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TMT | 资讯详情
我采访了20个95后,发现没有一个人觉得罗永浩的产品牛
TMT
05-17 15:30 0 阅 5w+
投稿 智能相对论

“你知道罗永浩吗?”

“不知道,他是谁?”

“锤子科技的创始人,一个做手机的,讲话挺犀利的胖胖的中年人。”

“噢噢,我知道了。我看过罗辑思维,他在奇葩说那一季我全追了,他现在开始做手机了?”

这是我与20位95后受访者其中的一位的对话,她也是20位中唯一一位不认识罗永浩的。5月15日,罗永浩的新品会发布在鸟巢冒雨举行,除了发布搭配高通骁龙845处理器的旗舰机坚果R1,还发布了此前被热烈宣传的“工作效率提升300%”的一体机电脑——坚果TNT工作站。

有人评论说这是一场“锤黑弹冠相庆,锤粉面面相觑”的惨剧,95后是怎么看待罗永浩以及他的产品的,对打着人工智能旗帜的电子产品他们还有什么新的期待?智能相对论(aixdlun)分析师雷宇对此采访了一波95后,结果如下。

人人都知道罗永浩和锤子手机,但是没有一个人买。

采访中大家谈起罗永浩的几个用词绝大部分是“神棍”“精日”“骗子” “吹牛”“嘴皮子溜”,有2位谈到了“魅力”和“情怀”,也有2位秉着不了解不评价的原则并没做出任何评价。有意思的是,有1位不大了解罗永浩的百度看了几分钟之后说,“产品看上去不错,但是他这个舆论风向太差了,我觉得品牌不大可靠,绝不会买”罗太君“的任何产品”,虽然他也是一位做3C产品的创业者。

问及是否知道坚果手机,大部分人都一头雾水,我只好用锤子手机提问。结果每个人都知道锤子手机,却没有一个人真正使用过,包括1名锤粉。当我问他们身边是否有人使用,只有2位给出了肯定答案,但都不是太正面的回答。

“锤子的系统优化垃圾,卡成PPT。我隔壁的哥们用了一年不到就坏了,彻底坏了,贾跃亭都比他强,我以前那个乐视1用了2年,除了电池不大好其它都还可以,最近才换的。”“那你换了什么手机?“”小米“。而另一位则表示是因为锤子手机降价了,觉得便宜就买了。还有一位说身边有几位朋友曾看完罗永浩的发布会直播后立马就打算买,但是冷静30分钟后就不想买了,最后这几个朋友都没买。 

95后的一代极易受网络舆论影响,显然,他们对罗永浩和锤子有多厌恶,锤子的公关就有不作为。

当然,采访中也有很多人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身边真的没有什么人用锤子手机,他到底被哪些人买走了?”

锤粉。但仔细想想又仿佛不是,很多锤粉都是被老罗的理想主义,或者说情怀折服,前天朋友圈一个锤粉发了一条动态,让我更加坚定的认为,很多锤粉都是不看业务能力只谈人格魅力,他们应该是罗粉。

如果罗粉能够养得起老罗的情怀,最终收购苹果,那么是罗粉还是锤粉真的没有关系。但是如果要卖货,可能需要的是锤粉,一批相信他的产品并会产生购买行为的人。

你有一万个理由叫我买,我就有一万零一个理由不买

95后不买锤子手机的理由有很多,在此将电脑和手机分开解释。

坚果TNT工作站:大平板随身携带不方便

受访者中只有一位看过15号晚上的直播,几乎都不了解坚果TNT工作站。大部分人看到坚果TNT图片第一眼,就感叹现在平板越做越大了,也有人埋怨现在消费升级已经到了连一块儿显示屏都买不起的地步。

当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后,所有人第一反应是贵,“我觉得很垃圾,我不知道我一个要用CAD画图的人买这个来干嘛,而且我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他能听懂我的塑普吗?““暂时应该不需要这么高级的电脑,我总不能用手指头戳着屏幕写代码吧?” 

显然,坚果TNT单薄的使用场景不能使很多人满意,对很多95后而言,在办公室对着机器聒噪也不是他们所理想的交互方式。“TNT在家可能可以用到吧,在办公室感觉使用率真的很低,我应该不考虑买,不过还是觉都罗永浩很厉害,以后可能会买他的东西。”这是采访中唯一一名明确表示会买他的产品的人,他是一名留着长发唱民谣的文艺青年,采访中两度提到“情怀”。

 “里面有个想法我觉得挺好的,类似是把一个技术提高300%或是更高,我觉得还是挺创新的,如果要我去体验下我会非常愿意体验。因为我是路人,不黑也不粉,所以也没有被打动。他做的挺棒的,然后也希望他能够实现自己的情怀,然后我仍然不会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罗永浩一直强调他的产品是准革命性的,而且搭载了很多人工智能技术,但是这些年轻人并不认为它酷和牛逼。要么就是用户教育做得不够好,要么就是企业的意淫太丰富。至于前者还是后者,见仁见智。

坚果手机:买个锤子哟

 “锤子手机很丑啊,我以前看过一个软文,就是知乎上写的说他女朋友买东西的时候用锤子付钱,被营业员问什么手机好好看,当时看了觉得还有点兴趣就去搜了,看了图片觉得很丑啊。“”觉得锤子有点丑,之前看的那个锤子手机,背面摄像头还有logo在整体上的大小比例根本不协调。“

说锤子手机丑的绝不是一两个。事实上,本次的坚果R1也缺乏惊喜。旗舰机标准的硬件性能水平,夏普和Essential Phone都采用过的“美人尖”全面屏设计,以及LOGO指纹识别二合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虽说不是刘海屏值得鼓励,但是,无论是夏普还是Essential Phone,卖的都不好。

“追求性价比我选小米,体验选苹果,支持国产华为,同价位我选择一加,我这个话你应该懂吧,我不冲着情怀去,他的产品对我没有吸引力。”罗永浩卖情怀的梗显然深入人心。

”我不会考虑用锤子手机,因为要是别人问我用什么,我只能说,用个锤子哟,听上去好像在骂mmp。“这是一位对手机较为了解的受访者,他聊了很多,” 手机基本就是硬件,系统和外观,系统我个人觉得是最重要的,魅族性能一直不行,用的联发科处理器,但一直做的也还行,系统大于硬件大于外观,当然,这是指小厂。大厂的话,系统大于外观大于硬件,至于锤子,我个人感觉名字一开始就没起好,手机这种东西最开始就选择做小众注定亏本,他确实也在认真做系统,弄了一些不错的小功能,但是依然觉得不抓人。”

有一个很有趣的点,就是大家觉得坚果手机是小众产品,事实上,罗永浩的本意肯定不是做小众产品,有钱不赚王八蛋。但他的产品似乎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如果不是分开采访的我都要怀疑这群人商量好了。在各大厂商纷纷讨好年轻人的时候,如果坚果觉得自己真的看不上这一群屁民,那无可厚非。

95后希望人工智能在他的手机电脑上做什么?

虽然坚果TNT工作站在官网上配备了实体蓝牙键盘和蓝牙鼠标的,但老罗似乎没有在发布会上提及,所谓的提升效率300%也都是围绕着语音交互、触屏来讲,用老罗自己的话说就是革了键盘和鼠标的命。

鸡尾酒效应依然是语音交互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关键,即在嘈杂的环境中时,机器是否能对人的声音定向追踪,不受其它声音的干扰。事实上在发布会中,老罗甚至曾要求观众降低声音以免影响操作,但是在办公场景中,可以要求同事闭嘴然后自说自话吗?全公司享有这一特权的人,一根拇指就能数过来。

这显然一点也不酷,语音交互和触屏并不能使95后这一代感到新奇。他们对人工智能的接受度非常高,高到对生活中常见的智能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因此对接下来人工智能的要求就变得更多元和接地气。

“我想手机蓝牙可以连接性格爱好差不多的人,就大家品味差不多比较好相处吧,如果给我推荐个女朋友就更好了。“

“希望手机可以找块白墙就投影啥的。“

“希望手机可以和所有的智能产品联动,我知道小米已经可以了,但是我希望就是不同品牌的也可以。”

“帮我洗衣服做饭带小孩,最好我妈生日还能模仿我的声音打个慰问电话,当我的小管家,管我的吃喝拉撒。”

“想要在电脑里装一个钢铁侠的贾维斯,当然最好有实体长相,蔡徐坤这样的可以吗?哈哈哈,实在不行就董岩磊或者陈立农这样的……”

 

收藏 |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内容最多支持500字
发 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关键词热搜滚动
沃尔沃 新领航者峰会 新金融科技峰会 险企 星巴克 港股教育
热门专题
热门文章
1
鑫苑置业半年股价近乎“腰斩”,全国化布局推进缓慢
2
海参没有热死,獐子岛或“捡”丰年,天灾不该为业绩“背锅”
3
周延礼把脉金融科技:重塑金融业态,未来应探路“可持续”
2018-08-09
4
卓越教育能成为第五大K12教培机构吗
2018-08-09
5
房企销售势头减弱,7月份中海、华润等增速下降
2018-08-06
广告
月排行
1
前CCtalk CEO陆坚辞任,沪江任命杨继珩为CCtalk联合创始人、CTO
2
兴全合宜上市首日暴跌,踩雷中兴通讯令抛压加大
3
央行:摸排出的ICO平台、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4
互金晚报:处置非法集资部级联席会议召开
5
首批FOF规模大幅缩水,一季度全部跑输业绩基准
6
中信银行收购阿尔金银行50.1%股权
7
央行:移动支付在农村已占绝对优势
8
海富通与汇添富基金,差距竟超过130倍
9
基金信披将做重大调整,单只基金只选择一家报刊披露信息
10
互金晚报:中国互金协会发布P2P平台电子合同规范
日排行
1
前CCtalk CEO陆坚辞任,沪江任命杨继珩为CCtalk联合创始人、CTO
2
漫道金服披露招股书超一年未传喜讯,主要客户包括e租宝和钱宝
3
持续亏损、客户流失、隐忧浮现,百世物流胃口太大遗失本位
4
高毅资产邓晓峰大战新能源,等待市场纠偏
5
比特币一路走低,三大矿机生产商扎堆谋求上市
6
《怪物猎人》突遭下架背后神秘“举报人”是谁?
7
中色股份业绩连期下滑,金晟保险经纪“倾囊相授”砸5000万救急
8
“商人”库克:万亿市值能让苹果进入下一个辉煌
9
广电总局要求坚决遏制“今日头条”“快手”问题节目死灰复燃
10
搜狐视频:如何走出一条从高调到低调的大斜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

编辑图片

支持jpg、png 且图片大小不超过2M

性别:

选择你订阅的行业电报:

您订阅的行业电报,稍后可在“电报-我的订阅”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