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如何助推中小企业?金融翘楚齐聚陆家嘴论坛出“良方”

6月19日,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全体大会之六“金融科技中心助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在沪举行。

6月19日,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全体大会之六“金融科技中心助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在沪举行。

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安盛集团董事长丹尼斯·杜威、瑞穗金融集团董事长佐藤康博、平安集团总经理谢永林、上海银行董事长金煜、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以及英国Z/Yen集团指数部主任马克·延德尔七位金融业内人士就金融科技如何改变金融业态、金融科技如何更好服务小微企业等话题展开了线上与线下的交流。

李伟:推进金融科技应用发展的同时,央行也高度重视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

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首先提到,纵观全球,除了上海、北京、深圳这些国内城市正在积极建设金融科技中心以外,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的一些城市也在金融科技的竞争中表现出强劲的实力,这些城市的脱颖而出不是偶然的,而是与他们在金融科技生态监管等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密切相关。

李伟认为,要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中心需要具备一些基本的条件:一是要有优渥的现代金融市场环境;二是要有强大的科技创新应用能力;三是要有健全的专业配套服务生态;四是要有完备的监管政策支持。

当谈到监管层面时,李伟特别提到,政策支持和监管的引领,对于金融科技中心的建设也是至关重要。“金融监管部门从顶层设计角度把握方向,通过释放政策红利,推动金融科技创新应用快速落地。”其表示,另一方面,通过构建包容审慎监管框架,运用监管科技提升监管效能,降低合规成本,推动金融科技规范发展。

李伟透露,目前,央行正在研究编制发展规划的实施案例和指引,来构建发展监测指标体系,为优化战略布局,把脉行业趋势,破解发展难题来提供进一步支撑。同时,人民银行会自身整合在沪科技机构的科技资源,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建设数据中心等实际具体的措施来支持上海金融科技中心的建设。

李伟提到,在推进金融科技应用发展的同时,人民银行也高度重视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我们支持在上海等地探索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的试点,在金融科技监管框架下将创新监管的工作做得更扎实,“在这方面,我们觉得上海要在试点的过程中借助于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加强或者推进金融市场交易报告库数据交换管理平台的建设,通过对数据的管控,提升风险防控的能力和水平。 ”李伟表示。

金融科技创新的重要基础是技术要素和数据要素,和产品金融服务相比风险是不一样的,李伟表示,这两个方面都要引起高度重视。

首先在数据安全方面,金融科技的创新往往以海量的数据为基础,如何确保数据的安全是首先要考虑的。李伟认为,首先要高度重视个人隐私的保护,也包括个人金融信息的保护,把数据安全作为发展金融科技的一个底线和红线,这方面也有很多的技术可以来利用,比如说数据加密,建立可信的执行环境等方式确保数据安全。

在算法安全方面,李伟称,数字金融服务越来越依赖智能算法,“这些智能算法输入输出间存在着很复杂的变化和连接,中间的决策分析过程是不可见的,就形成了一种黑箱,导致算法的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所以在这方面也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其表示。

另外,金融科技的创新依托网络,渠道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李伟提到,现在普遍通过APP开展金融业务,而APP和网络的安全,包括业务连续性的风险都是不容忽视的。“去年开始我们对提供金融服务的APP开展检测认证和备案的管理,这也是从央行的角度来确保金融科技安全的重要措施。”李伟表示。

谢永林:可透过模型化、线上化和智能化来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的批量化来服务中小微企业

平安集团总经理谢永林在会上分享道,据平安集团多年的实践及分析,其认为科技要助力金融业的高质量发展可以有两条路径:第一条路径是“0”到“1”的路径,从“0”到“1”就是以金融公司本身为主体,透过一系列的新技术,如AI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及大数据等新技术,实现金融主业本身的提质增效。

“它能提升经营的效率,提升客户的体验,同时能够降低经营成本,降低经营的风险,还支撑金融企业创新新的商业模式。”谢永林以银行信用卡为例作了说明,过去发卡通常要两天甚至更长时间,现在可以在2分钟内发卡,并且通过智能化模型进行风险审批,审批人的效能十年来提升15倍。

不过,谢永林提到,金融公司要想把“0”到“1”做好,还要有适当的调整:第一,要有持续且巨大的科技投入;第二,要有丰富的场景,尤其是金融场景,在场景当中不断试错迭代,才能够真正地实现服务、形成一些新的模式。

对于一些中小的金融机构而言,实现“0”到“1”的发展,还是有难度的。谢永林认为,完全可以透过金融科技公司来赋能到这些中小银行,也就是另一条“1”到“N”的路径。

服务中小微企业方面,谢永林透露,在陆金所“平安普惠”的客户中,首贷客户73%。“中小微企业挺苦的,但是银行面对中小微企业其实也挺艰难的。”谢永林解释称,第一,中小微企业高风险,经营成本很高,所以定价也很高,不然覆盖不了红线;其次,中小微企业的报表三无,也没有做过信用评级,没有抵押物,所以很难获得金融支持。

此外,谢永林表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供应链也出现了很多问题。近期,平安银行也在推动新型的供应链,“现在有了区块链、物联网技术,完全可以透过模型化、线上化和智能化来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的批量化来服务中小微企业。”谢永林称。

金煜:科技赋能使得银行能够更好实现精准的金融服务

上海银行董事长金煜在会上表示,现有情况下讨论金融科技,包括金融科技来支持服务实体经济非常有意义,从银行的角度,他就金融科技支持实体经济谈了几方面的观点。

第一,科技全面改变了金融。从服务实体经济来说,分广度、精准度、深度三个方面。从广度来说,科技大大拓宽了金融服务的覆盖面;从精准度来说,科技赋能使得银行能够更好的实现精准的金融服务,“这样就深刻的改变了银行、客户、产品之间的相互关系。 ”金煜表示。

从深度上来说,通过AI技术等银行可以提供更加广泛的更加深度的个性化服务;通过人工智能算法等,使得对于客户的需求有更加广泛深入的理解的时候,再加上一些投顾服务,投资顾问等等这样一些来主动推送服务方的方式,使得更多能够得到个性化服务。

金煜认为,这对于服务小微企业也非常有帮助,“当然这主要还是表面的,背后深刻的是银行的监管理念、战略方向、风控手段、运营方式包括架构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第二,疫情成为银行和科技金融进一步结合的催化剂。考验之下,银行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防疫抗疫、复工复产支持工作当中去。 “我们建立了100多个银行的联盟,可以通过半年时间为1000多万客户提供小额信贷服务。”金煜表示,从这个意义上,银行这类非接触服务,不仅是金融经济问题,也涉及社会的安全管理问题。

此外,金煜还提到,政府的参与是金融和科技相融合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推动力量。金融科技中心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创中心的一个重要交汇点,这当中的关系人就是政府、金融企业和科技公司,“这几年,政府在推动这方面,特别是在科技运用包括金融科技的应用当中也做了很大的推动,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金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