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连续3载年报披露前换CFO 阳光100人事更替疑云
摘要

蓝鲸房产1月9日讯,阳光100中国(02608.HK)日前发布人事变动公告称,徐联义辞任首席财务官后,陈胜杰已于近期获委任。这是该公司连续三年在年报披露前更换CFO。

阳光100中国(02608.HK)于1月8日发布人事变动公告称,徐联义辞任首席财务官后,陈胜杰已于近期获委任。

值得关注的是,这是阳光100两年内更换的第四任首席财务官,也是该公司连续三年在年报披露前更换CFO。

一位从事公司证券的律师告诉财联社记者,这种行为在行业内并不常见,财务是公司关键部门,一般情况下公司不会频繁更换CFO,尤其是连续3年在年报发布前换人。

“一般这种行为有两方面因素,一方面是监管趋严,对于公司财务等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而企业要求CFO在财务完善的情况下,能够做到对业务的透彻了解、资本市场游刃有余的运作以及战略性的眼光,CFO认为无法胜任而离职;另一方面是企业要求能够做到业绩包装、粉饰业绩,CFO无法接受老板不合理且违规的要求,因此选择离职。”上述律师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需要重点关注频繁更换CFO或董秘的公司。

频繁更换CFO的背后

据财联社了解,阳光100在2016年年初至2018年初,其首席财务官发生多次变动,依次由周志明、杜宏伟、徐联义及陈胜杰担任。

2014年3月,阳光100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当时的首席财务官为杜宏伟。2016年3月18日,因内部工作调动原因,杜宏伟辞任公司首席财务官及联席公司秘书职位,由周志明接任。2017年3月3日,周志明辞任,徐联义接任。2018年1月8日,徐联义辞任,由陈胜杰接任。

巧合的是,除杜宏伟外,另外三人任职首席财务官时间均不超过一年,且近三年阳光100更换首席财务官时均处于年报披露关键期。

2016年与2017年,阳光100均是在发布年报一个多月前更换CFO及董秘,但此次首席财务官更换的时间较早,在1月8日便公布了人事变动公告。

一般来说,每年1月、2月企业就开始准备年度财务报告、内部财务审核工作、并草拟年报及业绩公告等内容。根据上市公司规定,财务主管人员与接管人员之间必须交接清楚,由监交人员协助办理一切交接手续后才能离职,一般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阳光100的公告表明,在正式公布前,首席财务官在人事交接方面或已完成。

“在关键时期更换首席财务官,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可能会影响年报准时准确披露,导致公司遭受市场质疑和监管问询,影响公司的交易和形象。”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

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张宏伟表示,企业在调整自己的战略过程中,尤其是对于阳光100这种规模不是很大的企业,要不断通过调整合适的人员,来瞄准市场机会,快速规模化,保证利润。

规模扩张遇阻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阳光100业绩依然维持在百亿规模,并未实现突破。

1月5日,阳光100公告称,2017年该集团实现未经审核合同销售额(含轻资产运营项目)约106.08亿元,同比仅增长1.83%。对应合同销售面积约86.73万平方米。

在2017年中期业绩会上,阳光100主席兼总裁易小迪曾明确表示,对公司上半年的业绩增长并不满意。

标普全球评级去年7月曾宣布,因再融资存不确定性,将阳光100评级下调至“CCC+”,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标普认为,该公司较高的财务杠杆长期来看不可持续,并预计该公司未来两年的合同销售额将不足以支撑相关利息、建造及运营开支。

“阳光100在2016年的EBITDA利息覆盖率已降至0.3倍水平,表明其较弱的偿债能力。”标普认为,“尽管阳光100的销售业绩提升、利润率有望改善,我们预计其2017年和2018年的EBITDA利息覆盖率仍将远低于1倍水平。”

据阳光100行政总裁林少洲介绍,2017年全年,阳光100的到期债务总额为85亿元,上半年已经偿还了40多亿元债务。

去年12月28日,阳光100向华融金控进行增发2.35亿股新股,占阳光100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约9%,认购资金约为7.29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2亿元。

但这并未改变标普对阳光100的评级。标普认为,虽然新股发行将改善阳光100流动性紧张状况和高度杠杆化的资本结构,但阳光100公司去年上半年的借款规模总额超过250亿元,所以此次新股发行仍不足以修复阳光100的资产负债表。

“我们认为该笔交易对华融国际而言更像是一笔投资。目前并没有更多迹象表明二者之间将有战略合作或进一步注资。此次认购价格较现有股价的折扣较为合理,同时亦受补偿协议的保护。”标普指出。

林少洲曾表示,写字楼和商业是阳光100“唯一压力比较大”的产品,而易小迪指出项目中“商业比例不能太大”,目前阳光100存在住宅比例太低的情况,未来会逐渐提高住宅比例,优化回款。

“阳光100不是高周转开发的企业,项目过于集中西南市场以及商业项目,这带来很多问题,包括销售慢、回款慢,也带来了一些投资机会的流失。”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告诉财联社记者。

热门文章
1
iPhone去库存渠道忙降价,苹果推组合拳能否自救?
2
教育一级市场的2018年,前十大企业分瓜1/4投资资金
3
蓝鲸观察|主题公园迷局,海外玩家涌入,华强等本土玩家陷瓶颈
4
2019开年超1600万险资参与打新,提前布局淘金
5
增资金额缩水,吉祥人寿“曲线救国”售卖资产补充偿付能力
日排行 月排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