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TMT | 资讯详情
阿里飞猪VS美团酒旅:在线旅游掀第二梯队争夺战
TMT
2017-07-03 07:35 0 阅 10w+
 蓝鲸TMT 于小京

提起在线旅游,经过2015年的大整合、2016年的大调整,在不少圈内人看来其“一超多强”的版图已然确立,市场进入了对行业次席位置的争夺战。

不过,由于国内旅游市场的分散性和巨大潜力,在这一格局下,对于第二梯队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而纵观几个主要的玩家,背靠阿里走天猫模式的飞猪和最近频繁发声“晒数据”的美团酒旅显然是不可忽略的两股势力。

那么,对比同属第二梯队的美团和飞猪,谁的机会更多一些呢?

1、美团与阿里恩怨已久

要说美团酒旅和飞猪的竞争,就不得不提其与飞猪背后阿里的恩怨情仇,飞猪所代表的在线旅游市场,其实只是其中的一环。

据悉,阿里作为美团原始股东之一,曾与美团一同经历了“百团大战”,但在2015年底以后,双方的关系便急转直下。当时恰逢美团与背靠腾讯的点评宣布合并,一番资本博弈后阿里决定不再跟投新美大,转而全力扶持口碑,成为双方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很快,美团抢走商家收银台的支付宝指示牌、撕毁宣传海报,还要求商家停用支付宝的消息不绝于耳;尽管美团官方强调这只是个别员工的行为,但这依旧被视为美团与阿里彻底决裂的开端。之后,阿里出售其所持的美团股份,并投资美团的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均加剧了两者之间的冲突。

如果说双方以前的行为属于“暗斗”,那么,日前美团CEO王兴在媒体访谈中公然与阿里撕破脸已然将双方紧张的关系摆上了台面。

王兴在访谈中评价阿里道,“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他甚至称,阿里是一个经常找麻烦的公司,此前阿里兜售美团老股就是为了干扰其融资,目前阿里仍握有少量美团股份,也只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美团制造麻烦。

随即,饿了么CEO张旭豪代表阿里隔空回击,认为“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格局不太高”,并称“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

2、美团酒旅与飞猪各自发力

反观美团与阿里在在线旅游这一细分领域的较量,也常常充斥着各种“明争暗斗”。双方分别祭出美团酒旅与飞猪,一直在为“老二”的位置展开激烈厮杀。

从背景上来看,不论是布局酒旅业务的脚步,还是品牌或架构升级,双方都处于一种你追我赶的状态。其中,美团在2012年6月开始接入酒店团购,两年后成立酒店事业部,将酒店业务规模化;但直到2015年7月,美团酒店旅游事业群才正式成立,真正涉足酒旅业务。

相比之下,阿里早在2009年就已介入旅游业,当时由淘宝和支付宝的两个团队同时切入,主推“淘宝旅行”及航旅业务;此后,这两项业务于2014年合并升级,成为“阿里旅行”;两年后,阿里旅行改名为如今的“飞猪”。

从具体的业务层面来看,美团酒旅与飞猪之间的战争也日趋白热化。美团于2016年5月开始大张旗鼓入局高星酒店,截至2017年6月,美团旅行官方晒出的成绩单显示,其高星酒店覆盖1.5万家、高星用户超1000万,每月新用户增长占比60%。

与此同时,飞猪也在加紧对高星酒店的布局和提速。此前,洲际酒店集团、喜达屋酒店集团、香格里拉酒店集团和万豪国际集团等高星酒店已陆续加盟飞猪平台;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希尔顿酒店集团旗舰店也宣布在飞猪上线。此外,在拉新方面,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2016年飞猪为高星酒店拉新会员达600万,预计今年飞猪将帮助高星酒店拉新会员1000万。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双方的数据主要来自于自己对外公布的报告,并不来自于权威的第三方监测机构和官方的财报数据。同时,双方也大多落点于增长速度,毕竟放眼当下“一超多强”的格局,其体量尚小。

3、第二梯队争夺战愈演愈烈

当然,在马太效应显著的中国互联网行业,身居第二梯队并不意味着没有做大的机会。要知道,中国旅游市场的在线化率仅不到两成,上升的空间足够大。但从量级相近的飞猪和美团酒旅来看,胜负之间,实则已分高下。

首先,从品牌的认知上,靠团购、外卖起家的美团有着先天的短板,这对于其极力推动的高星酒店更是如此。很难想象,平时十几二十元客单价的外卖用户会成为洲际酒店们的潜在消费人群。这也意味着,虽然飞猪和美团都有着庞大的用户基数——前者有2亿的用户数,后者则亦有2亿的“年度活跃买家”,但其用户组成仍存在较大差异。

除了规模差异外,美团酒旅与飞猪在对待合作方及消费者的态度也决定了双方孰优孰劣。据悉,飞猪作为平台向酒店方收取的软件服务费(类比OTA收取的佣金)为2%-8%,而自称“不是OTA”的美团则向签约酒店收取8%-10%佣金,在飞猪眼中“美团就是OTA”。

站在消费投诉的角度来看,21CN聚投诉平台最新披露的一组数据显示,在OTA平日退改投诉占比指标中,飞猪和美团占比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在解决投诉方面,飞猪显得更为积极;OTA平台整体投诉解决率为53.1%,飞猪和美团分别为44.2%及38.6%。当然,这样的成绩对于其他专业的OTA平台来说确实显得有些糟糕,毕竟双方均未能建立起完善的客服体系,这也都是亟需改善的软肋。

4、数据造假疑云

此外,相比于发声较少的飞猪,频繁发声的美团在数据可信度上也存疑。

不论是今年初美团点评宣布“双平台酒店间夜量超1.3亿”,还是6月美团宣称五一期间“120万住宿日订单”,均被质疑数据造假。有媒体报道称,这与对投资人公布的数据存在差异,“把钟点房、刷单量、未验证的和退款率等都计入了间夜量,刷单高峰期约40%的酒店间夜是刷出来的。”

同样令人尴尬的是对于其当下给予厚望的高星酒店的“定义”,根据此前《北京商报》的报道,目前美团所谓高星酒店的平均间夜价仅为360元,甚至将150元价格的酒店划定为“高档酒店”,这与国家旅游局公布的全国五星级酒店超过600元的均价有着超过50%的差距。

一系列争议的数据,让美团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之中。同时,最终未能成型的酒旅业务独立分拆融资也让其颇为被动,这也迫使其不断“晒数据”以图重新恢复投资者的信心。毕竟,美团在持续巨亏的情况下已经连续一年未获得新的融资了。

而从另一个角度讲,美团一系列业务层面问题的曝光,也让飞猪在胶着的竞争中有了将对手甩在身后的机会。

5、胜负已见分晓

本质上讲,飞猪和美团都是平台,但在线旅游行业其实说是“在线”,实际上是线下非常重的一个行业,尤其强调对实体资源的把控。从这一方面讲,两者在当前的整个市场的格局下还难以撼动有着旅行社等线下资源的OTA的地位。

但是,就双方的所谓“平台”能力而言,走天猫模式的飞猪似乎更优一些,毕竟美团连自己本该最拿手的外卖业务也没能做市场第一,各种食品安全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事实上,尽管美团酒旅业务被王兴寄予厚望,但在刷单传闻、数据造假和投诉量居高不下,以及强大对手的攻势下,其突围希望不大。而阿里飞猪在与美团酒旅的竞争中,不论是业务层面还是资本层面,亦或是对合作方及消费者的态度上,其机会都要更大,取胜的几率可能更高。

当然,同处第二梯队的并非只有飞猪和美团两家,其更多要面对的其实是更为专业的在线旅游企业的挑战——“一超多强”格局之下,谁是第二的战争仍将持续。

收藏 |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内容最多支持500字
发 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关键词热搜滚动
哈啰 神州 校企改革 编程教育 相互保险 稻香村
热门文章
1
加盟店叛逃、半年报逾期、股权官司缠身,烤鸭“黑马”金百万要凉
2
四个月空降五名高管,不再专注的长城如何布局?
3
再保险市场添外资新军,专家提醒多因素影响下发展存压
2018-10-16
4
一直播卖身微博,秀场直播“退潮”凸显行业焦虑
2018-10-16
5
边“卖子”边收购,银亿股份重组转型地产业务难保
2018-10-16
广告
月排行
1
A股等待黎明,借鉴美股布局未来方向
2
中基协: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等产品规模8月下降5000亿
3
崔永元“出走”微博三日,归来仍是热搜
4
QDII、贵金属、银行飞单、网贷……理财这些年踩过哪些“坑”
5
中大期货七宗“罪”,浙江证监局连发12道监管函
6
合时代现法人回国自首称潜逃是一种煎熬,前法人离任两年依然被抓
7
中基协:私募基金未按时披露定期报告累计达两次将列入异常机构
8
两家律所被中基协拉黑,三年不接受其出具的私募法律意见书
9
华业资本身陷百亿骗局,兴全基金大幅下调所持债券估值
10
互金晚报:北京金融局发布风险提示;警方通报阜兴案进展
日排行
1
科大讯飞跌停,186只重仓基金沦陷
2
因未按规定报送案件信息,内蒙古陕坝农商行被罚45万元
3
奥马电器终止转让股权,高管“换血”变动频繁
4
方圆达创进入多家公司十大股东,80多只产品基金经理仅一人
5
长春长生因假疫苗事件被处罚没款91亿元,或导致公司退市
6
银保监会党委传达中央对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处理决定
7
央行: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三方回购交易
8
恒天财富未否认集团董事长张杰被调查:销售产品和调查事件无关联
9
重庆农商行回A预披露更新,曾频繁收购村镇银行或为回A做准备
10
互金晚报:恒天财富未否认董事长被调查;昆仑万维五次减持趣店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

编辑图片

支持jpg、png 且图片大小不超过2M

性别:

选择你订阅的行业电报:

您订阅的行业电报,稍后可在“电报-我的订阅”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