另外引进两款药——ARVN002和ARVN003。

ARVN002 (MicroPine) 是极目生物今年8月从美国Eyenovia, Inc. (EYEN.NASDAQ) 公司引进的,用于治疗儿童进展性近视(一种通常被称为近视的眼后节疾病)。低剂量阿托品对进展性近视的治疗作用已得到广泛验证。Eyenovia专利的微矩阵药膜(MAP™ - Micro Array Print)技术,每次给药剂量仅为6~8μL,与传统滴眼液(40μL)相比减少75%,可极大程度降低药物的系统性和局部暴露,降低不良反应的风险。依托该技术研发的Optejet®微量给药系统,使用时无需接触眼表,水平操作即可自主给药。在100ms内将药物给至眼表,形成一层均匀的微量药膜,兼顾了用药的高效性、舒适性和易用性。新一代微量给药系统还内置了蓝牙模块,可实时进行数据监控、传输及共享。

与此同时,2020年8月极目生物还从Eyenovia, Inc.公司引进了ARVN003 (MicroLine)。ARVN003是一种针对老花眼的药物治疗方法,有效成分为匹罗卡品。老花眼难以预防,由于眼内晶状体随年龄增长硬化而导致眼球逐渐失去聚焦于近处物体的能力。匹罗卡品眼用溶液通过缩瞳而改善近距视力的作用广为人知,其机制为通过小孔效应形成扩大的焦深。与阿托品类似,匹罗卡品的滴眼液产品同样面临着剂量过大导致的一系列不良反应。这些不良反应在MAPTM微矩阵药膜技术面前可得到有效解决。采用Eyenovia公司高精度的MAPTM技术进行匹罗卡品给药可在改善耐受性及易用性的同时,为近距离视力带来改善。

晨兴创投沈丽丽表示:“极目生物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胡海迪在全球和中国的眼科领域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还拥有初创公司的管理经历。此外,整个高管团队成员则具有在爱尔康(ACL)、艾尔建医疗(AGN)等多家顶尖眼科公司任职的丰富全球经验,以及在中国成功上市眼科产品的卓越能力。晨兴创投深耕医疗创新赛道,积极布局各个治疗领域,致力于与一流的公司共同成长。我们将在资金和资源等方面鼎力支持,帮助极目生物快速发展。”

鼎丰生科中国合伙人钱晶表示:“目前眼科已经成为全球生物科技的关注热点,但中国现有的眼科技术和疗法远远落后于发达市场——医师通常无法及时获得最新的尖端工具来治疗患者,眼疾患者也迫切需要创新的治疗药物和手段,我们期待极目生物能够在眼科领域大有可为。”

(fuxiaoya@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