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基金业20周年欠缺反思,浮夸之风误人误己
摘要

公募基金业的前10年,充满激情与梦想;公募基金业的后10年,自甘平庸和沦落。

今年是基金业20周年。100多家基金公司、数万基金从业人员应该用什么向基金业20周年献礼?是言不由衷的夸夸其谈吗,还是认真而客观的总结与反思?

综观前4个多月各大基金公司高管们的公开发言,不少基金老总们早已失去了自我反省的能力。他们把20周年当作一场表演和吹嘘,既没有正视历史的勇气,也没有面向未来的真诚,而是一味沉浸在自我编织的虚幻之中。

“打造可信赖财富管理专家,成为新时代资管行业的领跑者。”“不忘初心,携手迎接公募基金新时代。”……基金公司老总们为基金业20年周年精心准备的这些公开言论,大多千篇一律,味同嚼蜡。

喧嚣的浮华下面,现实依然严峻。

国内首家基金公司国泰基金已有整整20年历史,员工平均年龄只有33岁,从一个侧面暴露了该公司以及整个行业人才流动过于频繁的尴尬。但公司老总却将其说成充满朝气和活力,实在令人无语。

5月8日,销售时间近3个月的国泰量化成长优选基金成立,规模仅2.17亿元,募集认购户数1118户。靠天吃饭,缺乏品牌的问题,在弱市之中暴露无遗。

公募基金业的前10年,充满激情与梦想;公募基金业的后10年,自甘平庸和沦落。

近10年来,与私募基金业的迅猛发展相比,公募基金虽然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骄傲自大、不思进取的问题十分突出。中大型基金公司的老总们每年拿着少则五六百万元,多则三四千万元的年薪,不少人视之为理所当然。他们早已失去了理想和责任,付出不多,却所获甚丰。

据Choice数据,在12万亿元的公募基金资产规模中,货币基金占比超过60%,偏股型基金的占比持续下降。而货币基金的爆炸性增长更多在依靠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天赐甘霖,以及互联网金融发展的一日千里。

10年前,投资海外市场的首批QDII基金启航,国内投资者满怀热情地投入巨额资金支持,但却折戟沉沙,损失惨重。10年来,美股经历了长达9年的牛市,而全部QDII的规模不到900亿元,占比不足1%。

原兴全基金的总经理杨东离开了,兴全基金的走向十分令人担心。今年1月,依托杨东在兴全十多年积累的品牌影响力,该公司发行成立的兴全合宜首募规模近327亿。在持有人利益与资产规模的天秤上,兴全基金似乎正在悄然转向后者。

所幸的是,兴全旗下基金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总体保持稳健。

原东证资管总经理陈光明离开了,正在申请成立自己的公募公司睿远基金。大批投资者在翘首以盼他的基金公司能尽快获批,给行业重新带来光明。

颇显荒诞的是,最近,名不见经传的蜂巢基金成为今年第二家获批的公募基金。蜂巢基金第一、二大股东是两位自然人,各家媒体都没有能查询到他们有管理基金的过往经验。

自2010年以来,类似的荒诞在公募基金业已一再出现,包括分级基金的泛滥成灾,以及前两年委外基金对金融市场的干扰,而独立的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被炒到八九千万元,则令有关方面的乱作为和不作为更加凸显。

然而,行业的乱象终究遮不住理想的光辉。先是公奔私、后又私转公的博道基金董事长莫泰山在今年4月份的一次演讲中,与行业分享了他对三个主题的思考,即专业、进化和担当。对于如何解决“基金赚钱,投资人不赚钱”的话题,他表示,一要建立对长期投资的信仰,二要建立严格的投资纪律,才能实现对财富的合格管理。

基金业20周年,基金业不仅需要总结成绩,增强信心,而且同样需要直面不足,反思问题。市场各方应以20周年为契机,加强信托文化的弘扬和建设,让更多具有专业能力和诚信忠实的自然人发起成立基金公司,并推进监管的市场化,建立公募基金管理人的信用体系。惟有如此,才能促进行业进步,实现优胜劣汰,推动基金业在未来10年切实担当起为国民理财,并支持实体经济建设的重任。

热门文章
1
独家|长安街W酒店将摘牌:亏损的项目,后悔的资方,高星酒店路在何方
2
千亿规模体育培训机构未成气候 创业者普遍缺乏商业化思维
3
2018地产央企众生相:金茂、招商超车,中冶置业、葛洲坝掉队
4
A股上市险企扩容后交齐成绩单:2018揽2.24万亿保费同比增11%
5
上市公司|母公司引央企入局重组,沈阳机床望挥别“债台高筑”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