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易联众逆市涨停,王亚伟三季度提前布局
摘要

王亚伟旗下产品现身易联众,逆向布局小盘股,10月28日逆市涨停。

10月29日,贵州茅台跌停。与大盘再度大跌,消费板块疲软形成对比的,则是数字中国、云计算、国产软件等概念板块有不少个股呈现亮眼表现。

在数字中国板块,易联众(300096.SZ)、高伟达(300465.SZ)等两只股票开盘不久后即封死涨停,带动板块下的不少个股一度跟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易联众10月26日公布的三季报,昔日“公募一哥”、如今知名私募千合资本的掌门人王亚伟逆向布局,在今年三季度买入228万股公司股票,旗下昀沣5号成为易联众第九大股东。

逆向布局冷门股

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三季报,除了仍然对经纬纺机(000666.SZ)和三聚环保(300072.SZ)进行持仓外,外界可以从公开渠道获知,三季度内王亚伟已经进入易联众的前十股东。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的统计,三季度仅有两只基金重仓易联众。年中,在公募基金公布半年报,披露全部持仓个股时,也不过17只基金买入。在Choice和iFind的收录里,关于易联众的上一份研究报告,还停留在2017年10月19日,今年以来公司接受的特定对象调研也寥寥无几。王亚伟此番逆向布局,抄底易联众,看中什么呢?

回顾今年以来易联众的走势,蓝鲸财经发现在7月23、24、25日,易联众的股价一度三个涨停。如果对国内新闻事件稍有记忆,当时正是问题疫苗事件集中爆发的时点。彼时,易联众董事会秘书李虹海表示,公司与蚂蚁金服通过区块链技术在疫苗溯源、处方外流等方面已开展合作。消息一出,公司股票就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易联众也因为股价异常波动,而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在回复中,易联众称“公司与蚂蚁金服通过区块链在疫苗溯源方面的合作目前尚处于技术方案的规划设计阶段,暂无相应的产品落地,除前述研究小组的人员投入外暂无其他资金投入,暂无相应的技术专利储备。”此后,公司股票连跌7天,回落至涨停前的水平,并在此后持续震荡走低。

尽管如此,易联众在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新业务上布局,经此一番波动,也再度引起市场的关注。

2014年,易联众原董事长古培坚因个人原因辞职,此间,易联众的业绩长期低迷。新董事长张曦上任后,对易联众的业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拓展,设立云计算与大数据事业部,利用社保、医疗等领域的优势,加快智慧医疗与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服务体系。

与此同时,易联众不得不直面来自BAT的弯道大超车。随着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竞相布局移动医疗,无处不在的支付宝、微信也逐步打通了全国的社保、医疗资源。

从财报上看,2015年起,开拓新业务的易联众,营业成本大幅增加,2016年和2017年的前三季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全靠第四季度才扭亏为盈。此外,2016年,原董事长、实控人古培坚一度上演了清仓式减持。从上市之初持股3064万,占比35.63%,到2016年9月末,持股比例已经锐减至3.69%,累计套现超过20亿元。

公司业绩不见起色,原董事长的减持套现又雪上加霜。一度在2015年6月的股灾前,创下39.93元高点的易联众,此后股价再难有起色,到今年6月时,只剩下不到10元。2016年三季度起,易联众逐渐被基金抛售,持仓基金与持股数量双双锐减。

在新的竞争形势下,易联众也不得不向互联网巨头寻求合作。今年3月,易联众公告称,与蚂蚁金服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在此之前,易联众也已经和腾讯建立起合作关系。

10月26日,易联众发布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录得净利润亏损1716万,但同比增长67.33%,同时第三季度单季度实现净利润313万,同比增长122.13%。

明星基金经理失色

从主理华夏大盘基金获得累计超1000%的收益而成名后,王亚伟不论是在公募还是私募,一举一动在市场上受到许多关注。公募基金经理时期的王亚伟,就以发掘中小创和重组股为投资者所知,A股市场甚至出现了“王亚伟概念股”的独特板块。

2012年,王亚伟从华夏基金出走后自立门户,创办千合资本,进军私募证券基金。千合资本旗下昀沣系列私募基金产品重仓买入的股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昀沣系列若隐若现的身影也是众相关注的焦点。

但离开了华夏基金的王亚伟,虽然仍有着“公募一哥”的光环,旗下私募产品的业绩却有些失色。在第三方平台上,千合资本各产品的净值、收益更新停留在2017年年末,仅以此坐标向前回溯,王亚伟在私募领域的业绩也难言突出,同时在重仓股的操作上也并不一帆风顺。

2015年二季度,王亚伟旗下的产品大举在高位买入渤海轮渡(603167.SH)、国电南瑞(600406.SH),但在股灾发生后又在2015年年末割肉卖出。而最有失水准的一次操作,出现在高卖低买廊坊发展,踏空其重组机会的交易上。

2015年一季度,王亚伟携昀沣、千纸鹤1号、昀沣3号三只产品杀入廊坊发展(今ST坊展 600149.SH)。二季度持续加仓后,在三季度股价大跌时,顺势减仓,至四季度末时,已砍仓大半。2016年年中,当昀沣三支产品均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同期恒大地产集团举牌廊坊发展,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同时廊坊发展也宣布因重组事宜停牌,恒大地产借壳登陆A股一事也浮出水面。复牌后的廊坊发展8月当月暴涨122.4%。素来以埋伏重组股见长的王亚伟,此次失手旋即引来不少质疑。

此外,自2013年重仓至今的三聚环保(300072.SZ),持仓五年有余,可谓是王亚伟“公转私”以来最为偏爱的股票。2010年上后,三聚环保业绩一度高歌猛进,其营业收入从2014年的4.3亿元增长至2017年224.8亿元,暴增52倍,同期营业利润从0.7亿元增长到28.3亿元,暴增40倍。期间,三聚环保头顶创业板明星的光环,股价一路高涨。

但2017年年中,三聚环保开始受到广泛质疑,股价几度闪崩,从2017年高点一路跌落至今,股价已经回落到了2016年年中的水平,这也意味坚守其中的王亚伟,花了两年的时间成本却无功而返。

在最新披露的三季报中,2016年二季度买入的昀沣3号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退出,而2013年就买入的昀沣私募基金则仍然坚守。

热门文章
1
美图手机社交、电商和区块链全线退败 ,小米能否力挽狂澜
2
以投资方、从业者、研究者的视角看,编程教育机构间有何异同
3
中国奥园的千亿隐忧:三项费用占比居高、产品管控体系需提升
4
云米“30万吸油烟机”背后:小米生态链高端化之路任重道远
5
低线城市成业绩贡献主力,同程艺龙欲借微信数据打造竞争壁垒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