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初现?体育教育的现实与理想

行过疫情,体育教育赛道各品类玩家生存现状如何?线上化这一剂“灵药”是否对症?新政策从制定到落地,又将给体育教培机构和锚定这一赛道的投资人带来哪些影响?

自古以来,交替轮转。每一年,教培行业独具的稳定性和抗风险性,都会引来新玩家接连入局;而与此同时,商业化竞争也在送走一个又一个行至迟暮的“出局者”。

常说,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但今年,很多较依赖线下教学场景的机构难以维系,都绕不开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长期以来的线下停课,也成为压倒一些线下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线下教培机构中,本就很难称得上刚需的素质教育赛道,更是步履维艰;其中,依赖场地的体育教育品类更是如此。“我们也知道活下来就能看到曙光,但是很多人就是死在了黎明前的最后一秒”,某不愿具名的体育机构负责人如是说。

而最近一则新政策的公布,似乎昭示着曙光初现。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在《意见》详细解读会议上,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明确指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并在此基础上,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行过疫情,体育教育赛道各品类玩家生存现状如何?线上化这一剂“灵药”是否对症?新政策从制定到落地,又将给体育教培机构和锚定这一赛道的投资人带来哪些影响?蓝鲸教育访谈多位体育教育机构负责人及投资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疫情影响很大,但是还想再撑一下”

“也没啥办法,毕竟当时只要是线下机构就必须要暂时关停。”

“说实话,疫情期间跑路的、倒闭的确实很多,对于整个行业也是一片唱衰,很多人都在想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谈到开年那段时间,“灰色”成了体育机构生活的主色调。但也就是这段时间,让处于这场风暴中心的体育机构有时间慢下来思考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和未来的发展规划。而在思考和反思中,很多机构找到了“撑下去”的意义。

提及体适能教育对于孩子的意义,兰博文教育创始人相九州表示,“归根结底,体适能是孩子运动技能的基础,如果说孩子的体育教育是一台智能手机,那么孩子参与的各个体育项目都是智能手机中一个个APP,而体适能才是这台手机的操作系统。”

有相关分析指出,从学龄儿童阶段开始,身体素质如速度、灵敏、柔韧、力量和耐力五大类会逐渐进入敏感期的发展阶段,适时科学地发展这些体能素质,是儿童健康成长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具体项目中,足球、篮球等球类项目始终受到家长和孩子的推崇。在北京习明足球俱乐部创始人郑西明眼中,足球之所以受到家长孩子的喜欢,除了跟近几年校园足球的推广和国家足球改革的政策红利有关外,还因为足球具备包容性——“无论男孩女孩、高矮胖瘦都可以在足球运动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无论一年四季什么季节、无论室内室外都可以进行训练和比赛。”除此之外,“学好足球可以更懂合作”,足球还能够训练孩子的领导力和合作能力,同时由于足球项目本就带有竞技性和趣味性,更能够让孩子爱上体育。

随着素质素养教育理念在家长中的普及,除了地面上的“常规项目”之外,“上天下海”也成为了一些家长和孩子的选择。

“经过我们的训练,孩子会觉得他掌握了一项别人不会的运动,孩子的自信会得到明显提升。”北京航海中心CEO李小恒表示。帆船运动的特点是,只有起点和终点是确定的,过程中的线路依靠选手根据环境和天气情况自行设计与选择,这就使帆船不仅仅是一项体能运动,还可以锻炼孩子反应力、记忆力、判断力、创新能力、应变能力,同时对于孩子气象地理、海洋环境等基础知识也是一个考察。

而疫情期间,各个城市乡村地区用来宣传防疫政策的无人机也是家长和孩子的热门选择。在小飞手无人机教育创始人朱妮看来,与其他的机器人相比,无人机的应用更广、普及度可以更高。 “无人机教育效果较容易呈现,例如小飞手承办的IARC国际空中机器人大赛(亚太赛区),每一届公布的任务都是当时的科技条件下不能完成的,一旦这个任务被攻克,就能够推动人类科技的进步。”

随着2016年阿尔法狗打败围棋世界冠军,想要了解围棋教育的人群倍增。实际,围棋作为一项非常好的智力运动,并不仅仅是一小群高智商的人参加的小众游戏,除了中日韩,在欧美国家也是备受青睐。围棋不仅能够开发智力,还可以使人的整体素质能力得到提升。聂卫平围棋道场CEO赵哲伦表示,与现在很火的数理思维课程相比,围棋课程在思维逻辑培养上更像是“授人以渔”,孩子在对弈时下的每一步棋都是自身逻辑思维能力的习得和检验,同时围棋更具备体验性和沉浸感,下棋的过程更具备趣味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就曾指出,要树立健康第一的理念,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这也与各品类体育教育机构的发展方向和自身定位不谋而合。

疫情之下,那些转在线的机构

尽管线下依旧受到持续影响,但家长和孩子对于体育教育的需求并没有减退。这一点从“停课不停学”时,各校组织的线上体育课就可见一斑。

“此次国家层面下发的新政策对于体育教育机构来说无疑是利好。但是抛开国家方面的因素,目前大部分体育教育机构都面临着几个问题,一个是课程教研的问题,他们的课程体系到底水平如何?严谨性、科学性、效果性,这些都是需要关注的。其次,随着体育教育行业发展的越来越专业化体系化,机构的教练师资能力如何?人才梯队培养的相关问题如何解决?” ,黑蝶资本创始人、黑蝶控股董事长孟凡对蓝鲸教育表示。

孟凡指出,除了上述问题,体育机构经营管理体系的问题也开始逐渐暴露出来。这次疫情给很多实体体育培训机构敲了警钟,线下体育培训实际上模式很重,如何将线上线下立体化结合,是现阶段体育机构绕不开的坎。

提到转型,相九州表示,体育机构在思考如何线上化的时候,首先要从各个项目自身的属性出发,然后将其细化拆分,找到线上和线下相融合的点在哪里,将能够线上化的场景转到线上,而非一股脑的一蹴而就。

“当你找到契机或者切入点时,有一些不受场地边界影响的产品就可以实现标准化,放到全网都可以用。而作为体育教育产品,如果能突破三公里,并实现标准化,发展前景将大大提升。”

在他看来,体育教育线上化最稀缺的是优质的内容,除此之外,服务也是比较容易转到线上化的部分。疫情期间,兰博文打造了一款新产品——365天运动日历,请世界冠军录制了10-20分钟孩子身材调整方面的知识分享,以及体育运动基础能力训练的短视频,同时配备了在线一对一的指导,不需要很大的场地空间,在客厅里就可以练。“这个产品价格不高,又能给家长提供专业的指导,因此受众反响很好。”

“其实围棋很早就已经是线上化的运动了,20年前我们就可以通过其他在线平台下围棋,围棋天然就有线上化的基因。”赵哲伦介绍说,聂卫平围棋道场很早就有做线上业务的计划,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上线。不过长期以来,相关线上业务更多是作为教学辅助手段。“也是应对疫情的这个特殊时期,逼迫我们加快实现了思考围棋在线化教育的新路径”。

据赵哲伦回忆,疫情期间,旗下所有线下分校一夜间全部停课,前期为了保证聂道学员自身的学习进度,聂道及时推出了免费的线上直播课程。之后,为了围棋更好地普及和推广,我们加速推进线上产品研发,6月上线的“聂卫平围棋网校”,为学棋的孩子提供了更全方位更高效的学习体验。

但是在此次采访中,蓝鲸教育注意到,体育教育机构对于在线化的看法,受体育项目自身属性限制明显。

郑西明指出,习明足球在疫情到来的第一时间就做了抖音的账号,粉丝量也达到了6万多,但是粉丝的活跃度不高。他表示,因为足球在家长直观感受中,还是要运动出汗的。“孩子已经在家里上了一天的网课,足球也在线上上课,家长并不是很认可。哪怕我们的教练戴着口罩到社区来,陪着孩子在楼下玩会,家长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北京航海中心CEO李小恒也明确表示,2月份时就有做一些线上教学内容,主要涵盖帆船运动理论、基础常识等,但是只做了十天。“因为当时各个学校已经开始线上授课了,我们分析孩子对于线上课应该已经开始厌倦,所以也就没必要占用孩子时间了。”

他表示,未来不会将在线教育作为主要教学手段,会做成教学录像,教学视频可以回放让孩子提前预习每个级别的大致课程内容,回家后也可以复习,加深学习效果,但更多是会成为一种教学辅助。

小飞手无人机教育创始人朱妮也将在线教育定位为线下教学场景的补充。她指出,无人机教学中有很多需要孩子动手参与的内容,需要线下场景来赋能。如果是线上教学,有时候就需要家长的陪伴和帮助,但总体来说,线下和同学们一起设计、互动的教学效果会更好。

不过朱妮也肯定了在线教育在打破时空限制方面的优势,“小飞手的初心是,让无论是乡村还是都市、是偏远地区还是中东部地区的孩子,都能同步接受无人机教育。在线教育就能够让新疆、西藏等地区的孩子更容易接受到高质量的无人机教育。我们在疫情期间也做过大规模的教师在线集中培训,现在也一直在延续线上的青少年无人机小班教学。”

“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和疫情的常态化,像我们无人机课程这种原来必须面对面手把手的教学,部分或者全部迁移到线上,是我们必须要做好的准备。”

被动迁移线上外,还有哪些生路?

“不要把体育教育转线上的玩法想得这么死。其实线上化除了可以给体育教育提供日常教学方面的帮助,也可以增强体育教育机构的服务属性、增强用户粘性,同时还能给体育教育带来新的衍生产品和业务。”

孟凡表示,首先体育教育机构应该构建一个线上的服务号,从最基础的服务开始切入,例如上课提醒、学员互动、课程更新展示等。“现在有很多家长给孩子报素质培训课程,实际上也是想要秀娃,展示孩子的学习成果。”孟凡表示,机构也可以将一些展示类的内容放在线上,比如国内外关于这个项目的科普短视频,也可以为学生在课堂中的照片和视频等内容提供展示渠道和下载获取的服务。后续也可以做一些体育用品等相关产品的电商销售。

除此之外,在孟凡看来,体育科目还可以和其他科目相结合。“目前有很多体育机构是有外教的,可以尝试与体育相关的英语课程,家长支付的课程费用没有大幅提升,孩子也可以锻炼口语。体育机构也可以与英语培训机构进行合作,延长用户在平台上的时间。”

与此同时,上述《意见》明确强调“学校体育是实现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基础性工程”。因此,积极寻求进校和校方合作也成了机构的新方向。

李小恒表示,北京航海中心于2015年同万科集团合资成立了万航帆艇,主营帆船培训和航海夏令营,致力于帆船运动的推广和航海文化的传播。2017年进入万科旗下民办学校——梅沙双语学校,双方成立远航班。

据梅沙双语学校官网介绍,远航班是以理科思维培养和帆船特长为特色的实验班。其中,帆船教育依托于万航丰富的教学与竞赛培训经验。竞技帆船成为梅沙远航班中的必修课,而学生在帆船国内国际赛事上取得的成绩也直接计入学生学分。

提到未来的发展目标,李小恒表示,目前万航帆艇只在梅沙教育旗下123所学校中的3所进行远航班的试点,目前也只覆盖了小学一年级和初一到高一年级的孩子,未来还将会继续扩展学校合作,覆盖全年级的孩子。

另外,对于素质教育行业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郑西明觉得行业将走向“整合”。郑西明判断,除了未来足球行业会出现整合之外,素质教育不同品类之间的机构也可以实现联合。他设想未来可以成立一个素质教育联盟,能够通过专业人士,制定素质素养教育时间表,让家长知道孩子的各个关键时段推荐学习何种品类的课程,或者提供相关的能力需求测试,从而真的帮助到家长。

关于体育教育未来将计入分数,是否意味着体育教育将转为应试教育的问题,孟凡表示,国家此举是为了使更多的家长和孩子以及校方感受到体育教育的重要性;同时也能够打通素质教育仅仅盛行于一线城市的惯有思维,并不会动摇体育教育是素质素养教育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