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离后又回购,三方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如何自圆其说?

在巨头们的夹缝中生存,被动防御,如果不能做到主动出击,下一次拉卡拉是否还能自圆其说?

投稿来源:英才杂志

说到第三方支付公司,人们脑海里浮现出的往往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两个移动支付巨头的引领下,二维码、NFC、人脸识别等创新移动支付技术的出现改变了用户实现支付的接入方式,人们只需要两台智能手机就能实现支付。

不可避免,传统的支付介质正逐渐被新型支付方式所替代。

夹缝生存显颓势

公司传统收单业务与支付宝、微信们领衔的移动支付是明显的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

拉卡拉(300773.SZ)是第一批获得央行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但从出生起就在一条强敌环伺的赛道。早期的拉卡拉从事传统收单业务,在很多小商超推广POS机,赚手续费和POS机折旧差价。

在智能手机开始普及的年代,拉卡拉同美国收单公司Square一样推出了耳机插孔的银行卡刷卡硬件。与美国不同,美国是一个信用卡高度普及的社会,至今美国人仍有刷信用卡消费的习惯,中国则因为二维码等支付解决方案无需外挂硬件,降维打击一次性淘汰了这种支付手段。

拉卡拉一直把与支付宝、微信之间的关系形容为合作伙伴关系,在移动支付浪潮中公司称第一时间抓住了市场机遇,在大力推广智能POS外,还推出了兼容所有二维码扫码支付的拉卡拉Q码、拉卡拉收钱宝盒及超级收款宝服务,扫码交易量2019年同比增长近50%,呈现高速增长趋势。

这些话单独拿出来看都对,放到整体看就“没内味儿了”。

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支付业务实现收入43.46亿元,同比下降16.74%;支付业务覆盖商户达2,200万户,较2018年覆盖商户1,963万户进一步增长;全年收单交易金额3.25万亿元,同比下降11.03%;扫码支付交易金额0.64万亿元,同比增长49.76%;累计交易笔数83.84亿笔,同比增长46.8%;扫码交易笔数79.23亿笔,同比增长56.44%。

上述数据表明,公司支付业务内部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传统收单交易在萎缩,扫码支付交易渗透率正快速提升。

公司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公司扫码交易的交易规模超过4,000亿元,交易笔数超过50亿笔,分别占发行人全部交易的11.76%和88.69%。公司在公开材料中均选择不直接披露非扫码交易笔数数据,经计算可以发现2018年,2019年公司非扫码交易笔数分别为6.45亿笔和4.61亿笔,下滑28.53%,被扫码交易挤压明显。公司传统收单业务与支付宝、微信们领衔的移动支付是明显的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

尽管公司及时对冲,布局智能POS等聚合支付设备,扫码支付交易金额增长迅猛,但目前仅占整体收单交易金额的不足20%,2019年很可能是支付业务营收的一个拐点。

新增长点迫在眉睫

除了延伸业务链条,公司开始着手将熟悉的老业务装回上市公司。

针对交易笔数和客户规模增长与支付业务营收下滑的合理性,深交所也在年报披露当月向公司出具了问询函,公司解释称公司支付业务营收下降主要是因为收单交易金额同比下降11.03%,活跃商户数同比下降15.71%至1083万,活跃商户指当年交易额在1000元以上的商户。

拉卡拉开始并未在年报披露活跃商户数据,深交所发布问询函后,才披露数据。2019年活跃商户仅占覆盖商户的不到50%,招股书亦显示2018、2017年活跃用户数分别为1285万和830万户,占覆盖商户的65.46%和74.04%,活跃商户在2018年到达峰值,但结构上活跃商户占比大幅下滑,对应2017、2018年公司营销活动力度加大,说明公司营销触达(发放POS机)后的激活效果在逐渐减弱。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2019年公司营收下滑,净利润却增长34.72%。净利润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司销售费用减少了4.41亿元。公司对此解释称,2019年公司经营侧重点发生转变,将深入经营存量客户。理由较为牵强,且并未说明转变经营战略的原因,如果不是经营遇到阻力,哪家公司会主动降低营收?

另外一部分容易被忽视的“营销费用”,即渠道分润被结转进了营业成本。招股书显示收单业务毛利率自2016年的65.47%,逐步下降至2018年的42.24%,之后毛利率持平波动不大。造成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原因就是渠道分润比例变大了,2016年以前,公司分润比例为60-85%,2016年起推出核心代理商分润标准激励渠道,分润比例为75%-100%,2018年为了留住渠道该比例升至80%-100%。目前渠道分润激励空间已十分有限,继续靠让利渠道展业显然已经行不通。

可能是为了扭转传统收单业务下滑给总体营收造成的影响,公司2019年将经营侧重点放在商户经营上。商户经营收入主要由金融科技业务、电商科技业务、信息科技业务构成,2019年该类收入4.4亿元,同比增长119.59%。除了延伸业务链条,公司开始着手将熟悉的老业务装回上市公司。

频频打脸

第三方支付的下半场要怎么打?一切只能交给时间去验证。

在拉卡拉4月9日发布2019年年报后,第二日深交所急匆匆发去了关注函。

原因是公司发布年报的同时,发布了一则公告:《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购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拉卡拉表示,拟分别以19.09亿元、2.07亿元自有资金向关联方联想控股(03396.HK)、孙陶然、联投企慧及非关联方西藏纳顺收购广州众赢、深圳众赢100%股权。

资本市场是有记忆的,2019年拉卡拉招股书显示,公司剥离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因为两个公司主营的小贷业务导致公司运营效率降低、剥离有利于公司专注发展主营业务。

然而,上市还不到一年,上市公司就打算将其回购回来。

在收购公告中,公司称,并购有利于上市公司提升核心竞争力,会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实现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协同发展、共赢。

不到半年前,2019年11月,多家媒体质疑广州众赢旗下“易分期”平台存在暴力催收、高息放贷等情形。事后深交所出具关注函,彼时拉卡拉迅速撇清上市公司与广州众赢的关系,称双方没有股权关系,独立运营。

如果说当初剥离广州众赢、深圳众赢是为了上市更合规,公司金融科技概念更纯,估值更高,那么如今时隔不到一年拉卡拉顶着“打脸”的风险也要将广州众赢、深圳众赢并入上市公司,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因为公司希望通过并表增加营收,保持增长,同步完成传统收单业务和扫码交易业务的新旧过渡。

拉卡拉由于本身收单业务性质,是一个现金流不错的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从2016年的2.24亿元一路增长至2019年的11.1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70.6%。

但是支付宝们在移动支付时代的“垄断”,让公司一直都在巨头们的夹缝中生存,被动防御,如果不能做到主动出击,下一次拉卡拉是否还能自圆其说?

第三方支付的下半场要怎么打?一切只能交给时间去验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