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搏国际遭大股东减持:高瓴为实控人,消费品新风向已大变

对于行业地位稳固的滔搏来说,疫情对其的负面影响已经逐渐散去。而真正让人们担忧的,是其股东背后的资本,对消费品行业未来的判断发生了变化。

6月11日,我国最大的运动鞋服零售商滔搏国际(6110.HK)的港股价格突然重挫12.13%。

当天,公司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与美林(亚太)有限公司签订了大宗交易协议,拟以每股10.5港元的价格出售所持有的2.76亿股股份,约合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的4.46%。

而在前一个交易日,滔搏国际的收盘价还为11.54元。双方所约定的交易价格低于当时的市场价格,因而引发了滔搏国际股票价格的下跌。

对于行业地位稳固的滔搏来说,疫情对其的负面影响已经逐渐散去。而真正让人们担忧的,是其股东背后的资本,对消费品行业未来的判断发生了变化。

与国际运动品牌的相互成就

滔搏与宝胜是我国唯二的全国性运动鞋服零售商,也是行业中两名寡头。2018年,我国的运动鞋服行业CR5为31.1%,但仅滔搏一家的市占率就已经达到15.9%,位于行业首位。宝胜的市占率为11.6%,而紧随其后的地区性大型零售商锐力、劲浪、盛世长运等合计市占率也仅为3.6%。

滔博的成功,与Nike 和Adidas 这两大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迅速扩张分不开关系。滔搏是Nike 和Adidas在中国最大的代理商,与二者分别在1999年和2004年建立了代理合作关系,以线下单一品牌门店和多品牌集合门店作为渠道销售各运动品牌的商品。

滔搏的核心竞争力是其遍布全国并且充分下沉的门店。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其在全国共有8395家门店,覆盖了全国接近300座城市。且2017年至2020年还在分别以1438间、1639间、1415间、1416间的速度新设门店。但近年来优质门店趋于饱和,闭店的速度也在快速增加,开店成功率有所下降,每年净增门店数从2017年、2018年的621间、697间,下降至2019年的41家。

在滔搏的所有门店中,单一品牌店的占比极高,达8317家,占滔搏所有直营门店中的99.3%。所合作的运动鞋服品牌包括Nike、Adidas、PUMA、converse、Vans、TheNorthFace、Timberland、锐步、亚瑟士、鬼冢虎、斯凯奇等。上述11个品牌的收入构成了滔搏收入的主要部分。其2020财年收入为336.9亿元,来自上述主力品牌的收入为294.9亿元,占比87.5%.

这其中Nike 和Adidas两个品牌的是滔搏销售收入的两大支柱。据东吴证券2019年的研究数据,滔搏的线下门店中,6663家为Nike 和Adidas 的单一品牌门店,两个品牌的销售收入为283亿元,占滔搏整体收入的87.4%。

因而,滔搏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两大运动品牌近年来在对亚太市场的发展开拓,尤其是Nike 借助NBA 文化在中国进行的一系列品牌建设。2019年,滔搏在北京开设了北美之外最大的NBA旗舰店。

图虫创意-638173118807539758.jpg

自从进入中国市场以来,Nike和 Adidas在大中华地区的销售额保持着快速增长,2015年以来销量增长尤其迅速。这与体育潮流文化的主要受众:90后、00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逐渐成熟有关。

同时,滔搏对于这两大运动品牌来说也有着重要的合作地位。滔搏在与Nike 和Adidas分别合作了5年和7年后,便在2004年和2011年分别成为了这两大品牌在大中华地区体量最大的代理商。据统计,2019年滔搏从Nike 采购的产品规模达84亿人民币,占Nike 当年在大中华地区分销收入的32%。同时,滔搏也是Nike 除美国鞋服零售商FootLocker 之外全球最大的代理商。

高瓴真的不再看好消费品了吗?

滔搏的控股股东是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此次减持后,仍然持有滔搏国际78.45%的股份。滔搏国际的股权结构依旧十分集中稳定。然而,此次减持却为市场传递出了滔搏国际背后资本的态度。

百丽国际曾是中国最大的女鞋品牌商,旗下拥有Belle百丽、Staccato思加图、Teenmix天美意、Tata等女鞋品牌。与滔搏一样,百丽的经营策略也是在线下大量铺设渠道,只不过是以商场专柜为主。

2015年,百丽的业绩由盛转衰,销售额、净利润、销售网点数量均出现下滑。两年后,百丽国际接受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的收购人要约,达成了私有化协议。当时两家机构为百丽开出的价格是6.3港元每股,高于百丽当时的股价。最后,总交易价格达到453亿港元,形成了港交所史上规模最大的现金私有化交易。

当时百丽国际的创始人、董事长邓耀与CEO盛百椒并未参与私有化,二人在出售了所有股份套现百亿退出。持股56.81%的高瓴资本成了百丽新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高瓴资本对滔搏门店的数字化升级成为了PE对实体经济进行科技赋能的经典案例。具体来讲,在高瓴资本入主后,百丽及滔搏将门店进行数字化升级,例如以RFID芯片追踪每一款鞋的试穿时间、频次,分析门店的消费者数据等,再以门店的数据指导供应链。另外,还对门店的店员开放所在门店的销售数据,以便门店能够分散化经营。

在百丽国际私有化两年后,滔搏国际在2019年10月独立上市。市值一度超过了当初百丽私有化时的价格。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度滔搏的利润及销售分别为33亿元和336.9亿元,增速均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但随着国内的经济逐渐恢复,滔搏港股的价格也逐渐回升,并在6月5日达到历史高点。此次百丽的减持价格,虽高于当初的发行价,却也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年初以来,高瓴资本在消费品赛道依然有所布局,但是明显转向了食品饮料方向。3月,高瓴资本参与了君乐宝的12亿元战略融资和喜茶的C轮融资,4月高瓴资本参与了生鲜电商平台Market Kurly的E轮融资和印度啤酒UnitedBreweries的战略融资。就在减持滔搏的当天,高瓴资本还领投了方便食品项目白家食品的B轮融资。对于未来消费品增长的方向,高瓴资本已经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态度。

电竞业务发展正盛,风头已超王思聪

提起滔搏,许多年轻消费者首先想到的可能不会是运动服饰,而是英雄联盟的职业战队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毕竟身为品牌背后的代理商,滔搏本身并不显眼,而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官方微博却已经有151万粉丝。

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于2017年,拥有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和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永久席位,另外还有PUBG和PUBGMobile分部。电子竞技的受众与运动服装的消费者群体高度重合,滔搏意图以建立电竞俱乐部的方式扩大自身在青少年中的影响力。

今年5月,滔搏首次披露了其在电竞产业方面的收入。财报显示,2019年2月29日至2020年2月29日,滔搏电竞业务的收入共为3040万元人民币。一般来说,电竞俱乐部的收入为赛事奖金、商业活动收入、选手直播收入和品牌商赞助。目前,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赞助商仅有两家,分别为电子外设品牌罗技和电竞椅品牌维拓瑞奇。可见,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经营已经走上正轨。

值得一提的是,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的ADC选手JackeyLove原本是王思聪的战队iG的明星选手。他不仅帮助iG在2018年取得了英雄联盟首个S赛冠军,也是整个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身价最高的职业选手之一,与前几日退役的职业选手Uzi简自豪同样被称为天才ADC。

然而,就在2019年王思聪因为熊猫直播而陷入财务困境时,JackeyLove与iG俱乐部的合同也同时到期。王思聪能否有足够的财力继续签下这位身价千万的天才少年成了电竞粉丝们关注的焦点。最终,在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协商以及王思聪的登门拜访后,双方续约未果,JackeyLove加入了滔搏电子竞技俱乐部。

而在转会后,JackeyLove在此后的比赛中以大比分击败了老东家iG俱乐部,这让被电竞行业尊称为“王校长”的王思聪多少有些尴尬。用资本的力量改变了电竞行业的王思聪,又被更加强大的资本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