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50|博时基金肖瑞瑾:市场中长期风格将持续偏向于成长

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科技企业将在未来5~10年迎来黄金发展期。

肖瑞瑾是博时回报、博时特许价值、博时科创主题、博时汇悦回报等四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注:其中后三只基金为双基金经理)。

他擅长借助公司宏观研究平台,预判未来的市场风格和行业偏好,选出中短期市场相对强势的行业风格,之后自上而下梳理强势行业中的细分行业机会,选取龙头个股进行配置。

此外,他还是博时权益TMT投研小组负责人,主要擅长在信息技术、新能源和医药生物行业中发掘投资机会,在交易层面,会结合技术分析和量价分析进行择时操作。

早在2017年初,刚担任博时互联网主题基金的基金经理时,他就敏锐地发现,野蛮生长的小企业高速增长神话,将逐渐被龙头企业的精细化经营,中速持续稳定增长所取代,对行业龙头的深入研究将是未来超额收益的重要来源。

2019年上半年,他又提前预判到了科技股将崛起。在博时回报灵活配置的2季报中,他分析说:“行业角度,我们看好在5G通信、消费电子、半导体、云计算和光伏行业中具备全球技术和产品竞争力的科技龙头企业。拉长到三年维度看,我们长期看好中国科技龙头企业的崛起,并相信这将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

肖瑞瑾认为, 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时代背景下,市场中长期风格将持续偏向于成长,掌握核心技术竞争力的中国科技企业仍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赛道。

选时与选股相结合

肖瑞瑾在2012年从复旦大学硕士毕业后就加入博时基金工作,2017年1月正式成为一位基金经理。2018年6月21日,肖瑞瑾和曾鹏接替黄瑞庆,担任博时特许价值的基金经理,其中曾鹏负责大方向的把握,肖瑞瑾负责具体管理运作。

当时,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大盘正处于快速下跌过程中,上证综指已跌至2800点附近,距离2019年初创出的2440低点尚有较大空间。

回过头看,肖瑞瑾在2018年大熊市中洞察到了系统性风险的严重性,以及背后的逻辑。

在2018年2季报中,他表示,二级市场动性严峻,各类信用账户与大股东股权质押平仓压力骤增,对高质押、现金流恶化、流动性受限的中小市值上市公司构成巨大压力,市场配置资金加速向基本面与现金流占优的食品饮料和医药生物行业集中。市场的波动性将维持高位,绝对收益操作难度仍然较大。

基于对中美贸易摩擦难以妥协,而国内改革迎难而上的分析,肖瑞瑾确立了整体进攻、局部防御的行业配置思路,防御方向为黄金和生猪养殖,而进攻方向为半导体芯片、计算机和军工自主可控等。

在资产配置层面,2018年下半年,博时特许价值的股票仓位由上半年的80%左右降至65%附近,以通过择时规避系统性风险。

2018年,博时特许价值的收益率为-30.88%,其中,下半年的收益率为-21.42%。在较大的系统性风险面前,肖瑞瑾尽管已经在资产配置、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的多个层面控制风险,但未能避免基金净值遭遇明显损失。

可贵的是,即使基金净值发生损失,尽管在2018年底市场情绪依然悲观,但肖瑞瑾却对市场一直保持信心,并能在第一时间抓牢反攻的机会。

2019年,博时特许价值迅速提高股票仓位,重点配置了5G 通信、云计算、消费电子、半导体芯片、光伏、新能源汽车、医药生物等行业,表现出极强的进攻性,全年收益率高达85.61%。

2020年以来,面对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所引发的恐慌,肖瑞瑾坚持科技创新方向的成长风格,并将博时特许价值的股票仓位保持在80%以上。从2020年初至7月15日,博时特许价值取得了42.01%的收益率。

截至2020年1季度末,博时特许价值的净资产为4.44亿元,规模相对较小,交易比较频繁,波段操作所贡献的收益占有较高比重。2019年,该基金的股票换手率为5.87倍,意味着投资组合每两个月整体换一遍。前10大基金重仓股每个季度更换比例较高,通常在5只以上。

科技股高估值仍将持续

肖瑞瑾表示,科技创新是当前股市的重要投资主线。

近几年,自主创新的重要性逐步得到全社会的共识,以集成电路芯片、基础软件、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硬核科技成为社会资源配置的重要方向,并体现为二级市场的高估值。特别地,2018年以来中国高科技行业面临的外部宏观环境日益严峻,众多企业被外国政府制裁或者列入实体清单,行业的发展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在这个背景下,自主创新就显得尤为重要,尤其是涉及到国计民生、经济发展底层的核心技术的重要性越来越显著。

从更宏大的角度看,我们正处于中国权益市场投资的黄金期,科技创新将是市场中长期的投资主线。

一方面,A股的国际化进程大大加速,境外机构投资者已经成为A股市场的重要参与方。但根据估算,目前海外金融市场资金存量规模接近400万亿人民币,配置于A股的规模仅仅约2万亿人民币,因此有理由相信,外资持续增配A股的趋势远远没有结束。

特别地,2020年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了重大打击,作为全球率先控制住疫情的国家,中国将成为全球少数几个经济正增长的经济体,A股对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并体现为近期持续的外资净流入。持续的增量资金入场,将是中国权益市场长期健康稳健发展的重要基础。

另一方面,中国居民财富配置正在持续转向权益市场,公募基金则是其中重要的投资通道。2020年以来,公募基金的发行规模显著提升,大的背景就是中国居民财富配置方向的转移。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导向下,房地产市场对居民理财的吸引力正在下降;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背景下,理财收益率的刚性兑付预期被打破,也驱动着居民理财资金持续转向权益市场。

在外部和内部资金充沛供给助力下,中国正在经历西方发达国家资本市场走过的路径,权益市场逐步成为居民财富保值增值的重要载体,资本市场的属性逐步从交易转向配置。充沛的资金供给,将使得直接融资成为优质企业的首选融资途径,推动企业加速发展和创造价值,并反哺给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最终实现市场良性循环体系的建立。因此,有充分的理由做出判断,中国权益市场投资的黄金期已经到来。

更进一步看,科技、消费和医药将是最重要的三个赛道,其中科技创新将是中长期投资主线。科技创新的本质是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人类文明的又一次重大飞跃。从我们日常生活角度看,近十年来智能手机完成普及,通信技术从2G发展到了5G,人工智能技术方兴未艾,可以说科技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科技的发展也在助推消费和医疗行业进步,互联网信息技术赋予了传统消费行业新的灵魂,众多新兴消费行业雨后春笋般快速成长;同时信息技术的进步,也在快速提升医疗企业的研发效率和创新速度,医疗仪器及器械的发展获得长足进步,创新药的研发效率快速提升。

从市值空间看,相比美国高科技上市公司,中国科技行业仍有很大成长空间。考虑到行业的高成长性预期,科技股当前的较高估值将会持续。肖瑞瑾认为,参考美股等成熟资本市场,可以获得对A股科技股估值的深入理解。

首先,科技股的估值体系与行业生命周期高度相关。科技公司不同生命周期适用于不同估值方法。早期适用于远期市场空间及份额折现,中期适用于 PS市销率或 EV/Sales 企业价值收入比值等估值方式,成熟期则适用于 PE 市盈率估值。

其次,不同行业属性适用于不同估值方式,研发型轻资产公司适用于产品管线贴现,重资产生产型公司适用于 PB 市净率或 EV/Ebitda 企业价值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比值来估值,消费型产品导向的科技公司则部分适用于 DCF 现金流贴现方式来估值。

最后,中美两国国情不同决定了估值体系的差异。美国的半导体芯片行业已经是成熟行业,部分企业估值水平较低。中国的芯片行业择时方兴未艾,处于快速成长期,因此获得相对美国同业的估值溢价是及其合理的。对于云计算行业,由于都是内需为导向,因此中美两国的云计算行业估值体系差异不大,普遍使用PS市销率估值。

在科技股中,他十分看好与5G应用相关的领域。他认为,5G通信技术的应用,将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中国在全球信息技术产业链中的地位将持续加强。一大批信息技术领军企业将涌现而出,并成为科创板后备力量,特别是在集成电路、物联网、人工智能领域。中国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科技企业将在未来5~10年迎来黄金发展期。

(蓝鲸财经 祁和忠 裴利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