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达国际:今年下半年股市和债市都将强者恒强

虽然业绩有下行的压力,但是各行各业的龙头都呈市占率提升的趋势。

6月9日,富达国际召开线上媒体交流会,对2020年下半年的市场发表了最新观点。

宏观经济和权益类资产方面,富达国际中国区股票投资主管周文群认为,疫情强化了逆全球化趋势,增加了不确定性,全球货币超发虽能解决眼前问题,但也为通胀埋下了风险;对比来看,中国会是比较好的避险资产,在流动性支持的状态下,国内权益类市场还在高位震荡过程中,个股分化会比较明显,科技创新是增长点,强者恒强是今年下半年比较明显的趋势。

债市方面,富达国际固定收益基金经理成皓认为,虽然从4月底到目前国内债市一直在调整,但今年下半年宏观市场还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所以他并不认同债券牛市已经结束,熊市已经到来。此外,在信贷宽松背景之下,信用债仍然会是提高收益率的主要渠道,信用债分化也会持续下去,也会出现类似于权益市场强者恒强的趋势。

关注疫情影响下的强者恒强趋势

具体来看,周文群认为,疫情将会产生三大方面的影响:

首先,疫情会令贫富差距持续拉大。这次疫情影响,加上全球大放水,和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对贫富差距的影响是一致的,大放水会令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其次,民粹保护主义抬头,各国受疫情影响程度不一样,再加上美国今年适逢大选年,有更多在贸易端以及在其他方面的摩擦正在提升,这两点也会令去全球化加速;长期来讲,对通胀也埋下一定的风险。

第二,疫情会导致比较大的供应链回迁。在疫情影响下,特别是在贸易摩擦提升的过程中,很多对于供应链安全的担心也在提升,这会促进大的全球性公司调整供应链,尤其是在保护主义背景下,可能会发生比较大的供应链回迁。虽然短期之内很难发生,因为整体供应链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产生变化的,但是长期来说,可能这也是一个新的趋势的开始,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去全球化的佐证。

第三,疫情对新需求的促进作用。在过去几个月,科技的应用在整个经济体的重要性更加明显提升了,比如各种线上应用渗透率进一步提升,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娱乐等等;同时,我们对硬件这些基础要求也增加了,这就是在两会中提到的新基建;疫情也会对我们生活方式产生一定的改变,包括大家更注重健康了,疫苗的渗透率也会提升,利好一些医药类板块;最后是出国旅游需求减少,相对会比较利好国内的消费市场。

回到A股市场,周文群认为,整体来说,A股市场在今年下半年可能还会是高位震荡的情况。因为首先,在流动性比较充足环境下,估值提升会比较明显,但受疫情的影响,业绩下滑也是无可避免的,所以估值提升会抵消业绩下行,估值在偏高位的震荡过程。

虽然业绩有下行的压力,但是今年有个比较明显的主题就是强者恒强,各行各业的龙头都在他们板块有市占率提升的现象,创新领域和集中度提升的龙头会成为一个焦点,而传统强周期的行业前景是比较不明朗的。

因此,对于下半年的投资策略,周文群认为,在指数高位震荡、精选个股情况下,她比较看好各个板块的龙头。比如建材、酒店、餐饮、服务等,疫情给这些板块里的龙头企业也带来了很明显的机遇;此外,受益于线上渗透率提升的板块,包括电商、物流、教育等,消费升级跟消费回流也是今年比较明显的主题。

另外,对于上述疫情影响中多次提到的通胀问题,周文群认为,无论是去全球化过程,或者是贸易保护过程,最后都会导致通胀,因此,抗通胀的资产在长远来说也会表现比较好,但这个相对来说会长远一些。

最后是深化国企改革,很多以前相对改革比较困难的国企都做出了比较明显的改革开放举措,包括引入战投、员工持股计划,周文群认为这也是值得关注的方向。

信用债是提高收益率的主要渠道

相比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债市,特别是利率债的波动性有了非常明显的增加。疫情后这几个月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整个收益率发生牛陡的第一个阶段和发生熊平的第二个阶段。

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化?成皓认为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整个市场的资金宽松水平在4月底之后有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回收,这造成了短期国债波动率要大于长期国债;另外一点是基本面方面的原因,自4月8号武汉解封,大家对宏观经济悲观态度在4月份发生了比较大的逆转,这造成整个国债利率债市场在第二阶段出现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收益率上行过程。

那么2020年下半年,整个债市会是什么样的走势?

目前市场上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宏观数据回暖会有持续增强,央行对整个流动性控制也会持续,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国债收益率会恢复到疫情前接近3%的位置,这意味着整个利率债还会有走弱的迹象;另一种观点认为,在疫情冲击之下,整个国内的宏观经济,特别是就业和消费会面临比较长、比较大的压力,在外部环境下出口也将会面临一些国际需求变弱,整体经济数据接下来可能逐月变弱,这会造成债市收益率进一步下行。

成皓认为,虽然说从4月底到目前整个债市一直在调整,但今年下半年宏观市场还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所以他并不认同债券牛市已经结束,熊市已经到来。

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两点:一是流动性方面,今年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是比较深远的,政府要呵护整个就业市场和消费市场,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灵活和积极的货币政策还是比较需要的,所以流动性方面不会收到非常“紧”的状态,4月份到5月份操作更多是在边际上修正3月份第一波疫情冲击之下过于宽松的环境;二是整个宏观数据的复苏的不确定性相对比较大,美国就业率比预期好,但实际上失业率还是比较高,中国也会面临类似的状况,今年政策重点在于保就业,但从服务业来看并不乐观,这对于整个消费持续性会有比较大的压力。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成皓认为,从长期来看,无风险利率长期的方向仍然会以波动下行为主,特别以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的利率债和信用债在全球范围内,它的收益率仍然具有非常高的吸引力。

此外,在信贷宽松背景之下,整个信用债仍然会是提高收益率的主要渠道,信用债分化也会持续下去,也会出现类似于权益市场强者恒强的趋势。

今年信用债走势和利率债走势比较类似,出现了先收益率下行,再上行的过程。这边比较有意思的一点,高评级企业和低评级企业当中的信用利差在扩大,这可以说明在今年上半年,整个高评级债券总体收益率表现要好于低评级,也出现了强弱分化的原因。

这背后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流动性相对比较宽松的状态下,更多流动性到了各个行业龙头企业;另一方面,在债市当中,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非常好地利用了这个窗口期,去获得非常多的低成本和长期的资金,而在疫情冲击之下,现金储备比较好的企业,可以比较好地熬够这个阶段,龙头企业获得了进一步市场份额,增加了自己的竞争优势。

综合来讲,成皓认为强弱分化、强者恒强的趋势还会持续下去,这对富达精选信用债比较优质的主体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