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着急捞金的wishR的命运始终脱离不了火速二字,从大爆到被苛责,也只用了2天。

投稿来源:金错刀

世界上最扎心的话莫过于比你有钱的人还比你努力。

这次扎我们心的,是赵忠祥。

这位曾经的央视一哥,退休后也没闲着,摇身一变老干部开始下海做起了老年生意。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最近,赵老师入驻了一个wishR星享的APP,靠着专门给人录制祝福视频赚外快大火了一把。

这款名叫wishR星享的宝藏APP,也被老干部带火了。

能请到你喜欢的明星帮你录视频送祝福,单单凭这个奇葩的业务,wishR一进入大众视野就大爆,走在了流量的最前端。

在这个专做明星祝福视频定制的APP上,赵忠祥的详情页被放在首位,明码标价1999。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只要在wishR上下单支付1999,无论是“开业大吉”还是“学业有成”,无论是“生日快乐”还是“XX大卖“,赵老师都亲自录视频对你说。

能让从小陪我们看《动物世界》的赵老师操着当年的播音腔录制视频祝我们生日快乐,这是个什么神仙APP?

01

靠破除迷信接单:只要1999,赵忠祥祝你生日快乐

如果你送的祝福还局限在礼物、贺卡上面,那刀哥就要说你OUT了。

时下最火的礼物,当然是录制祝福视频!

曾经,非洲小孩举牌送祝福的视频刷爆朋友圈,逢年过节,红包可能会迟到,但非洲小孩的祝福永远不会迟到。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一块小黑板,写着“生日快乐”、“我爱你”之类的祝福语,十几个非洲小朋友用蹩脚的中文方言齐刷刷对着镜头喊话。

拍条这样的视频只要30-150元,加上非洲小孩的祝福可爱又滑稽,一时间,这种形式的祝福视频风头无两。

但现在,非洲小孩俨然已经已经被新的海浪拍在了沙滩上。取而代之的,就是时下最热的名人祝福视频。

眼见风口已到,wishR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它把明星都整合到一起,明码标价去销售名人的祝福视频。

靠着破除迷信,wishR成了国内第一个走红的明星祝福定制平台。

它打破的第一个迷信,就是“人脉论”。

像每年的晚会,是各大卫视争相装逼的最佳时间。装逼的最佳利器,无非是看谁请的明星多,谁请的明星最大牌。

这边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一水儿鲜肉喊着“我们在江苏卫视等着你”,那边安徽卫视甩出的视频里花旦吆喝“祝国剧盛典圆满成功”。

哪边得到的明星祝福多,哪个台的人脉背书就强大。

而wishR的出现,让这一迷信说法不复存在。

只要你肯花钱,不需要背靠电视台,哪怕是素人,在APP上点进你喜欢的明星的详情页,提交要祝福的人和祝福语,你选择的明星就可以为你亲口录制一个祝福视频。

在赵忠祥的页面里,能看到他已经送出去了很多祝福视频。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短短两三句话,老干部字正腔圆,送出去了祝福,收回来了钱。

除了赵忠祥,wishR上还有200余位可定制祝福的明星。这200多位明星跨越两岸三地乃至海外,覆盖老中青三代。

董浩叔叔挨着唱“老鼠爱大米”的;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妈妈们的男孩挨着非洲大兄弟;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齐秦小哥旁边是TVB的“张无忌”……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wishR打破了高龄艺术家、网红歌手、欧美球星、N线演员的次元壁,将他们整合在了一起,专门为用户提供录制祝福视频服务。

此外,wishR破除的还有明星的“高身价”。

一直以来,明星的出场费都是万元起步,一场商演、一个广告动辄上百万。

照这么算,让明星为你私人订制祝福视频,别说素人,就是一些企业也没有经济实力去承担。

而在wishR上,这些明星的价位从几千元到十几万元不等,并且都明码标价地展示在页面上。

价格低的像网红穆雅斓,一条视频只要1399元。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价格高点的像葛大爷,标价16万。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走高性价比路线的赵忠祥老师,凭着一条视频1999的单价成了最牛下单王!

突如其来的wishR让大众突然觉得明星不再遥不可及,它创造的收益也可想而知。

在上线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wishR所接的订单已经处于规划里的饱和状态了。

这样一个奇葩的业务,究竟靠什么这么能吸金?

02

快速复制:给过气明星明码标价,开启“乡下”淘金热

wishR的大爆一定离不开他背后的男人——雷涛。

虽说互联网盛产奇葩产业,但雷涛并不是这门生意的头号玩家。

2017年,欧美地区一款叫Cameo的APP大爆。Cameo做的正是明星有偿录制祝福视频这一业务。

它坐拥1.5万明星,制作了超过30万个视频,估值超过了3亿美元,瞬间成了惹人妒忌的吸金王。

2019年6月,雷涛第一次看到Cameo,一下子就嗅到了其间浓浓的商机味道,甩开折腾不起水花的短音频平台,无间隙着手新领域。

随后,他开启了对Cameo的选择性复制道路。

1、你做官网,我做APP

在Cameo的官网中,名人按演员、运动员、网红、歌手贴好了标签。每一个明星详情页的右上角都标注好了价格。

点进去还可以看到明星每次交易的评价,有5星,也有3星的。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再往下拉就是明星的往期作品了,用户可以看到他们以往录制的动态。

Cameo对雷涛来说简直就像救世主。将社会的冗余资源整合打包售卖,这套模板在中国也同样适用啊!

在国内的二三线城市甚至乡村,请明星定制祝福视频非常吃香。不论个人结婚嫁娶,还是商铺开张营业,大家都希望来讨个吉利。但苦于信息不对称,渠道十分难找。

Cameo的模式,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雷涛干脆扒来直接用!

Cameo做网站,他就做APP。

这对雷涛来说小菜一碟,他大学毕业就进了搜狐,是短视频领域的老兵。

短短半个月,wishR就上线了。

登陆进去,平台陈列的明星也按照标签排好:明星、内地、港台、名人、红人。

虽然不像Cameo分类高级,但也还凑合。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点进去明星的主页,也能看到该明星录制的往期祝福视频。

与Cameo如出一辙的页面和功能,好像能给这个新生APP绑上同样的“必胜”标签。

2、你找霍华德,我也找霍华德

复制好了Cameo的框架,接下来该向框架里塞资源了。

如今的Cameo平台内已经积攒了1.5万明星资源。浏览Cameo的网页,就像在看美剧。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致命女人》Tommy的扮演者Leo Howard,夜王的扮演者Vladimir Furdik ,还有《怪奇物语》的11位演员组合!

Cameo火了快两年,想将它的成功路径复制到国内的人不止雷涛一个。但这些人的宏图通通被一根稻草压死——搞不定明星。

就算有渠道找到明星资源,艺人也会觉得把自己身价直接对外是一种很low的行为。

这个对雷涛来说也不是事儿,他干脆把Cameo网页上国际球星的视频直接拿了过来。

霍华德在Cameo上视频,都没经过消音处理,就出现在了wishR的页面上。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视频里,霍华德说的那句:

I’m so happy to be on Cameo.

成了wishR上的最经典的极速复制标志。

这次与Cameo不同的是,霍华德在Cameo上标价只要250美元,合人民币1760元。而在wishR上,霍华德的视频价格标到了4000元。

靠着复制,wishR走上了赚价格差的道路,并借着赵忠祥的东风赚了波眼球。

雷涛沾沾自喜:“推广都不用做,已经有很多原始用户了!”

然而刚火了两天,wishR就栽坑了。

03

刚火两天就栽坑,成败皆因“急捞金”

刚赚足了一波猎奇的眼球,下海做老年生意的赵老师就被官媒点名批评了。原因是涉嫌为三无产品张目。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wishR也没能幸免,口碑急转直下,接连被业内人士指责存在法律漏洞。

眼见刚蹭着赵老师的热度起飞,又被赵老师连带着拖下水。

史上最冤APP,难道成也赵忠祥,败也赵忠祥?

恐怕不是。

在wishR上,明星除了可以为个人提供祝福视频服务,还可以为商家站台。wishR上的商家消费已经占到了平台订单的6-7成。

在赵忠祥的wishR详情页中,这些为企业录制的祝福视频中的祝词通常都是商家所提供的产品广告词。比如:

“买好车,上绿能。”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看似是对企业的祝福,但实质上是一种广告代言的行为。

而在wishR的页面中,商户下单的时候并不需要向平台和明星提供质检证明和营业执照。它并没有对企业的产品进行审核,就为其找商业代言人,哪怕是三无产品,也能借着明星的光环打一波廉价的广告。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这样的法律漏洞,将wishR推上了风口浪尖。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后,人民网又指出,wishR涉嫌侵权。

名列wishR中标价6000元的导演雪村,在得知自己的被明码标价售卖之后,明确表示:我们没有跟这个平台合作,希望大家不要在APP上下单花钱。

反观被wishR选择性复制的Cameo,不仅刚刚完成5000万美元的融资,还获得了用户的好口碑。

像霍华德页面下的评价是这样的画风:

“这很酷,老公甚至以为这是我用photoshop或audioshop合成的,他有点懵逼。”

“我儿子是你的粉丝,我把你叫他写作业的视频给他看,那天他花在作业上的时间终于超过了篮球!这钱花得太值了。”

“简直就是口技,这比单纯地和我朋友说生日快乐有趣多了,且令人难忘。 ”

这些明星在Cameo上可以秒变哄孩子写作业的怪大叔,可以秒变为青年创业者加油的温柔姐姐……

史上最冤APP,把赵忠祥送上了热搜后,自己却只火了2天

人们觉得,在Cameo上面购买祝福视频,就像买贺卡一样频繁。

为什么Cameo就能名利双收,而复制它的wishR却屡屡碰壁?

wishR太着急捞金了。

Cameo从建立至今,打造的是利用明星效应来建立新型人际关系的平台,而不是一个承接商业广告的链条。它花了将近3年潜心运营自己的第一业务,才在完成B轮融资以后计划推出可供商业使用的视频服务。

而梦想着成为中国Cameo的wishR,并没有看到Cameo的精髓。

短短时间内完成了火速复制,又在短短时间内火速上线,更在平台机制存在缺陷的起步初期,就用打“代言擦边球”的方式去火速变现。

着急捞金的wishR的命运始终脱离不了火速二字,从大爆到被苛责,也只用了2天。

结语

评判一个产品的好坏从来不是看它的变现能力有多快。

一款产品,必然要有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做壁垒,在一波波的洪流中,不断填补自己的商业漏洞,才有可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

一经面世就向钱看,最后也会栽进钱的陷阱里。

想做一款好产品,眼光有多远,路才有多长。

与其着急赚快钱,不如先练好内功 。

 

参考资料:

毒眸:《4000元买赵忠祥祝福?不,可能只要1999元》

牛头耿:《看完美国名人祝福视频的价格,我发现中国明星简直在抢钱》

青年横财发展会:《谁能靠过气明星的祝福大发横财?》

运营研究社:《1999元“定制"明星祝福,明码标价背后是个怎样的暴利产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