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重拳打击非法集资:检察院设立金融检查处,法院设立金融法庭

蓝鲸传媒 / 发布时间:2017-01-05 10:00:24 / 点击量:216615

1月4日,据北京商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下一步将推进政法系统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专业化队伍建设,推动公安局设立防范打击涉众型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检察院设立金融检查处,法院设立金融法庭。

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设置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专业化队伍

近日,北京金融工作局印发的《北京市“十三五”时期金融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发展规划》),规划实施时间为 2016年至2020年。《发展规划》也提到,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发掘产业发展新业态,具体包括先行先试,打造互联网金融生态系统;鼓励创新,加快金融与互联网融合发展;夯实基础,加强互联网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培育,推动金融科技蓬勃发展;防范风险,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发展规划》将促进金融生态环境进一步优化、加强金融安全稳定建设视作重要的目标,设置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专业化队伍。

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公安局以及检察院已经有处置非法集资专业化队伍,但名称稍有变化。法院的金融法庭也还在推动中。

《发展规划》分析称,未来中国金融业将更加深入地参与国际金融秩序构建,国际话语权不断提升。作为众多国际金融组织所在地的北京,必须具备全球视野,以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为目标。

《发展规划》提出,在吸引聚集国际金融组织、巩固提升总部金融机构的同时,壮大发展地方金融机构。支持金融控股集团多元化发展,增强混业经营能力;支持华夏银行转型发展,建设具有鲜明品牌特色的现代化商业银行;支持北京银行特色化发展,优化网点布局,保持国内城商行领先者地位;支持北京农商银行上市发展,打造区域影响力强的精品银行;支持中关村银行创新发展,增强金融服务创新创业企业能力;支持中信建投证券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成为具备综合优势的一流投资银行;支持北京国际信托发挥投融资和财富管理专业优势,争创国内领先的信托公司。

同时《发展规划》还提出,借助多层次金融市场,构建全方位发展新平台。

其中包括引导要素市场体系有序发展。支持中国水权交易所、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开拓创新,构建电力和 水权市场化配置体系机制。力争建设全国性碳交易市场。做大做强全国棉花交易市场、中国林权交易所、北京铁矿石交易中心等全国性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支持北京产权交易所集团化运营引领带动各地产权交易机构联合发展。支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创新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

推动金融信息票据、租赁资产、互联网金融资产、私募股权投资等新兴交易平台的建设发展。建设文化大数据类交易平台板块。引导一批传统集散市场、制造业企业转型设立现代化电子交易平台。支持中国技术交易所、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所发展,服务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十二五”时期,北京金融业资产规模快速增长,2015 年末达到 111.5 万亿元,位居全国第一, 较 2010 年末累计增长 73.1%。“十二五”期末北京境内外上市公司数量达到 498 家,其中 A 股 264 家,位居全国第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简称“新三板”)在京设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取得重大突破。

北京将集中金融法庭建设,金融法制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基石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员高级研究员薛洪言对媒体表示,《发展规划》一方面表明了北京市对打击非法集资活动的重视,对潜在犯罪行为可以形成有效震慑;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持续提升经侦体系对新型非法集资活动的辨识效率和处置效率。虽然国内一直保持着对非法集资活动的高压态势,但近年来非法集资还是不断变换花样,特别是通过与互联网的嫁接,作案手法隐蔽、迷惑性大、影响范围广,呈现专业化、集团化倾向,给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带来较大的损害。魔高一尺需要道高一丈,经侦体系内部打击非法集资的专业化和系统化是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活动的最好武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同样表示,最近几年,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使得非法集资网络化、高科技化,北京地区非法集资案件较多,急需公安、检察院以及法院的专业化队伍,应该尽快组建非法集资专业化队伍,介入高科技以及大数据的手段和方式,推动全方位的监管体系和队伍体系建设。

目前来看,未来北京地区重点主要集中在金融法庭建设方面,但是建立一个金融法庭并非易事。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在此前参加的论坛上表示,金融法制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基石,也是金融消费者保护最根本的支柱,金融审判是高度专业化的领域,而且涉及到各方面利益,往往会受到各方面、甚至地方保护主义等因素的干扰。

上海高级法院金融庭庭长杨路对媒体表示,设立金融法院首先是为了解决金融市场的规则体系以及金融市场的法制化进程。其次,法制环境是国际金融中心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的问题是,在不少金融案件的审理当中,碰到的难题是没规则,所以在谈规则话语权时候,要先解决规则问题,再去让社会公众认同这些规则。再次,司法资源是稀缺资源,应推动金融纠纷解决多元化机制,如加强金融非诉讼机制建设),才能让司法资源在处理重要案件上发挥更大效用。最后,希望能和监管部门,甚至市场交易主体一起来推动市场规则体系的建设。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德怡对媒体表示,“公检法系统设立专门的处理金融案件的部门,需要行政系统、司法系统的协调,不是金融部门能够完成。建立起审判某类案件的专业法庭,对法院来说并没有难度,法院只需要把某一类性质的案件,分配给相对固定的法官就可以了。例如,有些地方的民间借贷纠纷比较多,有些法院就指定某个业务庭专门审理民间借贷纠纷。至于建立起专业的金融法庭,是否有这种必要,我认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当然了,建立某类案件的专业法庭,无疑会加快办理案件的处理进度,提高该领域法官的专业素质。”

薛洪言表示,国内经侦体系一直处于和非法集资活动斗智斗勇的一线,积累了大量的人才和经验,只要决心到位,建立专业化队伍应该不是难事。而且既然已经写进“十三五”规划,那么在接下来的一两年,至少应该会看到在区域政法系统的相关试点出现。

编辑: 互联网金融 王晓楠